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意外的成绩【七更!】
    无奈,吴晨只能看了上方两个坑洞和天行峰的峰顶,旋即摇了摇头,回到了第四个坑洞,而在那里,蒋艳芳正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吴晨刚一回来,她就狠毒的骂了起来。

    “没毛的小子,快把老娘放开,当心我出去让你生不如死!”

    吴晨犹豫了,要不要把这婆娘踹下去呢?虽然蒋艳芳是个狐狸精,可她的行为让吴晨不耻,如果说和那些内门弟子有染的话还算正常,可是和那些长老交媾,这便是人伦的耻辱!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喜欢清静。”趁着还未天亮,吴晨抱起蒋艳芳,直接窜到第五个坑洞那里,也不看里面是谁,直接开口笑道:“你好,送你一个礼物。”

    说完,吴晨直接逃之夭夭。

    “蒋师姐,是你?”

    廖可卿睁大了美眸,两个人可以说是狼狈为奸也不为过,两个人的在这些男人身上的“战绩”也是不相上下,半斤八两,要是论交媾的男人,廖可卿也只比蒋艳芳少了一点儿而已。这两个人,也是一起“合作”,互相“帮助”,“患难与共”。

    “这是怎么回事?”廖可卿捋开额前的发丝,问道。

    “别废话,先帮我把这三处大穴解开,是吴晨那个没毛的小子,姐姐一个疏忽被他着了道,这次出去之后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蒋艳芳说道。

    廖可卿闻言犹豫了,不动声色,像是正在思考。

    蒋艳芳立刻没有耐心道:“你在等什么?还不赶快给我解开穴道?”

    “师姐……”廖可卿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道:“天快亮了,我要是帮你把穴道解开,谁能保证你会不会暗算我,把我一脚踢下去啊?所以,我看你还是绑在这里吧。”

    “你个骚狐狸!你说什么?姐姐平时是怎么对你的?若不是看在我的面上,你有机会和那几个长老交媾,增进修为吗?”

    廖可卿闻言一巴掌扇了过去,骂道:“你还好意思说?没猜错的话,那些长老许给我的宝贝,至少被你取走了五成吧?而我,只能得到可怜的少部分资源,我出卖了我的身体,还要在那些老东西面前强颜欢笑,婉转承欢,我身上的伤痕、我深夜的噩梦,你能体会的了吗?”

    “少在老娘面前装清纯!”蒋艳芳破口大骂道:“婊子!还不是你自己犯贱,为了增进修为什么事情都干,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愿意的,少在我面前装蒜!没有我,就没有现在的实力,你要是敢对我动手,就等于是自毁前程!”

    “这里是我一个人的位置,三年来我付出了太多,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谁也别想抢走!你也不行!”说完,廖可卿心中发狠,一脚便把蒋艳芳踹出了坑洞,向着下方坠落而去!

    “**,我做鬼也不会放了你!”

    蒋艳芳那撕心裂肺的惨嚎声顷刻间传遍山峰,经历了一番血战,只有十个人成功留了下来,其他人不是被杀就是坠落下去,非死即重伤。

    “青藤,海章鱼之手!”

    一道少女的声音从第八个坑洞之中传了出来,三个粗壮的藤蔓立刻分出十几条细小的藤条,好似章鱼柔软的触手,一把接住蒋艳芳的身躯,旋即稳稳地缠住,旋即一点一点,缓慢的拉长着藤蔓,送向下方,直到天行宫的尽头,出发点山台之上才停止。

    “这声音……难道是她,是林靖妍救了我?”

    蒋艳芳回味着那道声音,身躯安全的落在地上,死里逃生的感觉袭来,她的眼中,忽然浮现出林靖妍的身影,她那脸上一向狠辣城府的神情,渐渐消失。她虽然功亏一篑,失去了试炼的资格,但幸运的是,她活了下来。而救她性命的人,居然是她经常在众人面前说成是“**”,从不理会她的同门师妹,林靖妍。

    她的心中,忽然生出一丝感激,还有愧疚感。

    ……

    日出!

    局势已定,无可更改,黎明的第一丝光线笼罩进来,众人都是紧守位置,没有变更,只是这第一名和第二名的位置,吴晨还不清楚是虞梓姝还是萧杀狂。

    十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天行峰周围的云海上,吴晨在坑洞之中看着,这十一人正是两位堂主以及八个长老,还有那宗主鬼谷子的坐骑,岐牛长老。

    “唔……情况有些意外。”岐牛长老发出沉闷的声音,旋即缓缓点头。

    云海上,每个门主的表情都不一样。山河门门主贺青川,还有那驭兽门门主韩青龙,两个人都是脸色阴沉,十分难看。田墓和曾蜈,一个坐在第九个坑洞、一个坐在第七个坑洞,看样子消耗很大,只是他们的表现让两个长老颇为失望。

