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半步兽皇姚圣雄【九更!】
    嗖!

    两道长蛇状的黑影从朱友珪那还在消弭的躯壳之中陡然激射出来,带着一丝惊恐、怨毒的气息,迅速向外逃去。

    “想跑?给本王停下来!”

    朱祁镇一声低喝,双手之上激射出两道白光,这白光从两个方向将这两道黑影迅速触碰,从中生长出两张白光大手,一把抓住两道黑影。

    “朱祁镇,你一定会后悔的!”

    这两道黑影被两条白光大手一把抓住,顿时失去了逃跑的可能,这两道黑影,正是南越王朱友珪的灵溪之中的本源神魄,在肉身被那白光毁灭之后,妄图趁此机会逃之夭夭东山再起。朱友珪为人颇为狡诈,他甚至将自己的本源神魄一分为二,从两个相反的方向分道扬镳,只要有一道本源神魄能够逃出生天,重新恢复神魄找到合适的肉身,不过是二十年的时间。

    但现在,朱友珪的本源神魄已经被朱祁镇牢牢抓住,再无逃跑的可能。

    噗噗!

    朱祁镇那一双白光大手用力一攥,朱友珪的两条神魄应声爆碎,化成无数灵魂碎片,朱友珪更是不给南越王任何生还的可能,双手掌印变换,周身白色光芒大盛,这光芒如同烈火,对那些灵魂碎片有着致命的伤害。

    朱友珪那无数的灵魂碎片,就此灰飞烟灭。

    “再有反抗者,一律斩尽杀绝。”

    铁漠王朱祁镇语气平淡,但在那些叛贼士兵的眼中却如同一尊杀神,他们的金主,心中的领袖,南越王朱友珪就这么被朱祁镇干净利落的斩杀了,一名天阶修者就这么横死当场,连本源神魄都已灰飞烟灭,这样的落差一时让叛贼大军处于震惊之中难以接受,惊骇与恐惧终于让他们选择逃窜,离开应天府。

    “嘿嘿,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傀妖侯作为朱友珪的心腹部下,此刻却是一声怪笑,直接向着应天府北部天空逃窜出去。

    “这个混蛋!”

    永昌侯见状一声怒骂,这傀妖侯不但一直隐藏实力,还要比朱友珪更为狡诈,见到事态不妙立刻逃之夭夭。

    但此刻永昌侯已是强弩之末,丹鬼侯身上的丹药层出不穷,每次灵力枯竭,身受重伤之时总能化险为夷,再次战斗;至于器武侯断卢更是接二连三祭出着数不清的灵器战斗,永昌侯眼看是活不成了,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哼,卑微的人类,想不到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姚圣雄面露鄙夷之色,心中却对朱祁镇多了几分提防的味道,这一任铁漠王不但处事冷静深藏不露,修为还如此强大。

    “你这个低贱的熊族畜生,快说,那两个毕方石鸟到底是怎么回事?”神鸟朱仙问道。

    “哼!将死之人告诉你也无妨!”姚圣雄冷笑道:“如你所言,这两道参天尖峰,表面看来只是赤月峡谷的出口,实际上却是本王用神鸟毕方的两滴精血熔炼而成的王级傀妖,是本王手上两只最强兽奴。”

    “神鸟毕方贵为荒古圣兽,拥有兽皇级别的实力,你一个小小荒兽,如何能够得到他身上的精血?”神鸟朱仙呵斥道。

    姚圣雄得意一笑:“凭借本王的修为,自然无法与兽皇大人相抗衡,但这两滴兽皇精血,本就是我漆吴山兽族世代流传下来的珍宝,经过万年来吸收天地灵气,再加上本王耗费本源之力助其生长,终于大功告成,只是那九名人族锻魂侯强者布下的大阵,着实让本王惊讶不已,小小锻魂侯居然能够将毕方神鸟的傀儡封印,不过他们的死也只是徒劳无益,待本王解开封印,这两座毕方石妖,一样能够为所欲为!”

    “休想得逞,吴晨,你可速速将这两尊毕方石妖收入己身,我来抵挡住姚圣雄!”

    成功斩杀南越王朱友珪之后,铁漠王朱祁镇的身躯便是挡在吴晨身前,和姚圣雄对峙起来。

    吴晨见状点了点头,迅速朝着封印毕方神鸟之处掠去。

    “卑微的人族百万年前侵略我兽族土地,本王十年磨一剑就是为了这一天,休想得到本王的石妖!”

    姚圣雄见状又急又怒,双臂高高举起,遒劲的肌肉豁然贲张开来,露出青绿色与血红色的血管,从他那裸露的胸膛之中形成一个黑色漩涡,滚滚黑气正是从中喷涌出来。

    这滚滚黑气喷涌出来立刻一分为二,幻化成两尊和姚圣雄一模一样的乌黑色巨大虚影,一个朝向吴晨迅速追击过去,另一个则是冲向那摇摇欲坠的招摇城。

    砰砰砰!

    携带恐怖巨力的重拳去暴雨一般重重轰击着招摇城的城墙,一个一个巨大的坑洞不断因此出现,无数的巨石轰然坠落,溅起满天灰尘。

    事实上姚圣雄完全没必要这么做,只要除掉朱祁镇,除掉吴晨,他便等于是完成了夙愿,成功拿下应天府。

    但他对人族的仇恨让他丧失了理智,这三座大山,三座王城,成为了他过去永远无法逾越的屏障,这数百年来,姚圣雄不知道有多少次带领兽族大军一次又一次冲击应天府,却都是被这三座大山堪堪守住,成为了他心中最仇恨的东西,这十年来,姚圣雄就连做梦都在妄想着能够有一天摧毁三座大山,踏平三座王城!

