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逆元浩劫【九更!】
    “千机门的核心弟子,恭喜你,纪沧海一定会以你为荣。”虞梓姝的身躯一顿,旋即再次走远。

    望着那道素衣白裳的倩影,吴晨高声道:“虞姑娘,后会有期。”

    “行了行了,人家姑娘都走了,吴师弟你别在这而自作多情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吴晨回头,哈哈大笑起来。面前的四道身影,正是吴铨蔡晋,上官云皓和赵衰,他们四人看起来恢复的不错,身上的伤并不致命。

    无需多说什么,经历了这次宗门试炼,五个人的情义越来越深厚。

    “千机门弟子,随我回千机堂。”

    纪沧海温和慵懒的声音传出,众人身前那道白袍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那衣袍上缝制着天罡星斗,黄道星图,皓月太阳,这人正是纪沧海。

    “师尊……”吴晨大声问道。

    “放心,宗门试炼的奖赏已经由岐牛长老分发给了各个门主,你的奖赏在我这里,回去我再给你。”纪沧海嗤笑道。

    吴晨听完一脸尴尬,倒显得自己小家子气,点了点头。

    九个队伍浩浩荡荡下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山门所在地。

    “第四名,师弟,不,队长,你是怎么做到的?”赵衰十分好奇。

    吴晨不置可否,回道:“踩了狗屎运呗,那些厉害的弟子互相伤害,我就躲在一处死等,捡了个便宜。”

    “队长,可这便宜也捡的太大了呀!”上官云皓一脸痴迷,羡慕的看着吴晨。

    吴晨笑道:“吴师兄,咱们千机堂是不是还没有核心弟子?”

    吴铨一愣,旋即拍了拍吴晨的肩膀笑道:“你小子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没错,师尊早就对我们这些内门弟子说过,谁能在宗门试炼中跻身前十名,就正式收他为核心弟子,你小子就不用瞎惦记了,这是肯定的事。”

    吴晨这才咧嘴一笑,看着最前方纪沧海的身影,恍惚中看到了陈尧的背影,可这背影不知怎么,要比自己的第一个恩师陈尧,多出了太多深邃的意蕴,也许,师尊纪沧海的神秘,吴晨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小子不错,居然杀了曹文谦和赖彪,甚至连地火门三个核心弟子都被你杀了。”纪沧海笑道。

    待到所有弟子都各自散开,回到自己的住所,只剩吴晨五人和纪沧海的时候,纪沧海开口道。

    吴晨闻言看了吴铨四人,原来是他们把五个人的经历都告诉给了纪沧海。

    “生死攸关,是他们对我们动了杀机,弟子只能拼死反抗。”

    纪沧海看着吴晨紧张的表情,笑道:“你看吴铨他们还好好的,所以我不会因此责罚你们,我的本意是让吴铨保护你们四个,没想到最后变成了你保护吴铨四人了。凝息八段,你在天行宫这三重考验里,收获了不少吧?五行虬火阵、小周天行气法、逆元基,你真是让为师越来越惊讶了。”

    对于纪沧海知根知底的言语,吴晨已经不再震撼,拍马屁说道:“这多亏了师尊教导有方,徒儿才能走到最后。其实徒儿本想冲击第一峰顶,还是被任乘风给拦下了。”

    纪沧海咧嘴一笑,对吴晨拍马屁颇为受用,笑道:“你这厚脸皮的本事倒是颇有为师的遗风,不用惦记了,你是千机门第一个跻身前十名的弟子,从现在起,你就是千机门有史以来第一个核心弟子。”

    吴晨等的就是一句话,虽然是预料中的事情,可听到纪沧海亲自开口,又是一番不一样的感受。

    “还有,从今天起,蔡晋、上官云皓和赵衰你们三个,也正式成为千机堂内门弟子,还有我这吴铨徒儿,为师任命你为首席内门弟子。”纪沧海笑道。

    四人闻言都是激动不已,都感激道:“多谢师尊!”

    想了想,吴晨开口问道:“师父,这次宗门试炼是在天行宫,也就是那巨大的山腹地带,可这第二层考验则是在一片花海中的阁楼里,难道是幻境?”

