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试炼结束【八更!】
    弱肉强食,修者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事实上,当一个凡人开启第一扇灵门,踏入灵途的那一天起,就注定要经历无数次生死考验。这条路上千难万险,成王败寇,谁也无法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被人杀死。

    勤奋、坚持、天赋、毅力、智慧、经验、城府、果断、慎重,还有不要脸,这些都是修者变强必须具备的东西。而这一次宗门试炼,恍惚中吴晨发现,并不是他主动学会了这些东西,而是纪沧海所讲授的知识,全部应用到了宗门试炼之中。纪沧海嘴里看似纸上谈兵的乱喷唾沫,吴晨一旦领悟,却像是变得更强一样,这不是修为,却胜似修为!

    自悟!

    这就是纪沧海教授弟子的不同之处,过人之处,坑人之处……当然,纪沧海是一个懒惰懈怠之人,否则也不会半个月才举行一次文清殿授课,也不会在成为堂主之后,像其他门主一样亲自教授灵技的场景,只有四次……

    吴晨对纪沧海的了解又多了三分,看得出自己的师父是真的高兴,纪沧海一高兴,那么吴晨的好日子就已经到来了。

    第三十七届宗门试炼成绩单:前三甲:天启门虞梓姝,通灵三阶、百炼堂萧杀狂,通灵三阶、风影门任乘风,通灵二阶。

    后七名:千机堂吴晨,凝息八段、天启门廖可卿,凝息九段、百兽门曾蜈,通灵二阶、天启门许敏,凝息九段、青竹门林靖妍,凝息九段、山河门田墓,通灵二阶、天启门周晓琪,凝息八段。

    岐牛长老仔细翻看着成绩单,皱着青色的粗厚眉毛,闷声问道:“这一届试炼的成绩太过反常,我所熟悉的戴烬、曹文谦还有赖彪怎么没有出现?是谁杀了他们?”

    李青竹蹙眉摇首道:“岐牛大人,虽然宗门试炼名义上禁止杀戮,可谁都清楚,杀戮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我们也无法知晓过去,断定出谁杀了他们三人。”

    岐牛闻言笑了笑:“并非我袒护他们,本座只是很好奇,以他们的实力,不可能轻易被杀,我看很有可能是虞梓姝那小姑娘或者萧杀狂那小子干的。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那个吴晨,我也很好奇。”

    “是啊。”宋青阳撇了撇嘴:“来到玄隐宗第一天就敢和青禾老弟作对,后来又肆意妄为,杀了本门主的爱徒杜峪,还废了青禾兄弟的门生王忠,这次试炼他能取得第四的成绩,老朽倒是颇为怀疑其中的真伪。”

    纪沧海实力远超这些长老,却并未因此震怒,反而笑道:“就算我的徒弟作弊又如何?你们看见了吗?你们看到的只是他坐在第四个坑洞,若果说他真的作弊,那么好像那些没有成绩的弟子,根本就不会作弊。”

    “可恶……”宋青阳、李青禾两人气得脸红脖子粗,偏偏又不敢再说什么,对方可是炼血宗!而他们两个就算实力很强,可也没达到打破瓶颈,斩灵化血的境界!而纪沧海虽然脾气很好,很少出手,可纪沧海的脸皮一向厚如城墙,很少有人敢和他狡辩,因为结果都一样,纪沧海必胜。

    “所有弟子听令:宗门试炼完毕,所有弟子排队入座,登上云舟返回各自住所。”岐牛长老在云海上遥望众人,摊开了掌心,在掌心上有一个雪白色小舟,只有半寸大小。

    “飏!”

    岐牛长老睁着铜陵般的大眼睛,头顶两颗牛角上的螺旋纹路骤亮,向前发出两条青色的光芒,他双手向上一抛,只有半寸的小舟便飞向天际,被这两条青光所笼罩,旋即迎风见涨,愈来愈大。

    须臾,这雪白色小舟便从半寸,最后变成了十丈大小!

    “云舟。”

    纪沧海手抚胡须看了看云海上的大舟,眼中忽然露出精芒,这是一种地阶下级灵器,就连他也只有一叶,还算是他偷的,规模也只有三丈大小,根本无法和这一条相比。这一叶云舟的主人就是鬼谷子,纪沧海、沈浪涯和七位长老的师尊,玄隐宗的宗主大人。

    咔咔咔!