    青藤门门主李青禾一言不发,他的目光从第十个坑洞开始向上游走,果然,和往届的宗门试炼一样,没有一个青藤门的弟子,虽说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但他每一次都是带着期望,想看到有一个自己门派的弟子出现在这里,但结果都一样。

    “吴晨呢?”李青禾慢慢向上看,他震惊了,吴晨居然坐在第四个坑洞之中!吴晨不但活着,还取得了第四名的成绩,这是李青禾被打死也想不到的事情,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和他心情一样的,是地火门门主宋青阳。他引以为傲的核心弟子,方平和方原,一个也没出现在这里。更令他意外的是,他的王牌弟子戴烬,也没出现,莫非死了不成?可戴烬是通灵师,怎么会轻易的死?

    “不可能!”宋青阳说出这句话,像是因为戴烬没有出现,又像是吴晨的所在的位置。宋青阳懵逼了,吴晨居然是第四名!

    傀妖门的沈青云面色也好不到哪儿去,他的得意弟子曹文谦哪儿去了?跑哪儿去了?怎么不可能在这儿?沈青云同样懵逼了。

    至于李青竹,则是有些意外,对她来说,青竹门实力一向是倒数第三名,可她在第八个坑洞,分明看到了自己的得意弟子,林靖妍盘膝坐在那里。想了想便明白了,那是因为戴烬和曹文谦,还有赖彪三人没在这里,田墓和曾蜈又是一个断臂,一个灵力耗尽,这才让林靖妍意外的取得了第八名的好成绩,这让本来没有太多期望的李青竹十分惊喜。她已经做出了决定,把林靖妍收为她门下第一个核心弟子!

    沈浪涯,不动声色的看着自己的弟子,萧杀狂,他仍旧是戴着面具,但沈浪涯能感受到,他的灵力所剩无几了,另外,萧杀狂居然断了一臂,这让沈浪涯多少有些意外。萧杀狂坐在了第二个坑洞,这让沈浪涯十分不满,他的面色,渐渐浮现出戾气。

    慕青虹笑了,第一名,那个坐在天行峰峰顶、素衣白裳的倩影,就是自己唯一的核心弟子,虞梓姝!她赢了,至于怎么击败了萧杀狂,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要做的,就是一如既往,把自己所有的经验和感悟,倾囊传授给虞梓姝!

    “哈哈哈,爽!真给师父我争脸!”

    相比于所有人,纪沧海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他放声大笑、纵声大笑、快声大笑、放肆的笑。

    吴晨听到这笑声,不禁皱紧了眉头苦笑起来,怎么,自己就这么让纪沧海意外么?他还想争个第一名,要是踩了狗屎运意外夺冠,纪沧海是不是会笑死?吴晨已经开始怀疑纪沧海了……

    和往届不同,这一次宗门试炼,结果超乎了众人的预料,更让他们意外的人,不是虞梓姝,不是萧杀狂,不是任乘风,而是吴晨!这个所有人眼中的菜鸟,刚刚来到玄隐宗两个月的少年。

    “看来我讲授的东西,终于有人领悟了,虽然只有他一个,却也足够了。”纪沧海眼中闪烁着欣慰的目光,笑得合不拢嘴。

    沈浪涯、沈青云两兄弟站在原地一言不发,但无疑,他们对纪沧海的嫉恨又多了一分。

    “真没想到,千机堂门下居然还有人挤进前十名,纪沧海这混蛋是怎么做到的?”慕青虹凤目中满是诧异的光芒,虽然年过三十,可她的面容依然姣好,吴晨也是从赵衰口中不可思议的得知,玄隐宗排名第十的美女居然是青竹门门主,李青竹!而第九名便是天启门门主,慕青虹!

    望着纪沧海恣意豪爽的大笑,慕青虹美丽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薄怒,只是这薄怒之中,还带着一丝戏谑的嗔怪,像是被纪沧海的表情同样感到高兴。

    见到这一幕,吴晨不由得想起了上官云皓和自己的透露的传闻,听说天启门门主,美妇慕青虹和自己的师尊纪沧海之间,似乎曾经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爱恨情仇啊。

    仔细看看两个女门主另一番风韵的美貌,不少男弟子竟然都是移不开目光,想入非非。

    “第四名,不知道宗门赏赐给我什么宝贝?”吴晨腹诽,回忆起这个试炼的过程,自己也是心有余悸,可以说赖彪、曹文谦、方原、方平和戴烬,都是核心弟子,实力都要强过吴晨很多,可最终都死在吴晨的手上,这其中不乏吴铨四人的帮助,然而更重要的,是吴晨本身拥有的坚韧的毅力。在这些人面前,如果不去抵死反抗,那么丧命的就是吴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