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孤胆!【八更!】
    朱仙道:“所以说铁漠王朱祁镇之所以不轻易出手,是为了积存实力,冷静分析全局,选择观时待变而不是贸然出手,这才是一个真正领袖的头脑。也唯有他这样的强者,方才能够与那名荒兽强者一战,其他人包括青阳侯、镇南侯在内,都是渣渣!至于那个南越王朱友珪,我看存心是不想出手帮助你们,此人心机深沉,说不定会在危急时刻从背后给应天府捅上一刀子,你可要小心了!”

    吴晨点了点头道:“既然你口中所说的南越王那么厉害,我看也只有你和铁漠王能够与其一战了,到时候还要请你出手相助,现在就让我出手耗尽灵力,你只需帮我补充灵力即可。”

    神鸟朱仙提醒道:“对你来说现在正是一个好机会,一个提升修为,增长战斗经验的好机会,把你所有的手段,都使出来吧,应天府是帝国的左膀右臂,本圣断然不会看着它被兽族践踏,你只管放心出手吧。”

    吴晨闻言心生感激,但也没有开口直言感谢,否则这杂毛又会一脸嫌弃,表示恶心了。

    “你打算怎么做?”

    “先出手解决掉城内的这些兽族,之后再守卫城墙,清理战场。”吴晨说完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三柄长剑冲进城内大营之中,一剑下去,就有一只蠕虫一样的灵兽被砍成两段,痛苦死去。

    噗嗤!

    血妖藤从土地之中窜出,无声无息之间从背后将一些灵兽勒住,吸干它们的元基之力,将其一个个屠杀。

    与此同时,十万炽火蚁在吴晨神念的驱动下,也在无情吞食着一个个灵兽的灵力,随后被无当飞军陆续斩杀。

    此刻的吴晨如同一名屠夫,周围和士兵混战的兽族就是他屠宰的对象,耳边是灵兽的惨嚎,眼前事灵兽的鲜血,鼻中是那极其血腥的气息,但吴晨仍然没有一丝恐惧和退宿,此时此刻,守住应天府唯一的手段就是不停的斩杀灵兽,不能有一丝动摇。

    应天府苦心孤诣,耗时三年,在那赤月峡谷尽头布置的陷阱与阵法彻底崩溃,第一层防线破碎;同样耗时三年在那峡谷与三城之间方圆千里设置的防线,就这样在百余万兽潮的攻势之中彻底沦陷,正因如此,兽潮之中那些兽将和妖兽已然死亡殆尽,真正可怕的兽潮是这第二波以灵兽与兽尊为主的妖兽大军,数量虽不及之前的四分之一,战力却是曾经的两倍!

    这些灵兽比之妖兽与兽将,具备各种各样的能力,有的力大无穷,干脆直接用身躯和拳头轰击着城门与城墙;有的灵兽也是能够迅速遁入地下,杀人于无形;有的也是浑身长满数十个巨大的毒囊,一旦接近人类便会爆裂开来,一时间毒气四溢,造成巨大数量的伤亡;有的灵兽则是身形矫健,爪牙锋利,如同一个个风影杀手,防不胜防。

    人族处在苦战之中,不少锻魂侯强者纷纷出手,甚至王屋城中也有不少预备部队迫不得已迅速赶来助战。

    对王屋城的守备部队来说,迅速行动并非明智的选择,这些部队是为了预防突各种突发情况,现在贸然出兵,一旦王屋城有什么变故,无疑是致命的。

    经过两个时辰的鏖战,城内大营之中出现的灵兽与兽尊已然死亡殆尽,算是解决了城内隐患,只留下一部分部队死守土地之中各个洞窟,在其周边地带设置灵阵与陷阱,提防这些蠕虫一类的兽族再次来攻。

    “看来想要守住招摇城,大规模斩杀城外灵兽才是上策。”吴晨自语道。

    “想要使出杀手锏了?”朱仙问道。

    吴晨点了点头,率领无当飞军来到城墙,下令道:“牛金、马铁,你们率领部队先在城墙守卫,我先出城交战。”

    “不可!”马铁慌忙喊道:“城外已经沦为兽族的领地,大人孤身一人去,实在是凶多吉少。”

    吴晨摇了摇头道:“城外虽有数十万灵兽,我却有其他手段未曾施展,不放心的话,就用一条索链将我缠住腰身,从城墙上直接顺到城下,一旦有什么危险,我会传出音讯,你们便派人拉我上来。”

    “此计可行。”马铁这才放心,旋即便有四名无当飞军抽出一条长达百丈的索链,其他人也是遵从吴晨的命令,在牛金和马铁的带领下守卫城墙。

    “大人一旦有危险就请快快回城!”四名无当飞军紧张道。

    吴晨闻言笑道:“我把性命托付给你们四个了,不要让我失望。”

    “大人放心!”四人都是凝重的点了点头。

    哗啦啦!

