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物是人非【三更】
    山路上,那些见到吴晨的修者纷纷避让,谁也不愿招惹这个难缠的家伙,而那些与吴晨有仇的青藤门、傀妖门及地火门的弟子,都是在后面紧追不舍。

    飞速掠动之中的吴晨冷哼一声,血妖藤登时化作一道青色残影,电射进道路旁的草丛与灌木丛之中。

    追击之中谁也没有在意这细微的举动,当他们踏入这里时,那条粗壮的血妖藤立刻电射而来,瞬间勾住四个修者的脚踝,飞速中将他们拌了个狗抢屎。

    “什么东西?”这四名弟子惊叫,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远方狂奔中的吴晨眼中杀机凛冽,血妖藤瞬间把四人缠绕起来,那些锋利的尖刺直接刺破四人的肌肤,利刺忽然变得粗壮,疯狂吸收他们的鲜血。

    “啊!”

    四人发出凄厉的惨嚎,两个呼吸之后,四人直接被吸成了干尸,化成了血妖藤的养料。在这之后血妖藤见好就收,钻进泥土直接逃之夭夭。

    众人的追击停滞,都惊恐的看着地上的四具干尸,怔怔的发愣。

    来到山下,巡守的弟子根本不敢阻拦,任凭吴晨飞窜下去长城,吴铨四人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

    “吴师弟,这件事你告诉师尊了吗?”蔡晋说道:“没有经过允许擅自离开玄隐宗复仇,这件事应该事先通禀给师尊。”

    吴晨摇头:“师尊已经帮我太多,营救江啸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想再牵扯师尊,我们走吧。”

    五个人清一色从灵戒之中取出黑色斗篷,前往坊市购买四匹上等麟马,旋即马不停蹄直奔千月镇而去。

    “荀裕老匹夫,你若是敢动我兄弟一根汗毛,我便让你全家遭受灭顶之灾!”

    吴晨又想到了蓝薇还在荀家府上,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不禁策马狂奔,加快了奔袭的速度。

    熟悉的景色、熟悉的山路,吴晨根本无心顾忌,现在他的心中最在意的只有两个人,那就是江啸和蓝薇,如果还有的话,那就是蓝灵儿。

    至于周朝奉,如果说之前吴晨对他还心存好感,那么现在则是荡然无存!或许之前他假惺惺的维护自己的周旋,只是为了弥补爷爷吴广失踪,周家上下嘲讽欺辱的过错,可是在家族利益上,他选择了不择手段!

    蓝府位于千月镇的西北处,吴晨五人很快就来到了蓝府门外,只是入眼处,这里已是尸横遍野,一片狼藉。

    吴晨心里一惊,一脚踹开紧闭的蓝府大门,啪啪啪三具身着蓝袍的尸体又是从头上坠落了下来。

    风动,吹起一地的灰尘,血腥的味道扑鼻而来,整个蓝府地面上尽是倒下的尸体,鲜血一汪接着一汪,染红了蓝府大地。

    熟悉的蓝府、熟悉的草木、熟悉的建筑,只是,这里已经物是人非!

    吴晨直接飞下麟马,疯狂奔向蓝府的一座座建筑,左顾右盼,看到的仍是一具具死尸!

    “蓝子启、蓝杨、蓝成旭!”吴晨一眼就认出了这三人,不由得露出悲戚的目光,曾几何时,这三位蓝家的少年强者还曾与自己对战切磋,与纪家共同战斗,可现在

    “死了这么多人。”上官云皓喃喃,震惊道:“蓝家家主在哪里?”

    吴晨闻言放下三人的尸体,旋即向前方继续狂奔,终于来到了蓝府正堂,在那里躺着三具尸体,尽管浑身浴血,但吴晨还是认出了三人,是蓝家的二长老蓝叔焕、二长老之子蓝诚,还有大长老之子蓝一清三人。而家主蓝伯炀,还有少主蓝陵以及蓝灵儿的尸体,吴晨并没有发现。

    “看来我们还没有来晚。”蔡晋皱眉道:“吴师弟,我们几个乔装一下,今夜就去荀家看一看吧,或许他们三人被荀裕抓走了。”

    吴晨此刻难以接受眼前的场面,乱了心神,听完蔡晋睿智冷静的分析,也明白凡事不能操之过急,这才点了点头。

    走进自己曾经的府宅、中央的演武场、北方的后山,吴晨不由得攥紧了拳头,从前,这里每天都热闹非凡,而现在,留下的只有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还有蓝家的灵技阁,此刻也早已被人洗劫一空,那个看守灵技阁的老者也死于非命,没了声息。

    走进蓝薇和蓝灵儿的闺房,屋内空荡荡的,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至于那个吴晨曾经炼化聚气散的房间,也是布满了灰尘,看来已经很久没人来过这里了。吴晨忽然想到了什么,在一面墙壁上摸索着,只听咯嚓,石壁挪动的声音传出,吴晨颇为意外,面前是一个空间很小的密室,在那里面正安放着一尊药鼎,通体碧绿,正是吴晨第一次使用的绿岩鼎!