    纪沧海点了点头道:“之前你在云海之中想必看到了宗主大人的分身吧?他说的三层考验分别是:风水九遁、欲魇生死楼以及天行峰魔种。第一层就是天行宫的基底,考验的是修者在抉择面前的知识储备量、分析能力和辨别能力,选对了洞窟,第一场考验的困难相比其他方向就会更小。”

    “第二层是天行宫的主体,就是欲魇生死楼,一个被宗主大人在内部布置符文阵法,设置幻境的地方。这里同样分为三层,第一层是;第二层是贪欲;第三层是生欲。有**就有杀戮,意志不坚定的人就会触碰那些妖女,她们实际上是宗主大人从玄隐山深渊之下摄取的一群亡灵。”

    “魂族?”蔡晋想想都觉得后怕,幸亏他没有被迷失了意志,压抑了下来,否则一旦触碰,必死无疑。

    赵衰也是禁不住有些颤抖,大千世界,共分三族:人族、兽族、魂族。魂族指的就是那些死去的修者和兽族的灵魂,一般来说,实力在黄阶二境、玄阶二境的修者,除非是那些上古高等血脉或是皇族血脉,否则很难拥有三魂七魄,所以那些死后仍然拥有灵魂的人,实力一般都在地阶二境,甚至是天阶二境。

    吴铨那粗厚的眉毛一皱,说道:“那这么说,这些亡灵的实力都在炼血之上境界?”

    纪沧海否决道:“并非如此,魂族和人族不同,他们是修者死后形成的灵魂状态,如果他们的愿意忘掉一切,轮回转世,便可前往大地之脉的最深处,等待轮回,这种魂族叫做魂灵。如果他们被活人控制,受人驱使操控,便被活人称作亡灵。而那些既没有被人操控,又不愿轮回转世,忘掉一切,心甘情愿的永远这样存在下去的执念灵魂,则被修者称为怨灵。所以,你们遇到的那些灵魂,之前是怨灵,被宗主大人操控之后就成了亡灵。”

    吴晨点了点头,由此他想到了体内的化蛇残魂和灵魂状态的朱仙,他们现在的实力远不及拥有肉身的时候。

    “第一层通过之后,第二层就是贪欲,和第一层不同,宗主大人在那里堆积的都是真实存在的灵材和灵币,这势必会引起一番杀戮,可若是有人能抑制贪念,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便会放下贪念,继续前行。这两层考验的都是修者对**的克制。到了第三层,考验的是修者对求生的**,或许你们会发现,有些修者根本不会遭到章鱼触手的攻击,这是因为他们对求生有着绝对坚韧的毅力,绝对的相信自己。而有的人在危险面前动摇,那么这一层关卡,灾难就会重重降临。”纪沧海解释道。

    五个人都恍然大悟,看来天行宫试炼考验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心性。

    “吴晨,今日酉时一到,你便前往观星台,为师准备教你秘术。”纪沧海眼中带着笑意,说道。

    “观星台?”吴晨一愣,那儿不就在自己家门口吗?不过吴晨也没怎么犹豫,心中激动不已,直接点头。

    回到茅草屋中,吴晨拖着一身的疲惫,直接的倒在床榻上,呼呼大睡起来。

    仲夏、入夜,南国的夏夜仍然闷热不已,蝉鸣声整日整夜在吴晨的茅舍四周响起。吴晨睡眼惺忪,睡了数个时辰,吴晨仍然十分困顿,但纪沧海十分难得的答应教授自己秘术,一个炼血宗级别的强者答应教授自己秘术,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虽然这个炼血宗很懒惰。

    推开茅舍的房门,吴晨一眼向东望去,那里根本没有纪沧海的身影,看来纪沧海又一次食言,酉时已到,吴晨还是故意拖延时间等他来,后者仍然没有踪影。

    苦笑着叹了口气,吴晨拖着困顿的身子,向着东方走去,走了约有百丈,前方一处静置的古阵在那里静静矗立,经过了两个多月的苦修和上次成功斩杀戴烬三人,布置五行虬火阵。吴晨已经成为了准三级灵阵师,对于这古阵之中的符文纹路,吴晨再一次观察又有了不一样的收获。

    “真是巧夺天工,即便是那些晦涩诡怪的灵符,也能成功契合在一起,这大阵莫非已经达到了六级灵阵的水平?”再一次观察,吴晨的感受又不一样。

    皓月之下,星辉漫天,清冷的银辉投射在脸上,吴晨怔怔的望着天上的皓月,脑中突然窜出四个可怕的字眼。

    “七月十五,月圆之夜!”

    吴晨的瞳孔蓦然睁大,他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这一刻毫不犹豫,他的双指狠狠点在身上的几处大穴上,但这一举动也只是减轻一成的痛苦而已,预想之中的那一天,还是到了。

    “终究是要来了。”吴晨咬了咬牙,剧痛蓦然从元基之中传来,回想起前一年七月十五那一天初开逆元使得剧痛,吴晨不由得眉头紧皱,做好了心理准备,准备承受这可怕的痛苦。

    月圆之夜,逆元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