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你吴晨爷爷在此!
    蛮荒帝都西方,整个八番部落的士兵倾巢而出,士兵的前方驱赶着无数的奴隶,这些奴隶个个披头乱发,跣足光脚,浑身上下污臭不堪,只有一条残破的短裤遮掩着男女奴隶们的下体,这些奴隶的脸上都是痛苦绝望的表情,在身后八番部落士兵的驱赶下迫不得走在大阵的最前方。

    八番部落的士兵井然有序,漫山遍野,朝着蛮荒帝都开拨而去,人人头上都系着白色的长娟,个个精神抖擞,像是要去蛮荒帝都抢劫一样。

    “族长大人,这个决定可是非常冒险,那姜无桓虽然平日里一贯主张非战与和平,但若是兵临城下将他激怒,只怕他真会出手,他可是一个彻地神皇啊!”一名族长名叫夏朗,坐在高大雄伟的灵兽上面,担忧着说道。

    “哼,你们放心,本圣已经命人通知过鹰仇帝国神皇大人,一百多年的老交情,他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派遣士兵倾巢而出,算算时间,也就在这几日左右了,到时候我们从一西一北两路夹击,蛮荒帝国的覆亡指日可待!”江大维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兴奋地说道。

    另一名长老林朴欣喜道:“原来族长大人竟然还有如此凌云壮志,是我们眼拙了,若是能够成功覆灭蛮荒帝国,以族长大人和风皇大人的交情,蛮荒帝国起码有三分之一的土地,都会变成我们八番部落的疆域啊!”

    “所以我们只需要兵临城下按兵不动,不要激怒城内军民,只休药施加压力,逼迫他们交出那个名叫吴晨的小子,然后等待鹰仇帝国的大军降临。”一名面相阴柔,双眼狭长的长老王庆笑道。

    “传令下去,让那些蠢狗加快行进速度,老弱病残走得慢的,直接处死。”族长江大维仰天大笑,然后继续率领大军驱兵大进。

    “所有奴隶再提升一倍行军速度,若是有人落伍掉队,格杀勿论!”

    数百个传令兵一脸狰狞,来回穿梭在奴隶队伍的前后左右,见到有人走得慢就用长鞭狠狠抽打,见到有人摔倒落伍,和前方队伍相隔很远,直接一刀杀死,一时间奴隶们的哀嚎声和怨恨声此起彼伏,屡禁不止。

    终于在来到了西城城下之后,族长江大维站在城外不远处的一座高大的山丘上,然后站在上面,将灵力化为雄浑的声音传进了城内。

    “小子吴晨,给本族长滚出来!”

    “小子吴晨,给本族长滚出来!”

    “小子吴晨,给本族长滚出来!”

    ……

    声音雄浑激荡,整片大地上都在因此缓缓震动,半空中传来的音爆之声更是不绝于耳,但即便如此,兽皇姜无桓还是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难道是地震了?”

    “不可能啊?这里是大平原地带,可是三条大江汇合的地方,几万年来都没有发生过地震。”

    城内百姓陷入到了恐慌当中,有一些修为不弱的修者凌空而起,在看到了城外的景象之后,顿时面色大变,失声道:“八番部落率领大军来攻城了!”

    城内一片惊慌,但很快就安定下来,因为他们都知道这里是蛮荒帝都,是整个蛮荒帝国的核心所在,兽皇姜无桓必定不会任由江大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维主动侵犯城池的。

    哗啦啦!

    果然,仅仅只是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城内便是传出整整齐齐的声音,帝国皇室禁卫军成千上万,来到外城城上,迈着整齐的步伐,手中灵器耀眼,身上碧绿色的铠甲鲜明,带着一股肃杀之气,铺满了整个城池的所有方向。

    “是何人在呼唤我?”

    吴晨站在西城上方,同样穿着碧绿色的铠甲,身为大军当中的一员,看上去和其他的士兵没有什么不同。

    “你就是那个狂妄的小子,吴晨?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江大维站在远方山丘上,一眼就和吴晨对视上了。

    “有什么不敢答应的?你爷爷吴晨在此,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吴晨冷笑道。

    “找死!真是不知死活啊!”

    八大长老人人面色阴寒,像是看待死人一样注视着吴晨,同时心中暗暗揣测,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敢和族长大人公然作对。

    “你就是那个名叫吴晨的小子,废了我的冲儿,害得我的浩儿惨死?”

    吴晨耸了耸肩:“江冲为何变成废人,他心里最清楚不过,至于江浩死后的模样,你也很清楚,那不惜施展半兽化状态,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就算活下来,多半也已经没有了人类的理智,我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老头儿,是你的两个不争气的儿子,得罪了我,所以才会落的如此下场。”

    “吴晨,你找死!”江冲被十六名护卫抬着大轿坐在上面,冲着吴晨高喊,但是因为江浩不再是男人的缘故,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只鸭子在嘶吼,有气无力。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吴晨疑惑道。

    “我说,你找死!你敢得罪我们江家,就是你活到现在最愚蠢的决定,今天你必死无疑!”江冲扯着公鸭嗓嘶吼道。

    “我还是没听清。”吴晨淡笑,其实吴晨早就听清楚了,只是故意为之,让江冲气得不轻,拼命嘶吼。

    “大哥,你这公鸭嗓真他娘的难听,还是滚下去吧,你二弟来帮你交代。”二王子江澜看着江冲,眼中全是轻蔑的光芒,像是在看着一个智障。

    “小子,不想让身后的士兵和百姓跟你遭殃的话,就自己滚出来,只要你主动自裁,我们就会退兵,直接离开蛮荒帝都,咱们之间的恩怨就算一笔勾销。”江澜轻蔑道。

    吴晨在远处见状疑惑道:“咦,究竟是谁家的狗再次乱吠?”

    “你找死!”江澜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要准备冲进城内和吴晨一战。

    “二王子且慢!”面容阴柔的长老王庆立刻止住道:“这小子明显是在激将于你,切不可因为他逞口舌之便就中了他的轨迹,不要打乱了族长大人的计划。”

    江澜闻言这才冷静下来,但是对吴晨怨恨到了极点。

    “好大的阵仗,看来这一次这老匹夫是倾巢而出,等待鹰仇帝国的呃援兵了。现在只有等待兽皇大人做出最后的决定了。”吴晨盘膝坐在城上,神识一边感知周围的世界,一边开始修炼起来,眉宇间带着一抹担忧,却也同样有着一抹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