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悬赏通缉五令
    朱焱帝国作为天纵大陆十大帝国之一,下辖九州,漆吴州位于帝国最东方,铁漠州位于帝国最南方,而神凰州则是帝国的交通枢纽,帝国的政权心脏。

    神凰州下辖六郡,神凰郡更是帝国的核心中的核心,整个神凰州地广三百万里,每一寸土地都归皇都所有,凡人根本不能进入其中,除此之外就连黄阶二境的修者,聚气士与凝息侠同样没有资格涉足其中,否则格杀勿论,这是帝国数十万年来就已经立下的规矩。

    在铁漠州与神凰州之间,便是凤翔州的版图,这里虽然不像神凰州那么至关重要,但作为帝都附近的州郡,这里一样会有王级强者镇守,更有不少精锐士兵驻扎,维护帝国安全,一旦发现任何威胁帝国安全的征兆,便会毫不犹豫斩草除根。

    但这已经是人们口耳相传的传闻,吴晨却不相信凤翔州还有忠于帝国的精锐部队驻扎,否则又怎么会有帝国势力渗入应天府,渗入帝都?

    南飏郡,是凤翔州五郡之中最小的郡府,相比于其他四郡的繁华,这里要寒碜许多,但却要胜过铁漠州太多。

    一袭蓝色短衫,一条黑色长裤,吴晨这一身衣着倒也干净整洁,从铁漠州一路来到南飏郡郡城内,准备找一家客栈好好休息一番,修习功法。

    流云客栈,吴晨的脚步停在这座郡城最大的一家客栈门前,本欲直接进门,目光却是被拥挤的人群吸引住了目光。

    街道上人人紧靠着挤到流云客栈门外的宽大墙壁上,闲言碎语议论纷纷,吴晨也是有些好奇跟随着人群看去,只见在那墙壁上张贴着一张牛皮卷纸,上面有一副人面画像,附加两行大字。

    “漆吴州少年吴晨,灭我东方商盟云桑城分部,现已逃亡铁漠州,生擒此人者,悬赏灵币五千万,四品丹药一枚;带来尸首者,悬赏灵币两千万,玄阶上级灵器一件。东方商盟总府,东方玄鹤。”

    不少人直接将上面的文字读出声来,露出思索的神情。

    “啧啧,看这卷纸上的样貌还只是个少年啊,这小子真是豪胆,连东方商盟这样的强大势力也敢得罪,恐怕是凶多吉少喽。”

    “谁不知道东方商盟总府就在炎黄帝都内,不但钱财雄厚,势力极广,更是蓄养着不少死士为商盟效忠,不过话说回来,连那些死士都没能杀掉这个名叫吴晨的小子,看来这小子也不是一般人。”

    “嘿嘿,虽说只是一个县城商盟分布,但光靠一个人就能灭掉一个商盟,这吴晨肯定很不简单,啧啧,五千万,大手笔啊,要是老子能抓住吴晨送往帝都,这一辈子可就吃穿不愁,坐拥娇妻美妾享福了!”

    “得了吧,就以你这凝息六段的修为,连神凰州的大门都进不去,就别在这里痴心妄想了,这小子肯定不是什么善茬,我们这些低级修者就不要瞎猜了,这年头,保住性命要紧啊,走,我们喝酒去。”

    这些低级修者嚷叫一番,冲着悬赏通缉令品头论足,谈天说地,旋即各自叹息一番,带着那么点儿艳羡与嫉妒,心有不甘的进了流云客栈。

    “想不到一切果如师伯陈丹启所料,东方玄虓那家伙一定会回到了云桑城,眼见三大盟主丧命,拍卖场尸横遍野,随后告知其兄长,也就是那个东方商盟魁首东方玄鹤。现如今我已从铁漠州走出,说不定今后会被这些人盯上,倒不如直接在这流云客栈住下,再直接前往帝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吴晨暗自思忖,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流云客栈。

    “这位小兄弟要来点儿什么?”店小二一脸笑容,问道。

    “要一间最上等客房,不许任何人来打搅。”吴晨平静道。

    “这……”店小二上下打量吴晨一番,露出危难之色:“本店最上等客房可是需要一枚蓝萤币,你能拿的出来吗?”

    还没等他说完,店小二已经是瞪大了眼睛,一枚闪烁着蓝光的蓝萤币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吴晨手上,旋即甩给店小二。

    “带路。”

    “哎哎哎!”店小二露出狂喜之色,连忙屁颠儿屁颠儿走在前面,来到五楼最里面的一处房间内,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客官请进,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店小二讪讪一笑,旋即离开。

    接下来整整三个时辰,吴晨都在施展行气法调息经脉,经过这次大战,不但神鸟朱仙的魂魄严重损伤,就连吴晨也是经脉受损严重,亟需调养。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日落西山,皓月当空,仲春之夜南漠大地又一轮酷暑降临,吴晨的窗口和其他房间一样打开,星光与蝉鸣之声一并传了进来。

    “动手。”

    这两个字细不可闻,但吴晨身为四品炼药师,五品炼器师,神念何其敏锐,立刻就察觉到数道异样的灵力波动在周围蛰伏,下一刻就会彻底爆发。

    吴晨的双眸在这一刻陡然睁开,一跃而出直接从客栈五楼窗外跳将出去。

    嘭!

