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三百零九章 拷问那个胖子【爆更12】
    月黑风高杀人夜,吴晨三人没打算杀掉这肥胖男子,却也没说不会对他下手,随着唐飔彤一声令下,三人纷纷出手,直奔梅有财而去。

    “血妖藤,域外妖沙,死亡缠绕!”

    心念一动,一个灵兽,一具傀妖便是从吴晨体内猛然钻出,这两具杀人利器直接顺沿着床榻攀附而上,来到梅有财的身上,域外妖沙轻柔的缠住梅有财的喉管,血妖藤则是更为霸道,粗壮的根茎直接蔓生出十几条细却十分坚韧的藤蔓,将梅有财的脚踝、手腕、肥得流油的猪腰,尽数缠绕,勒紧。

    “唔!唔!救”

    浑身上下传来的剧痛让梅有财瞬间便是猛然惊醒,随后便是一股极端窒息和无力的感觉传遍全身,他想开口但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已经被人牢牢缠住了。

    “竟然能够穿过层层守卫对我下手,你们到底是谁!”即便无法开口出声,即便是借助金钱购买大量丹药强行提升了修为,但三人面前这名猪一样的男子,梅有财,还是能够在危机时刻,传出神念波动,质问三人。

    “都这样了还不老实,看来抓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单行舟叹了口气,旋即探出一只手,慢慢停在梅有财的脸上,后者顿时如遭雷击,浑身颤抖,登时陷入麻木之中。吴晨仔细看去,此刻梅有财的身上已经是爬满了无数条虫子一样的细小雷电。

    “想不到你还精通雷系灵力。”吴晨传出神念波动笑道。

    “嘿嘿,这样一来他就老实了。”单行舟道。

    唐飔彤从灵戒之中取出数十跟一寸大小的锁脉针,尽数扎在梅有财身上经脉的气穴之中,这一次梅有财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可能,直接晕厥过去,再次陷入沉睡之中。

    “行舟,梅有财就由你来背着,我们回去吧。”唐飔彤开口道。

    “为什么又是我?”单行舟一阵郁闷“前两次都是让我来背人质也就算了,你们也不看看,这梅有财生的肥头大耳,只怕有千斤重,我这小身板儿早晚会被他压断,到时候队长你若是再相见到我,恐怕只有上我的床了。”

    “上床?你这色鬼真是死性不改,你到底背不背?”唐飔彤琼鼻一拧,伸出玉手一把揪住单行舟的耳朵,骂道。

    “行了行了,姑奶奶别再扯了,再扯就破相了,我背还不行吗,真是个彪悍的女子,看以后谁还敢娶你?也就我这么心地善良,对你念念不忘。”

    “你要是再敢说一句话,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单行舟立刻哑口无言,灰溜溜的转过身去,从灵戒之中取出一块足有三丈见方的巨大黑布,随后将梅有财如同死猪一般裹得严严实实,直接背在背上,单行舟的身体立即躬成要命的弯度,好似这副小身板就要被压垮一样。

    吴晨见状也是止不住轻笑,气氛一时间变得欢愉起来。

    “唉,我这是为爱痴狂啊,感觉身体被掏空。”单行舟背着身上沉重的一坨大肥肉,气喘吁吁道。

    成功活捉梅有财,回去的路就变得格外顺利,因为要守护梅有财的缘故,所以三人的速度要慢上很多。

    成功活捉梅有财,将其带回凤羽流歌分部,三人的任务还没有结束,他们还要对梅有财进行审讯和拷问,用尽一切手段让他交代背后的势力。

    再次回到神道府外围大楼之中,三人来到一楼大殿,唐飔彤却是移步上前,来到一处流纹墙壁面前伸出手掌,在其上不断摸索,随后便是传出巨石磨动的声音,大殿的西北角落便是有一处八尺见方的地窖出现在三人眼前。

    “走吧,那里是我们乙等戍列拷问刑犯的地方,如果不能成功让梅有财交代真相,那我们仍然不算完成任务。”唐飔彤莲步轻盈,旋即第一个朝着地窖走了进去。

    昏黄的灯火在面前视界的四个角落琉璃盏之上明灭不定,忽明忽暗,使得整个地窖看上去阴气森森,让人平生恐惧。

    吴晨打量四周,这是一个只有十丈大小的世界,四盏琉璃灯在角落里明灭不定,四条粗壮的索链从地窖的顶棚处垂吊下来,随着三人脚步带来的微风,这四条粗壮的索链竟然开始微微颤动,发出沉闷之声。

    在这地窖之中,还有一口铁锅架在一旁,唐飔彤屈指一弹,这口铁锅之中的炉碳岩便是迅速燃烧起来。

    在这口铁锅之中,有一个长达五尺的烙铁,随着炉碳岩的燃烧,烙铁也在迅速升温。

    审讯,同样是凤羽流歌成员的又一个使命,只要是为了帝国,凤羽流歌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可以不惜用任何手段,维护帝国的安全!凤羽流歌,与神凰卫,应天府一样,为了帝国甚至可以去死,只不过凤羽流歌与前两者相比,要去做更多阴狠、毒辣、血腥的事情,必要时还要杀掉同伴,甚至是,自杀!

