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十六章 抗争
      一年之后那些修为在聚气五段之上,年龄在十八岁以下的少年将有资格成为蓝家外姓子弟,这也是邢顺想要进入蓝家的一个原因。

      相比之下,吴晨三人的任务较轻,竟是破格负责饲养一群妖兽,要知道只有蓝家子弟才有权利饲养,饲养妖兽就意味着日后有一只妖兽多半会属于自己。

      蓝府东院妖兽园内,一口直径有一丈的大铁锅正架在大铁架上,火焰在锅下升腾,温水在锅内嘶嘶作响。

      “晨兄,你说二长老为什么交给我们重要的工作?”邢顺将铁锅中的温水倒进几个大木盆中,五尺长的刷子蘸满了温水,一遍一遍刷在麟马身上。

      麟马是一种五阶妖兽,最大特点就是奔驰速度极快,因此千月镇四大家族府内皆是圈养这种妖兽。不过每一匹麟马的价格同样昂贵,照顾起来也颇为劳心费力。这种妖兽每日都会自主流出大量汗水,五日之内如果不为麟马洗刷身体,汗水就会凝固淤堵麟马体表,一旦灵气无法进入体内,麟马便会生病。

      不同于吴晨邢顺,江啸动作并不熟练,偏偏这匹麟马十分暴躁,不停喷着响鼻,即使被精钢锁链拴在铁桩上,前肢仍然高高跃起,后腿用力踢蹬。

      “可恶……”江啸气得满脸通红,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

      “江兄,麟马不是那样驯服的。”邢顺嬉笑道:“在麟马的眼睛里,人类的身影长得很高大,你不可施放灵力让它恐惧,那样他只会拼命反抗,相反要让它安心。换句话说,麟马是吃软不吃硬的妖兽。”

      江啸瞥了邢顺一眼,没有反驳或是赞成。

      “江兄可以这样。”吴晨伸出手掌轻抚麟马脸颊,麟马立即露出惬意的模样,似乎颇为享受,变得与吴晨格外亲昵。

      江啸眼睛一亮,立刻照样抚摸麟马,虽然它的大手有些粗糙,却被他用少许灵力覆盖,麟马看上去颇为受用。

      见麟马不再暴躁,江啸心中一喜,继续为麟马洗刷着身子。

      三个时辰后,吴晨三人累的满头大汗,忽然外面传来一句“开饭啦”,邢顺第一个冲出东院,大喊道:“饿死我了,给我留一份。”

      “咦?怎么回事,饭菜都去哪儿了?”邢顺诧异道。

      西院一间大屋内,共有五十张大桌,每桌八个凳子,桌上杯盘碗盏已经空荡,盘子内剩下的只是油底,再没有一点儿饭菜。

      从东院到西院,即便是奔跑也需要几十个呼吸的时间,经历一上午的劳作,这些人把饭菜都吃光也说不定。

      吴晨的目光缓缓扫过众人,这件大屋共有杂役五百多人,其中和他们三个一样,同时外姓修者的杂役有二十九人,剩下的大多是蓝家的凡人杂役,地位最低,还有五十多名蓝府杂役,有些修为。

      “你们发现了吗?所有杂役都没有饭吃。”吴晨凝重道:“你看那些人,他们桌上都有两份饭菜吃,显然我们外来修者,还有蓝家杂役都没有饭吃。没猜错的话,这些吃饭的人应该是有些修为的蓝府杂役,见我们第一天来,欺负我们。”

      “蓝家怎么没人管这件事?”邢顺气愤道。

      吴晨冷哼道:“这些蓝家弟子天赋太低,年龄太大。已经没有了成为精英弟子的潜力,实力又不如那些厉害的蓝家弟子,所以心中不忿,就来欺负我们。”吴晨暗忖,蓝家之所以是四大家族实力最弱的,也不是没有原因。

      江啸皱了皱眉,现在不是能不能吃饱饭的问题,而是三方的矛盾问题,这显然触犯了他的底线。蓝家在招收外姓修者的时候就曾规定,进入蓝府就要当一年杂役,之后才能成为蓝家弟子,实力前四强更是能成为蓝家精英弟子。因此现在包括吴晨在内的外姓修者地位最低。

      放眼看去,蓝家那些弟有着修为的杂役围坐在七张桌子前,有青年、中年甚至还有五十多岁年过半百的修者,他们人人大口朵颐,吃得不亦乐乎,根本不去理会众人愤怒的神情。

      “江兄可愿意听我一言?”吴晨似笑非笑看向江啸,低声道。

      “你说吧。”

      邢顺与江啸把耳朵贴在一起,片刻之后神情冷冽起来。

      “你们谁是领头儿的?给老子滚出来!”邢顺一步上前,咣当一声踢飞长凳,大声骂道。

      “大哥,这小畜生在骂咱们!要不给他点儿颜色瞧瞧!”一中年男子啪嗒一声扔下筷子,急声道。

      “别管,让这群乡巴佬乱吼乱叫去吧,我们人多,他们不敢乱来。”中年男子名叫蓝昌辉,脸上一条长疤自额头斜下左脸,看上去颇为渗人。

      “一,二,三!”

