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四百章 新的征程
    清晨柔和的光芒洒在身上,让人感到有些温暖,吴晨从一处大殿房间内悠悠醒来,整个房间里空无一人。

    从床榻上起身,吴晨感觉有些头昏脑涨,拿起桌上一壶茶水顺着喉咙灌进了肚中,他的身体像是经历了一场可怕的灼烧一般,五内燥热。

    吴晨双手结印,水元基的力量沛然莫御,从元基世界当中涌动出来,分散到各个经脉当中,滋润着那些干瘪受损的经脉,像是禾苗久旱逢甘霖一样,重新焕发出活力与生机。

    “奇怪,我体内那一团郁结难解的力量竟然被疏通了。”察觉到体内的变化,吴晨心中暗暗惊讶,他很清楚,这股力量就是炎皇朱逸鸿赠予他的传承力量,只不过因为这股力量太过强大,以他的修为根本不敢轻易尝试疏导。

    “这么看来,是有哪一位强者在我昏迷的时候帮我疏通了经脉。”

    体内那种干枯燥热的感觉减轻了很多,吴晨随后推开房门,朝着通天神凰殿走去。

    “吴晨,你醒过来了?”

    许枫、任乘风和单行舟三人见到吴晨的身影之后,都是感到颇为惊讶,但更多的是欣喜,至少他们的兄弟真的像古瑶矶所说,从死亡边缘走了出来。

    吴晨站在天翎山遥望下方禁不住摇头,这次大战太过惨烈,整个炎黄帝都将近八成的土地都成了一片狼藉,那些巨大高耸的建筑几乎全部毁灭,还有不少无辜的百姓同样死在战场,只有通天神凰殿和天翎山还在巍然孤鹜一般挺立。

    吴晨在昏迷之前清楚的记得,朱炎昊的身体被自己亲手毁灭,头颅和灵魂则是被司马遥毁掉,朱天启也是一样死在了司马遥的手上。

    “司马遥呢?他死了吗?”吴晨忍不住问道。

    “这次大战惊动了远方兽神宫的强者,放心,是兽神宫的圣后大人古瑶矶,亲手处死了司马遥。”任乘风解释道。

    “兽神宫?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帮助我们?”

    三人闻言你一句我一句,将事情的前后经过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了吴晨。

    “这么说你小子现在已经是帝国大将军了?”吴晨拍了拍许枫的肩膀,眼中忍不住露出震惊之芒,又看向单行舟:“嗯?怎么没看到唐飔彤那个假小子,她去哪里了?”

    许枫看了一眼黯然不语的单行舟,解释道:“唐飔彤和神凰卫的贾晓,还有晁霆三人,全都阵亡了。”

    吴晨闻言身躯一晃,眼中露出一抹震惊,他来到炎黄帝都遇到的朋友并不多,仇人却是数不胜数,唐飔彤三人和单行舟一样,都是他在帝都遇到的难得的好友,这四人甚至还在西宁州西洱城外的官道上救过自己一命,没想到竟然全都死在了这次大战当中。尤其是唐飔彤,对单行舟来说,她的分量很重,吴晨想起曾经单行舟苦求自己援救失陷灵阵当中的唐飔彤,想起了曾经两人打情骂俏的画面,不由得有些好笑,随后便是苦涩。

    失去自己心中最在乎的那个人,吴晨能够体会他现在的心情。

    “对了,公冶承大人呢?还有五皇子呢?”

    吴晨看到三人的表情,就已经知道了答案,看来这两人同样为国捐躯了。

    “吴晨,你还记得公冶承大人曾经对你说过的承诺吗?”单行舟问道。

    “当然记得,莫非你知道公冶承大人心中所想?”

    “公冶承大人将融魂圣玉送给你,其实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守住帝国。”单行舟解释道:“这是他曾经亲口对我说的,你现在已经做到了。”

    “朝议时辰到,所有百官入朝觐见!”

    这一次高声开口宣布议政大人绝对不是刘邙那个老太监,后者早就在大战当中罪有应得死掉了,开口之人却是镇西王,三人现任摄政王,共同肩负着复兴帝国的重任。

    “八公主?”

    吴晨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坐在神皇大位上的人竟然是朱婉蓉,揉了揉眼睛,事实就是如此。

    “现在她已经是帝国圣后娘娘了,这是五皇子临终前的决定。”许枫解释道。

    吴晨闻言和许多大臣一样站列在文武两班大队当中,听候朝议。

    环视大殿,文武大臣只有十几人左右,比之从前的千人大队十分可怜。

    “吴晨,能够成功守卫帝国,你的功劳最大,本后有意要敕封你为帝国丞相,你意下如何?”朱婉蓉一改往昔俏皮的模样,现在看上去颇具皇者风范,只是吴晨能够从她的眼中,看到一丝曾经的影子,还有隐约之中对自己一样的感觉。

    “帝国丞相?”

    此言一出,大殿当中所有人全都哗然,包括那些宫女和守卫也都是一脸震惊,帝国丞相,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要高于大将军职位,仅次于神皇的位置啊。众人虽然赞同吴晨就任帝国要职,但是朱婉蓉一开口就要让吴晨就任帝国顶尖官员,一时间有些难以想象。

    吴晨闻言忽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柔儿呢?她去了哪里?”