    情报,是凤羽流歌的存在之本,在他们眼中,情报高于一切!

    “把这肥猪绑起来。”唐飔彤下令道。

    单行舟点了点头,动作驾轻就熟的解开黑布,随后将梅有财的双臂扬起,在这四条索链的末端有些四个碗口粗细的钢环,单行舟便是将梅有财的手臂穿了进去,这四个钢环可放大缩在单行舟的控制下,旋即将梅有财的双臂紧紧捆住。

    唐飔彤探出手掌,朝着梅有财的身上遥遥一抓,那些锁脉针便是悉数飞射出来,重新回到唐飔彤的手上。

    “浇醒他。”

    听到队长下令,单行舟却也没敢怠慢,脸上的戏谑之色早就消失不见,此刻倒是一脸凝重,一壶清水从他的灵戒之中取出,随后朝向梅有财甩去。

    噗嗤!

    “谁!什么人!”

    梅有财一脸横肉,浑身肥胖,直接从昏迷中惊醒过来,惊声大叫。

    吴晨双臂抱胸,现在一旁看着两人如何审讯梅有财。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我我可是帝国五品大员,你们竟然敢绑架我?”梅有财环顾四周,但见周围光线昏暗,一旁的烙铁烧的通红,三名男女现在面前,最怕死的他立刻就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单行舟皱眉道“你身为帝国五品大员,掌管凤翔州所有的钱粮赋税,如果你仅仅只是贪污受贿,我们也不会抓你过来,说吧,你用这些钱都做了什么?”

    梅有财闻言身躯一震,有些惶恐道“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嘭嘭!

    “我叫你不知道,你说不说!”

    单行舟上去便是狠狠踢在梅有财的小腹上,痛的后者眼冒金星,搜肠刮肚,想要捂住小腹却发现双臂已经被高高吊起,根本不听使唤。

    “再给你一次机会,我来问你,那些和你交易的神秘人究竟是何方势力,都是什么身份?”唐飔彤冷声道“如果你不如实交代,我就把你烫成烤乳猪。”

    “我说!那些都是一些商人,想要和我做一些交易,仅此而已,没别的什么意图。”梅有财连忙解释道。

    嗤嗤!

    那个长有五尺,烧的猩红的烙铁直接朝着梅有财的肚皮贴了上去,血液被蒸发的剧痛立刻让他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冷汗直冒,他想施展修为反抗,却发现这四条索链将他的修为牢牢压制,根本不给他机会出手。

    “他又撒谎了,看来他交代实情的代价很大,得罪那个势力,只怕他要被株连九族,但是得罪我们,不过只是他一人丧命。”

    吴晨移步上前,眯眼道“你们两个这么审讯根本不能让他如实交代,换我来吧。”

    “吴晨你还会审讯犯人?”唐飔彤英气勃发的精致脸蛋儿上露出惊讶之色,问道。

    “就用我的幻术来套出他知道的一切,你们千万不要碰我,一到出了什么变故就要用神念波动告知我。”吴晨凝重道。

    “嗯。”两人连忙点头,吴晨的幻术能够找出发觉者,让三人化险为夷,对此两人都已经对吴晨的幻术深信不疑。

    “不,不要,我可以给你钱,几个亿的灵币,你这个乡巴佬肯定没见到过,只要你能放我出去,我一定会重重提拔你!”梅有财惊恐道。

    “嘿嘿,灵币那种东西我不稀罕,但我却稀罕你脑袋里的东西。”说完吴晨的双眼立刻变得猩红,两道血红色的光芒从吴晨的眼中射出直接钻进梅有财的眼睛里。

    后者顿时身体僵硬,动弹不得。

    “竟然出奇的顺利,开来这个梅有财的修为完全是靠大量丹药喂养出来的,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弊病。”

    吴晨的神念顺利钻进梅有财的识海当中,探寻他的精神世界。但凡一个修者最隐蔽的秘密都隐藏在最深处,这梅有财和屠延几乎一模一样,也是将内心深处最不愿和人提起的秘密藏在这片世界的最里面。

    在这画卷之中,吴晨看到了一名男子正在和梅有财交谈着什么,仅仅只是半柱香的时间,这男子便很快离开天翎郡,两人之间共有八次往来,每过一年这男子都会来到这里接过梅有财手中的巨额灵币,消失无踪。

    “魏通?”

    吴晨从梅有财的神念最深处还是找出了这名神秘男子的名字,这男子本身修为很强,显然身份不低。

    再仔细观察,发现没有什么其他情报之后,吴晨的神念便是离开梅有财的识海,抽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