      啪嗒!

      三道清脆的声音陡然响起,外姓修者还有蓝府的凡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三人将瓷碗一齐摔碎,掷地有声,分明是在向这三十名霸道的杂役宣战。

      “大哥,我先去。”中年男子怒声道。

      “老二,去吧,让他们吃点儿苦头,速度要快,”蓝昌辉抿上一口酒,继续吃菜。

      “小畜生,报上名来。”老二身后十名男子跟在身后,怒目而视。

      “爷爷我叫邢顺,同样身为蓝府的杂役,又不是高人一等,你们为什么抢我们的饭菜?”

      “你们新人不懂规矩,你们三个也不问问这些蓝家的凡人,哪一个曾经不是挨饿十天?这是新人对老人的孝敬,你们这些地位低下的外姓修者,必须让我们高兴,否则你们以后会活得很惨。”老二身后一瘦猴男子尖声道。

      “我可没听说还有这种狗屁规矩,是你们自己定的吧?在我们面前不管用。”邢顺笑道。

      “我们大哥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小畜生,你们要是不想早死,就懂点儿规矩。”瘦猴男子轻蔑道。

      “你说什么?我有点儿听不清楚,能不能靠近一点儿?”吴晨眯眼笑问道。

      瘦猴男子大摇大摆走了过去,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骂道:“什么东西?小畜生听好了,我们大哥……啊!”

      没等他说完,吴晨手掌便是狠狠地扇了过来,重重的扇向瘦猴男子圆脸,男子本就消瘦,遭受到这一记重击,身体竟然倒飞了起来,最后重重的落在地上,两颗满是鲜血的牙齿从嘴里崩飞出来。

      “我草你妈啊,大哥,弄死他!”瘦猴男子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嚎。

      “小畜生,你竟敢动手!”那个被刀疤男子成为老二的男子又惊又怒,身后九人灵力纷纷涌出,火焰覆盖手掌。

      “你们都是孬种不成?就这么甘心被人骑在头上欺负吗?”邢顺急声看向众人。

      “妈的,老子忍不下去了!”一名身材壮硕的外姓汉子把碗一摔,破口大骂道:“老子受够了,凭什么就要忍气吞声,蓝府的杂役又怎么样?怕个鸟!”

      “说的对!我们成年人难道还不如这三个孩子吗?怕个鸟?”又有三人怒声道。

      “找死!”老二身后一个麻脸男子见状两步冲到吴晨身前,右拳狠狠地轰向吴晨腹部。

      吴晨冷哼一声,凭借游鱼滑身步敏捷的身法,肩膀轻轻向左一侧,立即躲开麻脸男子重击,与他正面错开,随后左膝迅速抬起,狠狠点在麻脸男子下体之上。

      “啊!卧槽!小畜生!”仅仅一招,麻脸男子如遭雷击,疼得身子立即蜷缩起来冷汗直冒。

      “这小子手段竟然这么凶狠,兄弟们一起上,我看他怎么躲!”老二一声大喝,身后九名粗布麻衣男子立刻跟上,将三人包围起来。

      “滚开!”江啸一声暴喝,灵气一旦灌体,筋肉立刻贲张起来,猛地率先冲了进去,两只铁拳快如迅雷,重如巨山,不少和他硬碰硬的男子纷纷传来惨叫声。

      “本少爷来了,是虎也得给我卧着。”吴晨面带快意的笑容,同样一个箭步冲入人群。

      “兄弟我也来了!”邢顺在三人中虽然修为最低,却也并非胆怯,呐喊着连连施放灵技。

      “火花指!”

      “火藤术!”

      “元阳掌!”

      “瞬火步!”

      拳影交错,火焰飞舞,吼声如雷,惨叫声频频从人群中传来。

      蓝府的凡人杂役们数量最多,共有四百多人,此刻都是识趣的跑出屋外,即便他们对蓝昌辉的行径感到愤恨,却也只能忍气吞声,现在见到吴晨等人出手反抗,无不是感到快意,在心中将蓝昌辉等人问候了十几遍。

      “小兄弟,我们来了!”壮硕大汉在前,其他外姓修者在后,都是一声怒吼,冲进人群狠狠暴打蓝家杂役。

      至于王彪,这一刻却是出奇的和吴晨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就算他愤恨吴晨,但人是铁,饭是钢,对于低级一个聚气士来说尤其如此,谁让他饿着肚子,便是他的敌人。

      “给脸不要脸,你们都上,把那三个小鬼的腿给我打断。”刀疤男子蓝昌辉一声令下,四十多名蓝家杂役发声喊冲了过去。

      “妈的!老子来到蓝府不是来受气的,再不上就要被人骑在头上拉屎了!拼了!”那些外姓杂役同样忍无可忍,双方立刻陷入火拼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