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凝息六段!
      怎么办?

      吴晨的双手被牢牢缠住,想要结印已经是不可能了,想要借助神鸟朱仙的力量,可能性也是几乎为零,这杂毛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上次大战消耗了它太多灵魂之力,什么时候醒来更不确定,吴晨只能靠自己。

      “不结印,也能释放灵技么?”眼看着那些旋转的钢针就要逼近,吴晨暗自腹诽,时间危急来不及思考,既然两昧假火不能焚烧这些丝线,那他只能暴露自己的秘辛,施放他的杀手锏——浴火浆!

      吴晨的神识飞速涌进元基之中,单独催动灵台之中的火焰之力,催动灵溪之中的玄水之力,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体内的灵台只是震动了三次,灵溪流动了三次,便没了动静。

      “我们就慢慢看着吧,看他们濒死的凄惨模样。”赖彪残忍的笑道。

      “杀死他们之后,他们身上所有宝贝都可以给你,我只要那吴晨手中的长剑。”曹文谦嘶哑道。

      “曹师兄,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那把长剑绝非凡品,傻子都能猜出其中的价值,你想独吞,这可就有些过分了。”

      曹文谦颇为不耐,嘶哑着嗓子说道:“杀死他们之后,我们再算账。”

      “呵呵,可以。”赖彪不见喜怒,心中不知在打什么算盘。

      “给我出来啊!”

      五尺、三尺、一尺、七寸……眼看着这些钢针逼近,冷汗顺着吴晨脸颊滑落,生死危机没有人不会害怕,不会焦急。

      “抱元守一,心无旁骛,这是《焚典》心法之中的第一句话,师尊也曾说过,越是在危急时刻越要冷静,不结印就调动体内的水火灵力,本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结印,只不过靠双手炼化外界灵气,将元基之力通过手上的经脉和气穴释放出来,那么,相比之下用皮肤释放也是一样的吧?”

      吴晨静下心来,耳畔那钢针磨动的声音愈发刺耳、吴铨等人的疾呼也十分急迫,吴晨却置若罔闻。在他体内,灵溪之中,化蛇的残魂碎片再一次被吴晨强横吸扯下来一大部分,灵台上趴伏沉睡的朱仙也是一样,他那灵魂状态的羽毛被吴晨狠狠拔下数根,痛得沉睡之中的朱仙一阵抽搐。

      这两道来自太古兽族的灵力非同凡响,在吴晨那坚不可摧的精神力融合成功之后,他的元基之力不再涌向双手,而是向上,充盈着脸部和颈部每一个打通的气穴,在那里,一蓝一红两道气息交错缭绕,渐渐融合。

      吴晨的双眸蓦然睁大,他的左眼之中闪烁着赤红的光芒,仿佛一颗火焰瞳孔,而他的右眼之中则是绽放着幽蓝色的萤光,好似一颗玄水瞳孔。

      “阴阳瞳孔?”

      曹文谦嘴唇蠕动,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那是什么?”赖彪的笑容戛然而止,呆呆的看着吴晨脸上的异样。

      “浴火浆,融。”

      一声轻启,灼热、刺痛、腐蚀的感觉遍布喉咙,吴晨痛得全身抽搐,但还是长大了嘴巴,眼中闪烁着执着的狂热光芒。

      他猛然张大了嘴巴,就在这时,一个通体浑圆的球体被吴晨吐了出来,这气息状态的圆球蓦然分解,附着在那些丝线之上。

      “不可能,这些可是兽尊级别的妖兽,地蚕王的丝线,根本不会折断,怎么会……”傀妖门弟子大惊,因为他们发现,这些丝线,在这粘稠的火焰状态下,居然在一根又一根的断折!

      “这是……”吴晨满脸疲惫之色,他的喉咙好似被毒液腐蚀了一样,感受到了剧痛,没有结印,浴火浆从嘴里吐出,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胆大妄为,舍命一搏,幸运的是,他的决定是对的。然而在这一刻,一股熟悉的又陌生的感觉袭遍全身,他体内的灵台在震动,轰隆隆之中在拓宽、拔长,他的灵溪在翻涌,哗啦啦之中在流动、延长。

      “凝息六段!是因为这一次逆行经脉,无意之中打通了其他气穴,还是元基之力消耗过度,疯狂吸收,激化身体潜能造成的?”吴晨不得而知,然而他知道的是,他的修为在这一刻突破了到了凝息六段!

      鲜血染红了他的灰色衣袍,那四根钢针已然穿过他的衣袍,刺进了他的皮肉之中,只要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即便线绳被烧断,他也会死!

