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三章 火花指
      “咦?我的修为好像……这是?”吴晨盘膝而坐,仔细探查周身经脉,突然发现有四处穴道居然被疏通开来。

      “究竟是周岩的离火枪催发出的,还是每日食用这些药材带来的效果?”吴晨惊异道。思来想去,一定是二者兼有。

      “手阳明经居然又疏通四处穴道,我的修为已经到达四段!”吴晨沉下心来,仔细感知元基内的变化,只见神识之中那条小溪似乎拓宽了数丈,流速亦是快了许多,至于命体之中的灰色土台,土质则是变得坚硬了许多。

      吴晨畅快的笑了起来,这么说来,许久未曾施放的灵技从今日起又可重见天日了。六年前,年仅四岁的吴晨便在爷爷的严厉督促下学习一些高级灵技,只不过那时的自己修为在聚气六段,睥睨整个周家后辈。后来不知为何修为骤降,不少穴道遭遇封堵,无法炼化运转,仿佛是被什么禁锢一般,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突破修为。今日可重新释放高级灵技,吴晨怎能不为之欣喜!

      “小杂种,给我滚出来!”

      正当吴晨准备操练一番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喊,这声音吴晨再熟悉不过了,赫然便是曾经屡次折辱他,被他打断四根肋骨,护犊老子周岩的长子,周林。

      “算你小子倒霉,今日拿你试验一番。”吴晨脸上噙着笑意,缓缓走向门外。

      将药阁大门推开,出现在吴晨视线之中的是十几名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这些少年有的是周家家主之孙,有的是分家之子,地位相差较大,都以周岩之子周林和周鹏马首是瞻。

      “小杂种,这一个月你害得小爷我好苦!”

      一道怨毒的声音传来,吴晨看向对面,这少年身高臂长,衣着鲜亮,却颇为瘦弱,五官扭曲,此刻正满脸愤恨的看向自己。

      “看来你的肋骨已经接上了啊。”吴晨淡笑道。这少年要年长自己两岁,两人之间的仇恨已经到了非战不可的地步,不是周林又是何人?

      周林气场颇为强大,身后站着周鹏、周群等十几个家族子弟,甚至还有两三个少女,也都眼含轻蔑之色看向自己。至于周林的目光,更是恨不得要将自己碎尸万段,狠狠报复的样子。

      “小子,在这药阁躲了一个月不敢出来,你还真是比缩头乌龟还要胆小。”周鹏讥讽道。

      “哈哈,周林大哥说得真贴切!”众少年以周群为首,纷纷捂着肚子哈哈大小,笑声像利剑一般刺耳。

      吴晨倒已习惯了一群苍蝇嗡嗡乱叫,淡然道:“我已答应过老家主不会再生事端,你们好自为之吧。”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周鹏嘲笑道:“兄长莫怕,这杂种被父亲的离火枪重伤,短短一个月不会痊愈,我先替你收拾他!”

      说完周鹏一个健步冲了过去,由火焰凝聚而成的气态长鞭自食指陡然甩向后者脖颈,想要趁吴晨不备之间一招击破。

      “跳梁小丑!”这周鹏实力只在聚气五段,连周林都不如,也敢小瞧自己?吴晨冷哼一声,原本看上去病怏怏的身体动了,这一刻变得活灵活现,一个扭身就在毫厘之间躲过长藤,火焰自左手食指商阳穴处快速凝聚,顷刻间,火焰已经覆盖左手五指,在他的指尖更是有一簇簇火焰在快速跳动。

      “火花指!”