    四人一点一点向下顺着索链,看着吴晨一点一点远离招摇城,都是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嗷呜!

    随着吴晨一点一点向下出城,便不断有灵兽在下方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吴晨奔腾着撕咬过去,或是喷吐火焰炮弹、黄沙毒液,不过在吴晨眼中这些低等灵兽还不足以对他构成威胁。

    一路上吴晨疯狂奔跑着,腰间索链不断在他身后拉长,城上的士兵纷纷惊骇的看去,一脸难以置信。

    “怎么回事?下方已经沦陷,这人莫非不想活了?”

    “是那个吴晨?他要做什么?下方是可怕的兽潮,再往远走可就真的没命了!”

    士兵们议论纷纷,一边疯狂斩杀灵兽,一边看着吴晨远走。

    “吴晨,臭小子!给老夫回来!”

    青阳侯秦川现在城上大喝,右臂向着南方天地遥遥一伸,他的手臂就立刻化成一条无尽长藤,向着远方迅速延伸过去,想要将吴晨拉拽回来。

    吴晨见状心中一惊,扭身冲着秦川做了一个毋惊动作,旋即加快脚步,他的前方,正有十万灵兽还在源源不断狂奔而来。

    “哼,这下子还真能给老夫惹事,就算你有手段,但老夫可不想一个四品炼药师有什么闪失,传我命令:擂鼓,助战!”秦川大手一挥,高喝道。

    “擂鼓,助战!”

    传令兵嗓音嘹亮,传遍天际,城墙之上便有千余名壮汉推着鼓车来到城墙,双臂挥动起浑圆粗壮的鼓槌,奋力敲击起来。

    咚!咚!咚!

    这鼓声粗壮有力,余音震震,在天地回响不觉,为这片战场带来一片肃杀,所有人胸中的血液,不由自主的逐渐沸腾起来!

    “传令下去,命令北府军迅速出城,支援吴晨出战!传令老夫弟子墨璇竹华出城作战!”秦川喝令道。

    传令兵闻言惊声道:“大人!这一万北府军可是您手上最珍贵的精锐护卫兵,他们出战了,谁来守护您的安危?”

    “若是三城沦陷,老夫就算没死还有什么意义?无需迟疑,速速传令!”秦川喝道。

    传令兵闻言咬了咬牙,旋即一声传令,一万北府军在大弟子竹华和二弟子墨璇率领下出城,跟随吴晨出战。

    “现在这里宽敞多了,也不必担心会误伤人族士兵,终于能够大杀一场了!”

    嗖嗖嗖嗖嗖!

    五道破风之声响起,五面阵旗被吴晨抖手甩出,按照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排列分布,这些阵旗彼此之间距离足有百丈,直接分布在兽潮腹地,随着吴晨奔行之中手印变换,五种颜色各异的光芒开始绽放出光芒。

    在这方圆五百丈的世界之中,这五面阵各个都有三尺大小,上面刻画着五种颜色各异的图案,这五方阵旗分别为:东方青色青龙阵旗、西方白色白虎阵旗、南方朱雀红色阵旗、北方黑狼黑色阵旗、中位黄天黄色阵旗!

    这是吴晨从暹罗鬼城之中获得宝藏之后第一次使用这种地阶灵器!

    伴随着这五方阵旗各自归位,吴晨直接盘膝坐在中位黄天阵旗附近,看向身后那万余名部队,旋即开口道:“所有人速速进入大阵!”

    远处赶来的竹华与墨璇纷纷惊愕不已,然而见到附近那五件地阶灵器之后,都是纷纷变色,感受到其中的威力,旋即都是默认吴晨所言,进入阵中。

    “你小子居然还是灵阵师!”竹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吴晨,惊奇道。

    嗷呜!

    正在疑惑间便是听到猛兽的咆哮声愈来愈近,已经有数千只灵兽注意到了这万人的存在,狂奔而来,眼中闪烁着凶恶的光芒。

    “你小子还真爱惹麻烦,所有北府军准备作战,保护吴晨安全。”墨璇无奈摇头,只得按照自己的师父秦川命令,指挥这一支精锐部队就要出战。

    “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有多重要,师尊竟然把他看的比我还重要。”墨璇一脸醋相,旋即就要出战。

    “不可出阵!”

    竹华连忙喝道。

    “还不出阵?再不出战我们就要被这些畜生给包成粽子了,我是等不下去了!”墨璇急不可耐道。

    竹华手指吴晨道:“墨师弟且看这吴晨。”

    “嗯?”

    墨璇闻言将目光看向吴晨,旋即惊讶的张开嘴巴,露出那一口大白牙,黑亮的面颊写满了惊奇,只见此刻的吴晨双手正在不断变换印记,无色光芒在其双手明灭不定,方圆五百丈空间的大地忽然传出轰隆隆的巨响,仿佛这片天地都在震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