    单行舟闻言笑声解释道:“如果不是兽神宫圣后古瑶矶救你,只怕你很难再醒过来了,但是作为救你的要求,殷姑娘选择了跟随古瑶矶前往帝魔海兽神宫修行,成为古瑶矶的亲传弟子,她说她不想再成为你的负担,没记错的话,她把她要说的话都写在了手帕上,好像就在你的怀里。”

    吴晨闻言急忙伸向怀中一阵摸索,掏出了一方手帕,果然,上面的确是殷柔的留言。

    “晨哥哥,柔儿不想成为你的负担。我们之间没有生离,没有死别,我还记得你曾经说过的话,但是这一次柔儿恐怕要辜负你的心意了,你要把伤养好,为了你的复国梦想一直走下去吧。或许有一天柔儿像你一样变得强大了,才不会成为你的拖累,那个时候我会去找你,只盼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忆深。”

    看完手帕上的内容之后,吴晨攥紧了拳头,十指骨骼咯吱作响。

    “就为了不会再成为我的负担么?就为了我的性命安危选择了离开吗?小狐狸精,你真傻。”吴晨面色平静,但是许枫三人都能看间,吴晨的身体在止不住的颤抖。

    大殿上,朱婉蓉见到这一幕也是心中暗暗叹息,看来殷柔的离开已经说明了吴晨的抉择。

    “启禀圣后娘娘,这一次恐怕我要离开了。”吴晨平静了呼吸,心中苦笑道:“笑话,我都说了以后不会再让你这小狐狸离开我了,你凭什么说走就走?看我把你给找回来,让你永远做我的小媳妇。”

    “看来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你离开帝都了,就算是我也不可以吧?”朱婉蓉眼中露出一丝不舍,也只有吴晨能够看到,后者对自己藏有的那一丝颇为隐晦的依恋。

    “圣后娘娘,你身为帝国之主,任重而道远,重建帝国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我一个人帮不了多大的忙,再说我一个人懒散惯了,那姑娘是我生命当中不能分离的一部分,她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要去找她。”

    “原来是这样啊。”朱婉蓉凤袍微颤,失落一笑,但还是在发自内心的祝福,笑道:“既然你执意要走,就算我强行留住你也没什么用,只是将来有朝一日,不如回来看一看,朱焱帝国,永远不会忘记你为帝国做出的贡献。”

    “嘿嘿,那就多谢圣后大人了。”吴晨旋即小声问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任乘风想了想说道:“三天前。你昏迷了三天三夜,殷姑娘三千前就跟随兽神宫走了。”

    吴晨闻言神情一凛,直接伸出了手掌:“各位,事不宜迟,我就要立刻动身出发了,或许还能追寻兽神宫的足迹,我们相识一场,等我有朝一日再回来请你们喝酒吧。”

    “这么快就要走!”

    单行舟三人闻言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但他们都明白,吴晨决定的事情极少会再改变,执拗和疯狂,几乎成为了三个人对他的一致印象。

    三人闻言同样伸出了手掌,四人的手掌紧握在一起。

    “嘿嘿,说不定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们几个有可能到别的地方去修行了呢,不过天下之大,有缘就能再见,你和我们都不一样,你的路太长了,抓紧赶路去吧。”单行舟调侃道。

    “这么快就要走?”

    镇西王、镇北王和伏波王三人,还有许多文武百官都是禁不住移步前来询问道。

    “是的,时间不等人,倘若不能追寻到她的足迹,那我也已经身在别的地方了,世界之大,我还没有好好游历过呢,各位,吴晨告辞了。”

    说完,吴晨朝向众人稽首行了一礼,深深看了一眼通天神凰殿,随即转身离开,朝着西方走去。

    “他就这样走了吗?”

    “真是一个琢磨不透的人。”

    那些大殿外的到宫女和护卫都是忍不住惊诧疑惑,随后他们全都一脸震惊,不敢再出声,因为所有的文武百官,甚至包括圣后朱婉蓉,竟然全都移步走出了殿外,站在天翎山的边缘,目送着吴晨离开。

    “一次次离别,一次次又是新的征程,搞得自己真是有些心烦意乱,所以说千万不要想那么多,没心没肺反而会更好一些。”吴晨耸了耸肩,疾速奔掠在炎黄帝都宽阔的皇城官道上空,也没有回头去看后方一眼,真怕回头了,眼睛里又要湿了。

    天翎山上,所有人望着吴晨的背影,都不禁唏嘘不已。

    “他可是得到了神皇大人的传承力量的人啊,他可是拯救了炎黄帝都啊,竟然不贪图任何名利,就这么走了?真是个怪人。”一个护卫小声诧异道。

    “你知道什么?他可是为了他的心上人选择的离开,这样的男人才是好男人。”一名宫女白了护卫一眼,小声开口,眼中全都是爱慕的光芒。

    “真不知道他以后还会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倒也让人期待。”单行舟的脸上多了一层胡茬,少了一些曾经的玩世不恭,看上去有些沧桑。

    “他仅仅用两年的时间就成为了玄隐宗的新任宗主,还记得他刚来玄隐宗的时候,我还在轻视他呢。”任乘风自嘲一笑,眼中露出敬服之色。

    “他在铁漠州搞出的事情太多了,甚至完全不符合常理,有时候我都在想,这小子到底是人还是神。”许枫回想起曾经两人的岁月,忍不住苦笑。

    “他可能,是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上的人吧。”朱婉蓉看着远方天空中那渐渐消失的黑点儿,低声喃喃开口道。

    “阿嚏!”

    而此刻,远方天空当中,吴晨忍不住打了个大喷嚏,一声惊怪。

    “靠,到底是谁在背后偷偷议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