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青藤,海章鱼之林!
    “这……这竟然是空间禁锢之术,难道你已经突破到了地阶境界!”罗刹子目瞪口呆,看着周围那些扭曲的淡青色壁障囚牢,露出震惊的神色。

    鬼谷子闻言道:“没错,老夫闭关三年,如今修为已经突破玄境,达到地境修为。”

    “呵呵。”幽冥上人脸上并没有多么震惊,而是露出一丝欣喜,死灰一样的脸颊上露出期待的神色道:“哦?老夫也正想试试,你这老东西三年来有什么长进?”

    鬼谷子并不想和这三人多说什么,四人同为宗主,在一起打交道数十年,三个人的为人鬼谷子再清楚不过,这次入侵玄隐宗,三人显然是蓄谋已久,再看看沈浪涯和宋青阳几个人,还有那五个有着通灵师修为的贼寇大首领,鬼谷子便是一阵愠怒。

    “玄隐宗的传承,绝不能彻底断送在老夫这手上!哪怕以老夫的修为和性命为代价,也要将你们全部斩杀!”

    鬼谷子的眼中闪过决绝的光芒,空间壁障内他的身体开始变得朦胧虚幻起来,纷乱的灵气化成无数道剑芒,从这空间壁障的所有角落,暴射向三个宗主。

    三人之中当属平云子的修为最低,以他炼血八阶的修为,遭遇到这突如其来的强横攻击,已经是六神无主,慌忙抵御。

    至于罗刹子那炼血九阶的修为,防备鬼谷子那无数道剑芒的刁钻攻击,看上去更是颇为狼狈,只有幽冥上人那里不慌不忙,十指飞速弹动,竟然将一道道攻击而来的剑芒轻易弹开!

    所有身为玄隐宗之人没有不想前来帮助鬼谷子,但想想自己的修为,尽管担心宗主的安危,却也只能望而却步,这是四个宗门宗主级别的战斗,去了也是白白送死,反而会让鬼谷子捉襟见肘。

    尽管鬼谷子已经出关,可让他以一人之力独占三大宗主,不免会让玄隐宗上下有些担心。

    局势对玄隐宗来说仍然不利,众人一边在抵死反抗的同时,一边期待三大宗主能够早些殒命,这样一来将无头,帅无主,侵略者很快就会溃不成军,宗门的危机也就能够解除了。

    吴晨扫视四周,己方这里有宗主鬼谷子,两个炼血宗分别是纪沧海和岐牛长老,包括自己还有八名通灵师。然而敌方却是有着三个宗主、两名炼血宗,甚至还有十几个通灵师,因为中坚力量的差距,直接导致宗门力量处在明显的了劣势。

    吴晨盘坐在原地稍微恢复些许灵力,这时候他身上完美元基的力量显露无疑,借助大衍星辰诀,他元基世界中的星空开始再次明亮,他体内的化蛇残魂为他源源不断的提供灵力,可怕的恢复能力正在快速愈合他身上的致命伤口。

    “一重修骨尊!想不到这老东西三年来实力竟然精进到了这个地步!”

    平云子和罗刹子都是惊恐万状,那些剑芒根本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激射的速度更加恐怖,其中携带的劲道更为骇人,每一次没入两人的身上,都会直接爆炸开来,将两人炸的鲜血流出,皮肉崩裂!

    天空之上,平云子和罗刹子两人已经是后悔不跌,当初为何要入侵玄隐宗,本来一切都已水到渠成,除掉鬼谷子,宗门就是他们三个分而治之的结果,可没想到鬼谷子如今的实力……

    两人细思极恐,他们的实力在四人之中最弱,鬼谷子显然是要最先对他们二人开刀,当下两人对视一眼,旋即咬破舌尖,精血飞射而出,双手打出复杂的印记,两个颜色各异的灵技施展出来,鬼谷子所布置的青色空间壁障立刻轰隆隆的剧烈震荡,下一刻便是彻底崩碎。

    两人吐出一口鲜血,面色显得有些苍白,至于幽冥上人,根本没有想要出手救助他们的打算,而是自扫门前雪,专心躲避鬼谷子的攻击,冷眼旁观。

    两人在心中将幽冥上人问候了数十遍,却也不能对着后者当场发作,毕竟这几十年来幽冥上人的实力一直在四人当中名列第一,乃是东越郡至强三人之一,也正是有了幽冥上人的参与,两个人才会有野心进攻玄隐宗,否则岂敢贸然动手?

    但现在看到幽冥上人的所作所为,两人不由得心寒愠怒起来,没奈何现在鬼谷子先拿自己开刀,幽冥上人更是乐得观战,两人也只能负隅顽抗。

    鬼谷子身为玄隐宗宗主,岂能不知幽冥上人的心机?但眼下率先宰杀两人,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没了这两个人牵掣偷袭,鬼谷子就能放心的和幽冥上人一战,他胜算的几率才会更大。

    “嗯?这是什么声音?”

