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五十六章 蓝薇的抉择
      “《焚典》第一层我已倒背如流,只有余下的一成内容未曾领悟,其他的对我来说早已烂熟于心。”吴晨思索。《焚典》第一层最后几页记载的内容对现在的吴晨来说,还是难以企及的。诸如炼器、灵阵、驯兽、傀儡,吴晨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只有在炼药一途上初窥门径,掌握了些许法门,即便如此,失败的几率还是不小。

      拾起衣衫在身上胡乱擦了几下,吴晨气喘吁吁,*着上身走下后山,倒进房屋便脱光全身跳进木桶之中,舒服的泡起热水澡来。此时木桶里已经被吴晨洒满了聚气散,倾倒了十几瓶聚灵液,吴晨又吞下了一颗混元丹,旋即闭目养神,惬意的假寐起来。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让吴晨有些猝不及防,从一醒来就是四大家族会武的场面,到雨幕中和周岩、纪纮生死对战,到三大家族的决战,再到重明鸟附身除掉化蛇,这一切看来有些不可思议,更惊骇的是自己一直都是主角,牵动着整个脉络的发展。

      闭上双眼,吴晨心意一动,神识旋即进入元基之中,探查着身体的状况。

      吴晨的心脏仿佛一个大火炉,每一次跳动都能催生火属性灵气在各个气穴内旋转,被炼化;至于肾水更像是一个永远填不满的大海,精纯的水之灵气正充斥其中,而那化蛇的灵魂碎片,更是在其中四处飘荡,等待着吴晨强大后将其一点一点炼化。

      元基内吴晨的元神河道更为宽阔,溪流更加充盈,被环绕在其中的命体土台已然呈现出浅黑色,土质更为坚固,高度已经涨到了一丈,直径足有五丈,而那神鸟重明的魂魄一直在沉睡着。

      想到这重明神鸟,吴晨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被重明鸟支配的时候,吴晨的战力十分恐怖,居然能将方圆十里的森林燃烧成一片火海,在面对化蛇那冰魄飓风之时竟然能将其迅速蒸发,那么巅峰时期重明鸟的战力将更为恐怖。

      一想到体内有这般强大的存在,吴晨露出了笑意,这重明鸟可操控自己三成的身体,将来若是遇到什么危险,说不定还可以保住自己一命。不过就是脾气有些不太好,总是称呼自己为“老子”,和神鸟两个字简直是背道而驰。

      感受到体内混元丹的异动,吴晨旋即睁开了双眼,不敢再有些许懈怠,这混元丹对精进实力大有好处,但同样稍有不慎对自身的伤害也很严重,这就要求修者要有顽强的毅力。

      “虽然我杀伐果断,但我可不会成为杀戮的机器,被一粒小小的丹药操控心智。”吴晨暗忖,旋即凝神屏息,精神之力融入到每一个打通的气穴,努力控制着血液流动的速度,不让混元丹影响到自己的血脉。

      上一次与周岩纪纮交战,吴晨不得已吞下混元丹,实属太过冒险的行动,若不是自己的心志足够强大,若不是那天在雨水中有所顿悟,突破修为,吴晨将有七成的几率走火入魔,成为没有灵智的疯子,被杀戮所操控。最后的结果一定死于非命。

      木桶内所有聚气散和聚灵液纷纷被吴晨所吸收,接二连三的钻进气血经脉内,给吴晨提供源源不断的灵力,抵抗着混元丹的反噬之力。

      “呼,还真不容易。”吴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悻悻道。

      半个时辰后,混元丹的反噬之力渐渐消散,吴晨体表开始散发出淡淡的光芒,赤蓝各半,看上去十分奇异。

      “这混元丹不愧是三品灵药,对于固本培元确实起到了不小的帮助,不过要想有百益而无一害却很难做到。”吴晨暗暗咋舌,这是他手中最后一颗混元丹,就连蓝家的凝息强者也都是人手一颗,这种丹药的灵材本就昂贵难寻,炼化起来更是难上加难,每成功一次都要浪费大量灵材,因此对一个小型家族来说十分珍贵。至于自己手中唯一一颗阳灵丹,那就更是宝贝了。

      经历了数日的生死战斗,吴晨身上早已是伤痕累累,尤其是那噬灵血蛭,由于那天吴晨放开阻拦,气血从全身毛孔喷溅而出,导致吴晨身上救下太多伤疤,今日舒舒服服泡个热水澡,炼化混元丹,多日以来的疲倦感终于一扫而空。

      穿上干净整洁的月蓝色长衫,吴晨将漆水玄棍攥在手中把玩起来。这种黄阶中级灵器遍布黑色图纹,既能把体内的灵力导入自身用于作战,又能感应周围的水之灵气的强弱多少。一旦周围水之灵气强盛,玄棍上的黑色图纹就会绽放出黑色的光芒,光芒越亮则代表灵气越盛。

      “也算是一件好东西,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正好合适。”吴晨欣喜道。

      “吴晨,你在吗?”

