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战刘喜!【一更】
    两个人走出仓库,互相对视一眼旋即点头,分道扬镳。

    战斗还在继续,这是众人第一次见到刘喜出手,炼血五阶的修为简直令人恐怖,土黄色灵力在他的身上缭绕,那些沙土在他的脚下化成一条条长蛇,能够悄无声息的将一名村民的身体缠住,随后快速勒住脖子,将后者颈骨勒断而死!

    遇到这样一名炼血宗强者,阵型已经变得没什么用处了!所有人必须悍不畏死的冲上去,方能有一线生机,否则在刘喜面前必死无疑!

    方磊见状,金黄色的灵力散逸出来,他手持着长剑直接冲向刘喜,劲风在他的周围呼啸作响。

    “找死!就凭你一个小小通灵师也敢跟本座交战,真是不识好歹,本座现在就成全你!”

    刘喜冷笑,双手结印之际,十条沙土凝聚而成的长蛇已经攀上方磊的身躯,将他的手腕、脚腕牢牢勒紧。

    “身为这些贱奴的首领,你将会死的最惨!以你这通灵二阶的修为,在本座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刘喜残忍一笑,沙土长蛇就开始勒住方磊脖子。

    “要死了吗?”不可抗拒的力量蔓延全身,将方磊压制的毫无反抗之力,方磊带着许多的憾恨,缓缓闭上了双眼。

    “嘿嘿,死吧。”刘喜奸笑。

    砰砰砰!

    但就在这一刻,却是从斜刺里传来三声爆响,刘喜急忙定睛看去,只见三道巨大的十字形火焰锋刃从那里激射过来,直奔自己的胸膛,十分迅速。

    感受到其中的狂暴力量,刘喜急忙架起双臂呈现出十字形格挡状态。

    这三道十字形火焰风刃去势不减,即便遭遇到刘喜的强力防御,但还是狠狠将刘喜退出五丈开外,方才缓缓消散,在地上留下一个长长的沟壑!

    “是谁?”

    就在刘喜惊异之时,又是一团火流星一样的陨石高高飞起直奔自己轰击而来,刘喜更是心惊,一边抵御一边暴退,堪堪将这陨石抵挡住。

    火焰消散,“陨石”露出了真面目,是一个少年的模样,嘴角噙着戏谑的笑着看向自己,刘喜不禁面有怒色。

    “是你,你这小畜生!果然是个间谍,我就知道你早晚会背叛本座!”

    刘喜面前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吴晨。

    “方大哥,你没事了吧?叫那些村民们都重新聚合起来,你们不是他的对手,找到刘喜的破绽再出手。”吴晨道。

    方磊闻言道:“你是……你是之前的那个红甲侍卫,刘喜的……不对,莫非你是刘喜的间谍?你也是刘喜的敌人。”

    “以后再解释,不过现在这老太监还真是让人棘手,你们伺机出击,不要盲目动手。”吴晨道。

    “好。”方磊作为这些村民的首领,自然看出了这个吴晨的不凡,就凭他刚才的招式,显然已经超过了他自己的修为,这让方磊对吴晨的身份多了一丝慎重的考虑。

    而另一处,许枫早已经和雷云战在一起,同样也有不少村民站在附近,伺机出手。

    “看来是咱们错怪这两个孩子了,他们个个都很强,原来是也是刘喜的敌人。”村民们惊讶道。

    刘喜看着吴晨道:“原来你一直在本座面前伪装实力,你竟然是一名三阶通灵师!”

    吴晨耸了耸肩道:“是又如何?现在你已经是穷途末路,山穷水尽,你的身上还有很多有用的价值等着我榨取。”

    “嘿嘿,小畜生野心倒是不小,不过仅凭你通灵三阶的修为如何能够与本座对抗,我是如何也想不明白,是谁给你的勇气好胆量,这就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是吗?老太监你来试试看啊。”吴晨笑道。

    刘喜被吴晨的言语激怒,对方一口一个老太监,还用一种戏谑的口吻对自己说话,这让刘喜的更加失去理智,他已经决定要狠狠折磨面前的少年让他生不如死。

    “沙练!”

    刘喜尖声开口,大地上那些黄沙就凝聚成一条条细长的长蛇,好似和真正的蛇一样,只是蠕动速度很快,还有不少沙土尘埃一点点坠落,沙沙作响。

    “居然是土系灵技。”吴晨暗惊,身躯闪转腾挪,一边闪躲这些沙土长蛇,避免被他们缠绕住身体,一边则是双手舞动印记,暴炎刺缓缓升空,在空中凝聚出一个直径在三尺的火焰圆环,从其中爆射出数十道火焰尖刺,嗖嗖嗖破风之声中,将这数十条沙土长蛇刺穿身躯,牢牢钉在大地上。

    “哼,真是小看你了,还算不错,不过本座的手段可不止这些。”刘喜阴阳怪气开口道:“沙土囚笼!”

    哗啦啦!

    方圆二十丈的沙土在刘喜的操控下凝聚出四面巨大的沙土帷幕,随后冲天而起,在四个角落将吴晨遥遥锁定,随后猛然缩小范围,以吴晨为中心向他迅速席卷过去。

    “小伙子,小心!”

