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三百零一章 恨欲狂!【爆更4】
    清辉之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渠,数万人的尸体倒在这片大地上,使得这里俨然成了一座人间地狱,血腥的味道弥漫整座凤翔城,夜空之中全城百姓都是从睡梦之中惊觉而起,向着城内祭坛的方向望去。

    血祭地坛正中央,一座巨大的汉白玉十字架在月光下折射出动人心魄的光芒,只是这光芒,此刻折射出来的不止萤蓝色的华丽,更多了一分凄美、一分血色。

    吴晨双臂青筋暴起,浑身肌肉贲张,就连他的掌骨也因为拼命拉拽这数十万斤巨石的缘故,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似乎就要在下一刻崩裂断折。

    “吴晨,放开手吧。”

    少女轻柔的话语好似一滴水珠滴入吴晨的心脏,像要平息他心中的痛苦,只是这水珠转而就变成了一根利刺,狠狠戳刺着他的心脏。

    “我他妈竟如此废物!”

    不屈的咆哮在吴晨的心中响起,他的双眼几乎就要渗出血来,凭什么!凭什么他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凭什么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沉入地下任人宰割?凭什么他要独自苟活,给以后的自己带来的只有无尽的悔恨?

    失去了爹娘、失去了爷爷吴广,失去了蓝薇和蓝府上下,失去了虞梓姝和纪沧海,失去了整个玄隐宗,失去了应天府,他已经不想再失去了!

    “少年郎,放开手罢。”

    少女苍白的俏脸上依旧笑靥如花,醉人的眼眸之中满是知足的光芒,看着面前这个双眸黑亮,血气方刚的小男人,殷柔忽然想起了十五年前在那漆吴山外围,两个人曾经相识相知的一面。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美景如歌,美人如画,只不过是惊鸿一面,就已深深镌刻心中,占据了彼此生命的一半,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缘分,就这样悄悄来临了吧?

    “少年郎,你是一个人迷路才走到这里的吧?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了?

    依稀还记得,这是她有生之年第一次见到人族,还是一个四岁少年,那可爱的面颊与黑亮的双眼似乎早就注定,这少年长成之后,必定不是一个寻常之人吧?

    “呵……十三年,在我们兽族之中不过只是三天两日,时间真是过得太快了。”体内的血液越来越少,少女的视线已经变得神智模糊,眼神迷离。

    月光下少女温柔的发丝被微风吹起,撩拨着吴晨的面颊,就如同当初在漆吴山外见到的那一泓潭水与少女的眼眸,让人如痴如醉,似梦似幻。

    笑倾我心,美目流转,顾盼生姿,巧笑嫣然。

    这世上,或许再没有如你这般倾覆天下的绝世容颜了吧?

    “我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我相信一见倾心,我怕死,但我更害怕失去,这一回就算是死,我也要让这一辈子无怨无悔,用尽全部力气!”

    吴晨浑身的气血像是沸腾了一般,那一百名的弟子结出的巨大血手印连连轰在他的脊梁之上,他的脊背此刻如同一堵坚壁,正在承受无数人的轰击!

    “呵呵,想让我吴晨松手绝无可能,你遇见了我就别想一个人独活,更别想一个人死去,从今以后,我们两个没有生离,更没有死别!”

    吴晨笑着开口,听到这句话殷柔的芳心蓦然一紧,已经合上的美眸之中忽然有一滴清泪,从那眼角中滴落下来。

    “傻小子……”

    周围的一切仿佛全都静止了。

    吴晨感觉不到身后传来的剧痛,感觉不到天上清冷的银辉,感觉不到就快折断的掌骨,亦是感觉不到周围的喊杀声。

    我和你,不过只是惊鸿一面,却已胜过朝朝暮暮。

    ……

    “给!我!起!”

    像是沉寂了万年的参天火山猛然爆发,像是被洞窟囚禁太久的雄鹰振翅高飞,这一刻吴晨的咆哮之声再次响彻寰宇,浑身毫无痛觉的他在这一刻,也不知道双臂从哪里生出的力气,竟是在这一刻将那数十万斤的岩石猛然从地窟之中拉拽了出来!

    “不可能!他竟然能将祭坛中央的巨力岩石拽出来,他还只是一个通灵师啊!”

    “难道他隐藏了实力,竟然能够在一百名弟子的血手印下生还!他已经不是人了!”

    周围的幸存者惊骇欲绝,那百名弟子也是被这一幕彻底震撼,竟然在一时间忘记了出手,至于刘高此刻的表情更是嘴角抽动,用那枯树一般的食指颤抖着指向吴晨,说不出话来。

    咯嚓!

    一剑砍断汉白玉十字架,吴晨将殷柔小心翼翼的从巨力岩石上抱了下来,血妖藤立刻从脚下破土而出,轻轻缠绕着殷柔的娇躯,带着她再次钻进了土地之中。

    “今夜你们所有刘高的走狗,都要死!”

    吴晨目眦欲裂,怒火滔天,通灵师又如何,寻常通灵师在强者面前只有任人宰割的局面,但吴晨不是任何人,他只是他自己,除非自己的生命之火彻底熄灭,否则在疯狂面前,他就是旷世强者,他便已天下无敌!