      门外传来一道轻柔的声音,吴晨一怔,原来是蓝薇的声音,现在正是巳时,蓝薇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我在,大小姐请进吧。”吴晨道。

      蓝薇穿着一件粉红色长裙,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曲线玲珑,看的吴晨有些呆了。

      “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蓝薇紧张道。

      吴晨所有所思,旋即摆了摆手,一把抓住蓝薇的玉手,郑重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你和荀宁那小子的婚事吧?我只想说,有朝一日我的实力一定会远超过荀裕,如果你真的喜欢荀裕,我并不会勉强你,如果你是不情愿的,我会带你远走高飞。”

      蓝薇伸出玉手吃惊的张大了嘴唇,像吴晨这么简单直接的对白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过,她不由得有些心慌,拿不定主意。

      “一个月么?”蓝薇美眸中开始回忆从前的日子。面前的少年面容清秀,身材颀长,瑞风眼,远山眉,似笑非笑,颇为俊逸。自从一年前吴晨被选入蓝家开始,蓝薇便一直在注意着他。从他据理力争,回辱王彪,到吴晨同外姓修者对抗蓝家杂役,再到吴晨凝聚出那奇异的火焰,最后甚至一跃成为凝息强者,除掉血蛭,无一不是带给自己莫大的震撼,她也相信吴晨会更强,只是,两家联盟成婚是爷爷的意思,她会拒绝吗?

      和吴晨每天迎接朝阳的日子,对蓝薇来说,不但让她的修为更加精进,她也被这个少年带来过不少的快乐,她已经无法忘记吴晨了。

      相比之下,她和荀宁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互相熟知。荀宁比吴晨更是知书达理,温文如玉,儒雅风度。而且荀宁一向倾慕于她,两人若是成婚之后也一定会相处的很好。

      尽管吴晨已是蓝家精英弟子,爷爷也将其看成自家人,但爷爷也说过,吴晨终究姓吴,非蓝家血脉,更何况一个人再有潜力,也很难与一个家族相提并论。

      一边是平凡、相知、门当户对,一边是冒险、感动、地位悬殊,蓝薇不由得陷入痛苦之中,点点滴滴的泪水从美眸之中流了出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居然纠结难断,在意吴晨起来了。

      吴晨伸出手指,轻轻擦拭着蓝薇湿润的泪痕柔声道:“我会在成婚那天劫亲,无论如何你的决定都是最重要的。”

      “嗯,我明白了,谢谢你的喜欢,谢谢你一个月以来带给我的快乐。”身为一个家族的大小姐,蓝薇乖巧的点了点螓首,旋即不再说些什么,直接离开了吴晨的房间。

      方才还是欣喜轻松的吴晨,现在的情绪一扫而空,嘴角浮现出一丝少见的冷笑,他突然开始有些心灰意冷,自嘲道:“难道每个家族的族长伙都是这么势力吗?狗屁的家族为重,不过是为了家族的利益罢了。”

      周朝奉可以为家族的利益,原谅周林、周鹏的过错,就连周岩、周岐残害自己,周朝奉也不过是表面严厉,做做样子罢了。吴晨就不信周朝奉会对两人严刑痛打,严惩两人。甚至就算吴晨真的死了,周朝奉也不会真的杀了周岩和周岐,毕竟那时死的只是一个聚气三段的小辈,周朝奉不会枉杀两个凝息强者,自己的儿子来谢罪。

      “周朝奉以为让我躲进药阁,掌握不少学识,还能保住性命,便是对我最大的恩惠。去你妈的吧!爷爷为周家出生入死,地位崇高,你们周家上下便对我点头哈腰,连拍马屁。爷爷一旦生死未卜,你们就变了脸色,欺负、辱骂于我。”吴晨咬牙切齿,实力!还是实力!没有实力这群人就不把你当人看,因为你实力弱的可怜,流淌的又不是他们家族的血液。

      吴晨恨周家,恨周林,恨周鹏,恨周岐,更恨周岩!但他并不恨周朝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对于周朝奉吴晨有的只是悔恨,悔恨爷爷吴广来到周家,没看清周朝奉寡情薄义的心性。

      对于蓝伯炀,吴晨有的只是失望,以前他还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当成可以依靠的地方,但现在,从蓝伯炀为了家族利益把蓝薇嫁给荀宁开始,吴晨就不这么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