    众人惊呼,见到吴晨被四面沙土帷幕迅速包拢,都是露出担忧和惊慌的神色。

    “嘿嘿,还以为你能撑多久,不过是逞一时只能,在本座这沙土囚牢里,你的七窍将会被这些少涂塞满,窒息而死,原本还打算利用你套出情报,但现在也只好给你一场体面的土葬了。”刘喜奸笑道。

    “那小伙子就这样死了吗?”

    众人各个神色黯然,方磊也是面有不甘,对吴晨感到十分惋惜,在他们的视线之中,那四面巨大的沙土帷幕已经将吴晨包裹的严严实实,最后形成一个巨大的沙土粽子,裹胁着吴晨缓缓升空,脱离大地,有一些沙土在缓缓下坠,这声音就像是宣告里面的人已经死亡一样。

    “那么,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你死的更干脆一点儿,我实在不放心啊。”刘喜残忍一笑,双手手掌猛然蜷曲,那沙土粽子便是猛然压缩,传出咔嚓的声音。

    和雷云战斗的许枫也是惊恐的看着这画面,刘喜这动作显然是在压缩沙土,这样一来,吴晨就会被压缩的骨骼爆裂,身体崩碎,鲜血迸溅,惨死在沙土之中!

    “这就是那个老太监的手段吗?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村民们这一辈子第一次见到刘喜出手,就施展这么可怕的手段,他们都是不由得双腿战栗,炼血宗的强大修为让他们感到望尘莫及,生出一股无力感。

    “嗯?怎么回事?”刘喜嘴上的笑容骤然凝固,想象中从沙土里溢出的鲜血并没有看到,惨叫声也没有从里面传出来,这让刘喜十分诧异。

    “咣当!”

    从沙土之中坠落下来的,是一把七尺碧绿色巨大长剑,至于吴晨的身影,连个毛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那小子难道没死?”众人猜测着,心中都在希望吴晨真的没有死。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他被我的沙土裹挟住了!”刘喜吼叫道。

    “老太监,看来你的年纪大了,有些老眼昏花了啊,竟然把我的长剑当成了人。”吴晨的声音在附近回荡,刘喜四处环视没有发现任何踪影,就在不知不觉间,沙沙的声音从他的脚下传出,他的脚踝被一条血红色的藤蔓缠绕住,随后蔓延向上,之后是他的双腿、腰部。

    “血妖藤!”

    刘喜心惊胆战道:“居然是灵兽级别的血妖藤!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然而等待他回答的,是一只骨白色的傀儡从前方奔掠而来,这傀儡呈现出人形,却一身骨白色,像是由数百条白骨组成,长着狸猫一样的脑袋,利爪在烈日下泛着森寒光芒,直奔自己疾速撕挠过来。

    “你竟然还是一名隗妖师!”

    刘喜不得不重新认识了一遍吴晨,后者的手段让他触目惊心,根本不能预料到吴晨的手段竟然层出不穷,让他连连招架,愈加惊骇。

    正在此刻,血妖藤的长藤内开始快速长出数十根尖刺,只听扑哧一声,纷纷扎进刘喜的肌肉内部,开始缓缓吸收刘喜的血液,而那白骨狸猫则是飞速掠来,向着他的面部撕挠过来。

    “居然还是三品傀儡,看来本座真是小瞧你了。”刘喜惊喝,强横之力从他的衣袍之中涌动出来,形成一道道极其锋锐的土系灵力尖刀,在这兔起鹘落之际,将血妖藤那粗壮的藤蔓直接切开,刘喜随后一声暴喝,堪堪闪避开来人魉的刁钻攻击。

    “可恶,小畜生你已经惹怒本座了!”

    刘喜痛得龇牙咧嘴,尽管摆脱了血妖藤的死亡缠绕,但那数十道锋利的尖刺还是有一半刺进他的皮肤中,这些尖刺在吸收了他的血液之中缓缓膨胀,将他的血液从尖端传递到尾端,仿佛一个个吸血管道,在一点一点抽取他的鲜血。

    “滚开!”

    刘喜双手奋力一攥,那些尖刺在这一刻被刘喜身上的灵力奋力弹飞,射进沙土之中,然而刘喜身上的浅蓝色官袍,已经被鲜血渐渐染红了。

    不只如此,人魉的攻击还将他的脸颊撕扯出三道不浅的伤口,这让一向注重“颜值”的刘喜更加愤怒,也许是经历过和正常男人不一样的抑郁,被“手术”之后的刘喜几乎丧失了男人的阳刚之气,转而对擦胭脂抹粉这种化妆的事情格外看重,殊不知越是化妆,别人越是对他感到恶心,结果把自己摧残的男不像男,女不想女。

    “小畜生,你竟然毁了我的容颜,本座可是好不容易才保养出这么娇嫩的皮肤!我恨死你了!”

    刘喜尖声怪叫,身躯腾空而起,终于看到了远处吴晨的身影,身形直接暴掠而去,双手之上灵力暴涌,他的身后像是携带着一场小型沙尘暴一样,紧紧跟随,仿佛土黄色的恶魔张开大嘴,想要将吴晨吞食进去。

    “沙暴云墙?”

    吴晨看清楚了刘喜的招式,很快就想起了曾经在蓝府三长老蓝叔焕的土系灵技,只是现在刘喜的释放程度,显然要比蓝叔焕还要强上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