    拍了拍绿岩鼎,触摸着熟悉的感觉,吴晨灵戒精光一闪,直接将绿岩鼎收进灵戒之中。

    黄昏一过,日落西山,天色很快就黑暗下来,皓月笼罩在大地上,吴晨五人计较已定,皆是穿上黑色的斗篷,走向了千月镇西南部的荀家。

    一路上所有集市全部消失不见,家家户户房门紧闭,早早地关闭门户,本来这个时候还很热闹的集市却已是空荡荡的。

    故乡已经不复从前。

    五个人的行动十分迅速,很快便来到荀家府外,和其它地方不同,荀府门外虽然一样清冷,可吴晨凭借敏锐过人的听觉,还是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欢喜庆祝的声音。

    “来,哥儿几个痛快地喝,大长老可是说了,咱们荀家痛宰蓝府,抄掠了不少宝贝,弟兄们出生入死功不可没,今天咱们就喝个够!”

    “大哥说的对,咱们身为荀家旁系成员,每次战斗都是冲在最前,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掉脑袋,今朝有酒今朝醉,喝个痛快!”

    “不过说回来,蓝家那些畜生还真他娘的不好对付,这些年蓝家的战斗力一直都是最弱,真没想到昨日一战那么凶狠,简直跟疯狗一样!”

    一群荀家成员守在荀府大路的一处偏室内,室内烛火暗弱,几个人在那里啃着热气腾腾的肉骨头,嚼着花生,大口喝酒,烂醉如泥。

    “不过我听说了,这次蓝府虽然被灭门,那老头子蓝伯炀也被老家主活捉,但是最后还是让蓝家三长老蓝季焜还有他的孙女给逃跑了,啧啧,你们可不知道,那小丫头长得水灵灵的,一定还是个雏儿!正等着有人给她开苞呢!嘿嘿!”一个男子一脸淫笑着说道。

    另一人附和道:“我也听说了,蓝家那两个外姓的精英弟子江啸和邢顺,就是上次少主大婚在咱们府上胡吃海塞,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那两个崽子,也逃出去了。不过现在那个江啸被周家大长老抓了回来,倒是让那个瘦猴子邢顺给跑了,那小子步履如飞,机灵的很!”

    “我也听少公子说了,他们两个好像要去找那个吴晨,就是上次少主成婚,把蓝薇那贱货劫走的小子,找他回来报仇。”

    “嘁,一个小子能有什么用,他再怎么厉害,我们荀府有数百修者,还有家主和大长老坐镇,再说周家已经和我们达成利益平分千月镇,肯定不会坐视不管,那个吴晨来也是自找死路。现在蓝伯炀在我们荀府,那个江啸在周府,我看那个吴晨如何营救?”

    嗖嗖嗖嗖嗖!

    房门被一脚踹开,五道带着斗篷的漆黑身影赫然出现,为首一人一把掐住这男子的脖颈,漆黑的眸子里带着森冷的寒意。

    这些酒醉的荀家成员吓得血液凝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们猝不及防,谁也不会料到蓝府已经灭门,怎么还会有人袭击。

    “说,荀家什么时候开始和周家勾结,准备暗害蓝府?”吴晨森冷的问道。

    “你们他妈的是谁啊?知不知道这是哪儿?荀府!不管你们是谁,都得给我滚出去,否则我要喊人了,有人”另一个愣头青男子醉意朦胧,刚刚参与屠杀蓝府的战斗大胜而归,目中无人,见到吴晨五人不但不害怕,反而十分嚣张,想要恐吓五人,可他还没等喊出来,一拳便轰然而至。

    “我喊你奶奶个卷儿!”

    吴铨那充斥着金属性灵力的刚猛铁拳蓦然轰来,重重轰在这男子的嘴巴上,男子顿时觉得大脑一阵地动山摇,这一拳力道惊人,他的牙齿瞬间崩碎,连带着他的下巴还有唇骨也一并碎裂。

    男子痛不欲生,刚要大声惨嚎出来,吴铨又是一记重拳,这一次更加干净利落,男子直接晕厥,倒地不起。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吴晨问道。

    赵衰关紧了房门,蔡晋和上官云皓都是冷冷的扫视众人,这时角落里一名男子忽然偷偷地结印,想要趁机偷袭,却是被心思缜密的蔡晋一眼就观察到,一缕电芒陡然激射过去,将这男子的双手迅速炸裂断掉。

    这就是聚气士与凝息侠的差距!

    这一下所有人都变得老实了,在求生面前他们选择收敛了嚣张跋扈,乖乖的听命俯首。他们都知道,这五个人的实力绝对不是和他们一样,都是聚气的修为,他们招惹到了一群可怕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