    云舟就悬浮在云海上面,而这些云海忽然向前延伸,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云气台阶,下方的弟子可以直接从这条路走来,进入云舟。

    天行峰上的弟子绝不只有吴晨十人,还有那些倒在山台上面,最终停留在原地的弟子,这其中有许多人已经没了生息,可还是有不少人或是重伤,或是灵力耗损严重,无力再战,这其中就有蒋艳芳,被林靖妍救下死里逃生。

    五十六人陆续登上了云气台阶,吴晨走在队伍的后面,一脚踩在台阶上,发现这云气居然好似实体,虽然有些绵软,却也相当安全。

    五十六个弟子坐在云舟上默然不语,都在思考着什么。随后,包括岐牛在内的十大长老陆续登上,云舟开始缓缓向下驶去。

    这一次宗门试炼死伤相比以往更为惨烈,共有八千余人丧命,四千余人重伤,更多的是一万余人受伤,玄隐宗的弟子人数大幅度减少。

    幸运的是,蔡晋的抉择十分明智,如果四人勉强走下去,也根本不可能通过最后一场考验,反而会被那蜈蚣海潮吞没。

    一路上吴晨遥望四周,周围全是云海清风,远处有着不少飞禽飞行着,它们有的是四只脚的喜鹊、长着耳朵的白鹭,有的则是一身金黄色羽毛的天鹅,还有长着雪白色羽冠,居然能飞行的巨大孔雀。最让吴晨惊骇的,是远处居然还有一只瘦小的猿猴,通体长着浅白色的体毛,两手长着利爪,可它的两肋居然长着两只浅白色翅膀,着实骇人。

    “那是宗门的守护侍卫,五阶兽将,共有五只,唤作‘飞猱’。”纪沧海说道:“这种兽将善于攀援,行动敏捷,经常在玄隐山四周巡逻飞行。”

    吴晨闻言不由得生出一丝敬意,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居然有兽将能为人类服务,还如此通晓灵性,维护宗门安全。

    云舟最后在天行宫外,众人最开始聚集的石门外面的山原地带停下下来,再次回到这里,早就有两万余名弟子在此等候。他们都曾被各个门主告知,所有参加宗门试炼失败的弟子,都要重新在此集合。

    “那是什么,飞船?威武霸气啊!”

    “小舟居然能在空中飞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是什么宝贝,地阶灵器?”

    “都别少见多怪!那是云舟,师尊曾经说过,这是宗主大人的宝贝。”

    众人一脸震惊的看着云舟落下,旋即纷纷行礼,迎接各自门派的师尊。

    “吴师兄,再见了,以后我要是觉得无趣了,就找你去解解闷儿,不知道你欢不欢迎?”周晓琪盈盈一笑,俏皮可爱的看着吴晨。

    吴晨闻言一笑,说道:“嘿嘿,当然欢迎了,你要是来我这里,我一定要把之前的手感延续下去。”

    周晓琪闻言一脸黑线,忽然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要不是吴晨救她,她已经被那章鱼的触手甩下去了,她也就不会占了便宜,意外的取得了第十名的成绩,这一切,多亏了吴晨。

    “臭吴晨,我先走了,以后再找你。”周晓琪说完看了吴晨一眼,居然还有些不舍,旋即抿了抿鲜嫩的嘴唇,走向了天启门队伍中。

    林靖妍走下云舟在原地静默了一会儿,旋即走向了吴晨道:“恭喜你取得第四名的成绩,要不是你除掉那些蜈蚣,只怕我也不会走到最后。”

    吴晨颇为诧异,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有两个女人主动和自己搭话,还都是玄隐宗两个数一数二的大美女?莫非林靖妍对自己有好感?

    吴晨闻言笑道:“林姑娘你我相识一场,之前你也帮助我不少,不介意的话,我们就是朋友了。”说完,吴晨脸皮一厚,笑嘻嘻的伸出右手。

    “呃……”林靖妍的右手捂住了檀口,美眸之中闪烁着错愕的光芒,犹豫了片刻,居然出乎吴晨的意料,伸出了葇荑一般的纤纤玉手,握向了吴晨的手掌。

    入手处一片温凉柔嫩,吴晨稳定了心神,这才说道:“林姑娘,那我们就是朋友了。”

    “嗯,我先走了,吴公子。”林靖妍嫣然一笑,美眸看着吴晨,旋即转身回到了青藤门。

    虞梓姝莲步轻移走了过来,吴晨刚要开口,后者直接离开,吴晨一脸尴尬,原来只是路过。

    “虞姑娘……”吴晨还是开口,说道。

    “嗯?”虞梓姝轻哼,她那一身洁白长袍早已沾染了大片血污与灰尘,可以看出,战胜萧杀狂之后,她有些疲惫,灵力消耗严重。

    吴晨笑道:“之前,多谢虞姑娘赠予珍贵的地元丹,我才能突破修为,跻身前十,多谢了。”

    “这没什么。”虞梓姝的眼中闪过异色,深深看了吴晨一眼,旋即转身离开。

    吴晨若有所失的站在那里,只是他从她的眼眸深处,恍惚之中仿佛看到了和自己同样的光芒,也许身前这少女,她的路要和自己一样举步维艰,充满了未知的命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