    摧毁三座王城,只是为了复仇!

    姚圣雄的眼中涌动着滔天恨意,那两道墨黑色巨大虚影,一个紧紧追击着吴晨,一个狠狠轰击着王城,招摇城,已经沦为一片废墟!

    那一个墨黑色乌虚影骤然放大,由一丈直接膨胀到一百丈大小,两条粗壮有力的双腿践踏着招摇城的废墟,旋即朝着王屋挥拳轰击过去!

    巨响在天地传荡,身后那一只墨黑色虚影还在追击着吴晨,吴晨被朱仙操控着接连瞬移向前,也不顾身后的危险,冲向面前封印石妖之处。

    入眼处,青阳侯九人都已经全部阵亡,现在的他们仿佛九道丰碑,屹立在这片天地之间,岿然不倒,他们的双手还保持着封印石妖的动作,面目之上仍然紧皱着眉头。

    来不及多想,吴晨直接开到大阵外围,看着被各种灵力符文封印的两尊毕方石妖,当下更不犹豫,强横的吸扯之力陡然从双臂之中传出,将这两尊石妖立刻吸进掌中。

    “卑贱的人类,把石妖给本王留下!”

    姚圣雄的虚影见到两尊石妖已经被吴晨抓在手上,立刻疯狂咆哮,一拳又快又狠轰击过去。

    嘭!

    吴晨被重重轰飞,在地上翻滚了十几次方才止住身形。将这两尊石妖毫不犹豫收进须弥戒之后,这才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剧痛立刻传遍全身。

    “不用担心,这虚影只是姚圣雄两大分身之一,还是其中最弱的一个,这圣雄族畜生现在要发狂了,一切必须小心行事,我也只能配合铁漠王出手,若是连他都战不过姚圣雄,你也只能逃跑了。”朱仙叹了口气说道。

    “姚圣雄手上已经失去了这两尊毕方石妖,连你也不能再和他一战了吗?”吴晨追问道。

    “刚才还能一战,现在的姚圣雄已经处于暴走状态,你没看到这分身正在轰击王屋城吗?现在他对人族极为痛恨,已经不是你我能够战胜的了,现在只能依靠朱祁镇来消耗他的灵力,伺机出手。”朱仙苦笑道。

    “别忘了还有一个分身对咱们虎视眈眈。”吴晨提醒道。

    “只有除掉本体,分身才能消散,否则姚圣雄还会再次施展分身,缠住我们。”

    朱仙的话还未说完,那一具墨黑色的分身已经冲击而来,大地都在颤动。

    “现在一切都只能靠铁漠王朱祁镇了。”朱仙叹一口气,旋即迎了上去,两人站在一起。

    “哼,这名人族九劫王就由我来偷袭。”

    兽族之中同样伤亡惨重,但还有不少兽族强者没有战死,只是负伤,九狸族族长几周见到这一幕,感觉自身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旋即一声冷哼,便是冲着吴晨背后飞去。

    “不要!”

    殷柔儿见状急忙惊声制止。

    姬方皱眉道:“殷小妞,人族可是咱们的敌人,莫非你要袒护一个人类?更何况这小子刚才还要把咱们抓进城内审讯,险些害了咱们的性命,你居然会为他求情?你知不知道这小子是族长大人的劲敌?”

    “哼,姬方大少爷,我算是看清了你的为人,以后天台山家族,都不会再和你们九狸族有任何联系了。”殷柔气得俏脸通红,旋即看向姬周,眼中没有任何对前辈的尊敬:“我说过,不许对他出手。”

    姬周停下了脚步,眼中的目光瞬间变得阴寒无比:“小丫头,你一个后辈是在跟我说话吗?殷洪,看来你们天妖狐族以后是不想在漆吴山生存了?呵呵,本族长几句话,就能让你们天妖狐族家族地位一落千丈,不想找死的话,最好收回刚才的话,还有,令千斤与犬子的婚事,殷洪老兄也要给我好好想一想。”

    面对姬周言语中咄咄逼人的威胁,殷柔没有一点儿让步,气声道:“休要再提姬方这个名字,你们家的少爷我可高攀不起,还有无数兽族的少女等着他迎娶,漆吴山有这样一个贪生怕死,唯利是图的少爷,将来只会是兽族的祸害。”

    “殷小妞,你个不要脸的贱人!你再说一遍!”姬方气得脸红耳赤,姬周的目光变得更为阴寒。

    “柔儿妹妹,你……还是不要和姬周叔叔伤了和气,我还要和妖舞妹妹……”殷郊见状面有急色,又偷偷看了一眼姬妖舞,后者正一脸嘲弄之色,媚若天成的看着他。

    姬周怒极反笑道:“看来这丫头被那小子抓住以后,竟然会心甘情愿为那小子求情,我更要杀了他!你们天妖狐族若是不把这丫头送入我姬家做我儿子的小妾,天妖狐族,就等着做下等种族吧!”

    殷柔见状直接挡在姬周面前,柳眉一蹙,醉人的眼波之中更是有着难以掩饰的薄怒,生来甜美的声音此刻却是冷声道:“天妖狐族永远不会成为任何家族的奴隶,以前我还对你有几分敬意,但现在你屡次威胁天妖狐族,你儿子更是对我出言不逊,暗害于我,天妖族并不欢迎这样的九狸族。”

    “殷洪,你生了一个好女儿啊,本族长到真要看看,你这丫头如何能够拦得住我?”

    姬周一声冷笑,不顾身前少女的阻拦,雄浑的灵力直接将殷柔震荡开来,直奔远处的吴晨掠去。

    “不许对对他出手!”殷柔咬着银牙,旋即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