    五道轰鸣之声从房顶传出,吴晨所在的房顶立刻碎裂开来,在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那不断坠落的土木碎屑中,五道漆黑身影从房顶跳将下来,阴鸷的目光扫视房间,但见烛火明灭不定,却空无一人。

    “追!”

    其中一人招了招手,第一个跳下窗扉,另外四人也不犹豫,相继跟了上去。

    巨响传遍夜空,流云客栈顿时炸开了锅,所有人在睡梦之中惊醒,惴惴不安离开客房,同客栈老板争吵起来。

    一路上吴晨闪转腾挪,飞速奔逃,不是他不想与这些人交战,而是在这种人多眼杂之地出手,无异于给自己招惹更多的敌人。

    南飏郡被两百里之外,是吴晨的灌木丛林,眼见周围荒无人烟,吴晨这才止住脚步,运转灵力准备出手。

    出乎意料,那五名身穿黑衣之人速度同样不慢,即使被吴晨远远甩出,也依然能够追寻吴晨的踪迹来到这里。

    “你们是什么人?”清辉之下,繁星满天,在这灌木丛林之中,因为黑夜加之五人黑布蒙面的缘故,吴晨不太能够看清这五人的容貌。

    “当然是活捉你的人,三千万灵币,谁不想大发一笔?”其中一名黑衣人说道。

    “你们是东方商盟之人?”

    这五人没有回答吴晨的疑问,其中一个为首之人正面冲来,另外四人则是从两个侧面包夹过来,从身上拔出各种各样的灵器。

    吴晨见状不退反进,一边冲击一边双手结印。

    “月炎爆!”

    一声低吼,吴晨的身躯仿佛一颗,金黄色灵气从中爆炸开来,强横的冲击力猛然打在五人身上。

    这五人吃了一惊,连忙挥动灵器抵挡,随后被这股暴风火焰之力轰飞出去,吐出一口鲜血,只是受了些许轻伤,但他们手上的灵器已经变成一堆破铜烂铁。

    五人见状面色剧变,但还是皱着眉头再次冲了过来,刺眼的蓝色雷芒仿佛一条条小蛇在五人的手臂之上游走弥漫,空气之中传出极端刺耳的声音,夜空之中那些飞禽听到这种尖锐之声便是发出痛苦的鸣叫,逃之夭夭。

    “竟然是五名精通雷系功法的通灵师。”

    吴晨的双臂疾速膨胀,滚滚赤红色火炎涌入其中,将他的皮肉猛然撑开,一片又一片暗红色龙鳞覆盖其上,跟是有不少幽蓝色的水系灵力融入其中,两条巨大的炎龙之手旋即凝聚成形,粘稠的火焰附着其上,仿佛两条火焰巨龙。

    在这两条长龙面前,五道雷电重拳仿佛变得不堪一击,一巴掌拍击过去,便有两名黑衣人口吐鲜血重重轰飞,被这粘稠的火焰舔舐燃着,灌木丛林之中立刻传出惨叫之声。

    又是一记横扫,另外两人虽然拼尽全力将那雷电重拳轰击出去,迅速就被两条火焰巨龙吞噬,以一种势不可挡之势将这二人扇飞。

    将水火两种灵力融合到一起,成功融入炎龙之手,借助与对手触碰的一瞬间,将那些粘稠的火焰迅速沾染上去,等待后者的只有死亡。

    听到这撕心裂肺的惨嚎之声,望着那死人身上扑不灭的粘稠火焰,嗅着空气之中的焦臭味道,最后一名幸存黑衣人已经吓得不敢在对吴晨有任何妄想,当下头也不回就要逃跑。

    吴晨眸绽冷电,丝毫不给这黑衣男子任何逃跑的机会,移形换影施展开来,随后一把将其牢牢抓住。

    “别……别杀我!”

    黑衣男子如丧考妣,肝胆俱裂,连忙向吴晨开口求饶道。

    “想要活下去,就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吴晨眯眼道。

    “我什么都说,只要你能放过我!”黑衣人慌忙道。

    “是谁指使你们来这里对我出手的?”

    “我们都是东方商盟南飏郡分布的成员,对这个郡城每天前来或是离开的强者都一清二楚,之前看到你的样子和悬赏通缉令上十分相似,便知道你就是从应天府走回来的吴晨,所以才会对你出手。”

    吴晨继续问道:“东方玄鹤麾下还有多少像你这样的成员?”

    黑衣男子茫然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只是个小小郡城的一名百人大队长,只知道南飏郡像我这等修为之人共有三百名,比我高上一个境界的强者只有十名,他们接到府主大人命令,一直在四处打探你的消息,我们五个算是先声夺人擅自出动,想独吞这份功劳将你活捉送进帝都。”

    “这么说还会有不少人对我出手?”吴晨冷声道。

    黑衣男子一脸紧张道:“我所知道的我都说了,现在你能放过我了吧?”

    吴晨闻言松开手掌,离开男子径直向着北方走去。

    “好机会!”

    黑袍男子眼中闪烁着阴狠的光芒,拳头之声雷芒电弧陡然泛起,冲向吴晨后心便是轰出。

    铿!

    想象中吴晨口吐鲜血,身体倒飞的场景并未发生,反而从吴晨的背后传出铁甲震荡的声音,还没等黑衣男子从惊诧之中反应过来,便是由三道索链从吴晨的后背之中激射出来,一头连接着吴晨的后背,一头将黑衣男子的脖颈、腰背以及脚踝牢牢拴住,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