    今夜,他要彻底燃烧自己的生命,没有任何人能够再阻挡他的脚步!

    三把长剑抖出三道巨大的匹练,吴晨气贯长虹,雄浑的灵力在元基世界翻滚轰鸣,三剑下去,所有的汉白玉十字架全部折断,几乎只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些囚犯的手铐和脚镣便被吴晨悉数解开,重获自由。

    “一个不留,全部斩杀,刘高交给我出战,谁也不准插手,否则就是我的敌人!”

    吴晨的声音又冷又横,但那些重获自由的人兽两族两族男女却没有一个人敢说不字,他们都见证了吴晨的可怕修为,因此都是点头同意,旋即将仇恨的怒火看向刘高的部下,重获修为的感觉让他们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杀意,都是一声嘶吼冲了上去。

    “刘高老狗,给我滚来受死!”

    吴晨嘶声咆哮,浑身气血如同烈火在雄雄燃烧,双眸却是涌动着极为森冷的寒芒。

    刘高忽然有一种血液凝固的感觉,面前的少年不过只是个小小的通灵师,刘高本来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为什么这一刻他会感到极端恐惧,被这道狂怒咆哮亡魂丧胆?

    “小畜生,想除掉本侯的人太多了,但你一个小小的通灵师却又能奈我何?实话告诉你,本侯的修为已经从锻魂三重突破到断魂四重,而且本侯还可以毫不避讳的告诉你,这一切都要托那名天妖狐族少女的福,若不是她那特殊的血脉,本侯又岂能突破修为?唉,真是可惜了,要是能够再让本侯吸收她的血脉时间更长的话,说不定修为还能更上一层楼,不过现在她的生机正在消散,已经开始慢慢退化成本体狐狸形态,彻底丧命那是迟早的事,本侯……”

    吴晨已经不能容忍这老太监再继续说下去,他现在唯一所想,就是要将这老太监千刀万剐,魂飞魄散!

    “浴火浆,横扫千军!”

    吴晨重重厉喝,两道炎翎长剑一左一右朝着刘高劈砍过去,那两道长达十丈的剑气之上居然燃烧着滚滚紫黑色的粘稠火焰,所过之处就连空气都开始燃烧起来!

    刘高见状面色一变急忙抽身暴退,但速度还是慢了一步,那紫黑色的粘稠火焰不知何时已经攀附上了他的衣袍,旋即迅速蔓延开来。

    正在刘高出手想要扑灭这些粘稠火焰之时,又是两道剑气带着碾压的姿势狠狠轰击过来,仓促之间刘高竟然来不及反抗,身体结结实实承受了这狂暴一击!

    砰!

    两道剑气的重压之下,刘高的身体直接压破坚固的青石砖瓦,被狠狠砸进了大地之中,胸膛一下的身躯已经没入土地之中。

    砰!砰!砰!

    又是十几道狂猛剑气暴风骤雨一般碾压过来,不给刘高任何喘息反抗的机会,狠狠夯砸着他的头颅,将他的身躯再次狠狠砸进大地之中,地表之上,只剩下了刘高的半个脑袋和一双眼睛。

    “去死吧!”

    吴晨的身躯暴冲过来,被浴火浆包裹着的双拳狠狠轰向刘高的脑袋,一时间沙土崩飞,砖石迸射,一个巨大的深坑直接出现在祭坛北方刘高施展法阵的位置!

    “死了吗?”

    吴晨的胸膛剧烈起伏,气血按捺不住翻涌,双手因为施放浴火浆的缘故早已满是鲜血。

    “亡魂血手!”

    尖锐晦涩的声音猛然从吴晨的身后传出,吴晨豁然转身就要提剑抵抗,却被一股大力猛然击中,身体直接倒飞出去,搽着地面滚出数十丈方才停止!

    就在吴晨向后倒射的过程中,那股巨力没有给吴晨任何反抗的机会,几乎是在重演之前吴晨轰击刘喜的画面,这股大力立刻追击而来。

    吴晨在倒射之中终于看清了这股距离的来源,远处那一人看起来十分狼狈,头颅之上满是鲜血,一身华袍亦是千疮百孔,头上的乌纱帽也早已不知去向,此人的长发已经斑白,这一刻乱如蓬蒿,不是刘高又是何人!

    “小畜生!竟然能够将本侯逼到这个地步,我忽然改变注意了,这一次要将你彻底斩杀以绝后患!去死吧!”

    一路追击而来的是一个足有三丈大小的巨大半透明手掌,这手掌通体血红,里面悬浮着不少颗粒状的物体,像是吴晨体内的怨灵一般无二,这血色大手一追击而来不依不饶,让处在倒飞之中的吴晨躲无可躲,只能拼命遮拦!

    “想要杀我还没那么容易,只要我还没死,就会和你这老畜生血战到底!”

    感受这可怕的巨大血手,吴晨此刻没有任何恐惧,因为他的心,已经被滔天怒意彻底占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