    夜空之中,山上的人们听到了什么东西在疯狂抖动着,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蓦然惊骇的回首,看向周围那些花草树木、荆棘藤蔓,却是满目惊骇的发现,这些植物都在剧烈摇颤,像是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强行吸扯着生命精华一般。

    所有人魂不附体的看着整座玄隐上,发现山上所有的植物都在齐齐摇颤,青绿色的生命气息正在被疯狂的抽离,飞速向着鬼谷子的身上涌动过去,所有的植物,正在渐渐凋零,呈现出枯萎、没有生机的死黄色。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得到如此众多植物的生命气息,鬼谷子就好像被那青绿色的灵气海洋包围一样,浑身灵力奔腾咆哮着,声势骇人。

    “青藤,海章鱼之林!”

    鬼谷子面上毫无痛苦之色,狠狠一咬舌尖,四道精血飞出,散落在四个地方,从四个方向融入到周围的青绿色的灵气湖泊之中。

    哗啦啦!

    夜空之中骤然爆发出剧烈的嘶鸣,破风之声震天动地,不绝于耳,平云子、幽冥上人还有罗刹子三人就处在这青绿色海洋之中,隐隐的他们看到了无数道粗壮的巨大藤蔓,这些藤蔓就像海章鱼的触须一般剧烈扭曲,疯狂蠕动。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藤蔓在青绿色的灵气海洋之中窜出,三人立刻感到了不妙,想要逃脱却为时已晚,这些藤蔓渐渐已经化成了触须一样的森冷,将三人困在其中,无法逃脱。

    “哼!”

    幽冥上人一掌轰出,将前方数十条粗壮的藤蔓齐齐轰碎,正准备离开,却突然听到呼啦啦的声音,这些碎裂的藤蔓立刻重新聚合起来。

    “是灵阵!可恶,这老东西到底是什么时候布置的灵阵,我怎么没有察觉到!”罗刹子在这青藤森林之中大声咒骂,他们三人已经被藤蔓森林分割开来,身为一宗之主,罗刹子很清楚,鬼谷子这一招表面看上去是什么地阶下级灵技,实际上却是掩人耳目,让自己掉以轻心,暗地里却早已布置好了符文和阵盘,这分明就是一个灵阵!

    平云子见状面如死灰,一阵绝望,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下场,四个宗主几十年来亦敌亦友,都很清楚彼此所长,鬼谷子最让人胆战心惊的,不是他的修为,而是他那地境六品灵阵师的身份,还有那令人防不胜防的诡异谋略!

    千算万算,还是算不及算,千防万防,还是防不胜防!毫无疑问,在三人心中,鬼谷子身上最可怕的手段,全都施展了出来!

    山道之上,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只能用魂不附体来形容,而吴晨此刻更是对宗主鬼谷子惊为天人。

    “竟然能够在天空之中布置如此庞大的灵阵!观其阵势,已然达到了五品以上!谋定而后动,麻痹敌人使其大意,却已在无形之间神不知鬼不觉的早已刻画符文和纹路,这就是宗主大人鬼谷子的手段吗?”

    吴晨倒吸一口凉气,对他来说这不不但是宗门之幸,更是吴晨睁大眼睛要学习的经验。

    或许,论起实力,玄隐宗不具备统治级别的地位,但若是论起智慧,玄隐宗足以胜过所有的宗门,这便是玄隐宗,鬼谋奇计安天下,大智若愚动乾坤!

    “宗主大人,一定要赢啊!”

    下方所有玄隐宗弟子都是振奋起来,双目血红的看着周围的敌人,浑身勃发着一股疯狂的战意,现在是宗门生死存亡的时刻,唯有置之死地,才能死而后生!

    战斗再次开启,玄隐宗上下散发着高昂的战意,毫无畏惧的冲向敌人,三宗弟子则是如同丧气的皮球,士气低落,因为鬼谷子成功将三个宗主困在大阵之中,局势开始扭转。

    吴晨见到这一幕,也是无所挂念,挥动嗜血的碧炎翎剑,如同猛虎入羊群,大肆屠杀三宗弟子。

    没有人生来就爱杀人,吴晨更不是泯灭人性的屠夫,可自己的家园被人侵略,自己的同门师兄弟被人屠杀,他若不反抗谁来反抗?他若不杀人谁去杀人?所谓的教化如果能拯救宗门,那要这一身修为又有何用?

    “恶魔啊!他就是个魔鬼!大家快快一起杀了他!”

    一些三宗弟子看到近处吴晨浑身浴血,还在挥动长剑收割人命这一幕,立刻惊恐起来,旋即各自挥动灵器,齐齐砍向吴晨。

    吴晨一声冷哼,碧炎翎剑上面的光芒更为明亮,仿佛夜空中的一盏碧绿色明灯,却散发着无比炙热的温度,每一次挥动,只要刚刚触碰到敌人的身躯,就能将其打伤。

    鲜血狂飙,惨叫连连,吴晨根本没有心思理会,在他看来,这些惨叫正是敌人入侵宗门的代价,是震慑警戒更多入侵者,令其亡魂丧胆的警钟!

    “挡我者死!”

    一句话四个字铿锵有力,石破天惊,在这方圆数百丈的山台地带传开,最后传向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