      吧嗒。

      当最后一根丝线断折的时候,吴晨的身躯直接暴退,那四根已经插进皮肉半寸的钢针直接被他抽出,迸射一大片血花,吴晨已经在黄泉路上走了一遭。

      “那是怎样的一副双眼?还有,那是什么火焰,怎么会如此粘稠,好像液体一样。”赖彪惊骇道。

      曹文谦不见喜怒:“一会儿活捉逼问他,就知道前因后果了。”

      吴晨一声冷哼,看来刚才是他太过大意,才会因此险些丧命,这些傀儡看似羸弱,实际上暗藏危机,步步是凶险,一个不疏忽就会顷刻毙命!

      感受到身体之中沛然莫御的新生力量,吴晨不由得攥紧了双拳,心生喜悦之感,豪迈之气,他的嘴角再一次浮现自信的笑意。

      “看我把你们这些傀儡烧成灰烬!”

      吴晨心念一动,双手舞动,一簇又一簇的浴火浆焚烧的速度陡然加快,顺沿着丝线立刻攀爬上傀儡的身躯,将这些木质材料表面顷刻燃着。

      “不要啊!”这四名傀妖门弟子颇为肉疼,这可是他们最中意的宝贝,更重要的是,这些傀儡身体内部还有其他更厉害的杀手锏,两昧假火也根本不能点燃傀儡,然而它们还没有释放出来,就被吴晨一把火烧了!

      “干得漂亮吴师弟,把他们全都弄死!”吴铨怒吼着,挥动铁拳与他面前的苍狼贴身肉搏,那股凶狠的气势,丝毫不亚于兽族。

      “我真好奇你们是如何操纵傀儡作战的,只可惜我现在只想杀了你们,没有耐心询问,你们更不会说。不过我更好奇的是,没了傀儡,你们还能活多久?”

      尽管他身上已经有不少伤痕,但吴晨仍旧眯着眼睛笑着,看得四人胆寒心怵,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你杀不了他们。”曹文谦一字一句道。

      “是么。”吴晨一步掠出,身如鬼魅,顷刻间在原地留下一道火焰残影,随后传来的便是噗噗噗四道皮肉破裂的声响,以及四道惊恐的惨嚎。

      “果然,和预料中的一样,没有傀儡,你们四个就都只是废物。”吴晨淡淡的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的四具尸体,殷红的鲜血从手中的长剑剑刃处滑落,散发着摄人的气息。这长剑愈发的炙热,而这鲜血,正在被剑身一点一点吸食。

      赖彪见状不怒反笑,嘲讽道:“曹师兄,看来你的下属还真是不中用啊,难道果真如这垃圾所说,没了傀儡就是一群废物吗?”

      “哼。”曹文谦没有多说什么,吴晨所说的已是七分属实,对他们傀妖师来说,没了傀儡战斗力将会下降七分,而操控傀儡也会消耗他们的精神力。

      “赖师弟,好好看看你的这些兽将吧,这群畜生也好不到哪儿去。”曹文谦讽刺道。

      赖彪闻言看向吴铨四人,笑容瞬间凝固,这些兽将,居然一脸惊恐,在向后缓缓撤退!而它们的身上,居然有大大小小十几处伤口,汨汨流淌着鲜血。

      “怎么回事?”赖彪看向四个下属,喝问道。

      其中一名弟子惊骇道:“他们,他们隐藏了实力,不知对这些兽将做了什么!”

      吴晨也是好奇,看着吴铨四个人,而他们,也是一脸得意地笑容,一副我不告诉你的模样。

      若是吴铨和蔡晋能斗得过兽将,吴晨还能相信,可上官云皓和赵衰就不一样了,他们二人的修为在五人之中最低,就算能够取胜,也必定会是一番苦战,不可能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吴晨好奇道。

      “吴师弟可还记得黄金战域、通选龟灵阵和雷火扇?”赵衰笑道。

      吴晨猜测道:“莫非你们……”

      “嘿嘿。”上官云皓惭愧道:“这多亏了他们三个,团队合作,将自己的特长融合在一起,组成了威力强大的杀手锏,这些畜生可没少吃亏。我倒是没帮上什么忙。”

      “你小子就别谦虚了。”蔡晋笑道:“若不是你出去引诱挑衅这些兽将,它们又怎么会容易上当,你的功劳可不小。”

      “你们四个没用的东西,兽将伤成这样,已经无法再战斗,赶紧让它们休息!”赖彪阴沉着脸,低喝道。

      吴晨眼中精光一闪,从原地直接化为一道残影,消失于无形。

      “既然过来,就别想活着回去了。铁索连环,死亡缠绕!”

      “嗯?”赖彪和曹文谦不约而同的紧张起来,四处打量,听到的也只是吴晨的声音,看到的也只是一道道赤色残影,根本无法准确地发现吴晨的身形。

      他们听到的,是玄铁长剑呜呜作响的破风之声,感受到的,是那令人发指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