      五指连弹,火焰冲着周鹏疾射而去,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第一波火焰甩出,下一刻又有火焰在五指上下快速跳动。

      没想到吴晨竟能躲过自己的火焰长藤,难道刚才他是故意装出惫懒病态,使自己露出破绽?来不及思考,周鹏便急忙躲闪这些火焰。

      灵技功法由强到弱共分为神天地玄黄凡六阶,每一阶又分为上级中级下级三等,这火花指乃是最弱的凡阶下级功法,杀伤力很弱,不过周鹏还是要躲避这些难缠的火花,一旦沾染上,他这身昂贵的锦衣也就有瑕疵、有漏洞,他对吴晨的轻蔑和强烈的自尊,不允许吴晨取得一丝优势,他要彻底完胜吴晨。

      “我让你再躲!”火焰自吴晨左手食指商阳穴射出,片刻间右手五指指端同样有火焰疾速跳动。

      “十指连弹!”

      众少年惊呼一声,只见原本势单力薄的火花指竟变成了小型火雨,向着周鹏接踵而至。

      “该死的!”狼狈躲开数波火花,还是有不少火焰迸溅到锦衣之上,烧出不少破洞,这还不是最让周鹏气恼的,这些火花还在吴晨十指指端不停凝聚,不停射向周鹏,让他只有招架之力,狼狈不堪。

      “这是怎么回事?”许多周家子弟错愕不已,火花指不过是最低级灵技,不想今日竟能造成如此威势,像他们这些修者施放一次火花指,便要冷却五个呼吸的时间方可再次施放,能够接二连三的凝聚火焰,在聚气修者之中,他们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见到,这小子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这里是朱焱帝国的领土,这里的火属性灵气极为浓郁,大多数在这里出生的修者都以火属性元基为修行根本。朱焱帝国几乎所有聚气阶段的修者,都只能修习一种属性的灵技,便是火属性灵技,当然那些拥有特殊血脉,或是家族父母祖辈不是朱焱帝国之人除外。

      “居然能把火花指运用到这种地步!”一向附和周鹏的少年周群同样震惊了,在他们眼中,火花指不过是最为卑贱的一种灵技,人人都会,是他们最初不得不修行的灵技,再为寻常不过,可没想到在吴晨手中竟变得这般强悍!

      事实上这也是吴晨的无奈之举,这五年以来吴晨修为停滞在聚气三段,根本无法修习高级灵技,因此吴晨反而将基础打的扎扎实实,根基牢固,正所谓熟能生巧,这也是吴晨苦练千百次的结果。

      “不打了!”见到吴晨收手,周鹏狼狈地跑向周林身后,想要借助自己大哥周林来庇护自己,他那一身锦衣早已千疮百孔,还在冒着白烟,看上去颇为狼狈,不少家族子弟都在偷笑。

      “晚了!”吴晨愠怒,周鹏仰仗他老子周岩的威势,这三年来没少欺负自己,尤其嘴欠,经常说些风凉话,在自己门前设置陷阱,暗害自己,吴晨没少因此受伤,现在突破修为岂能不教训一番!

      那些火花凝成一道小型火网,立刻笼罩周鹏全身,后者惊骇之下竟然忘记了反抗,不大一会儿周鹏浑身已是一丝不挂,赤条条的好像大虫。

      “啊!我草你妈!大哥,弄死他!”周鹏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旋即扯掉不一个年轻子弟的衣衫,仓促间遮盖住下体。

      “嘿嘿。”

      不少弟子见到周鹏这幅惨状不但没有同情之一,反而偷偷嬉笑,几个周家少女,则是红着脸厌恶的转过身去。

      “看来你的伤已经痊愈了,不过你也就只能做到这样了!”周林冷声道:“我已经学会了更为高深的功法,今日就拿你来练练手,你要遭殃了!”

      吴晨耸肩一笑:“你若是想自讨苦吃,那我也没有办法。”

      “看你一会儿还能不能这么嘴硬!”带着对吴晨深深的怨恨,周林一跃而起,火焰覆盖手掌,恶狠狠拍向后者头颅。

      吴晨瞳孔蓦然放大,转瞬之间堪堪躲开周林重击,炙热的劲风擦过脸颊,隐隐作痛,看来这周林的确想要重伤自己,狠狠羞辱一番,不过,他会得偿所愿吗?

      见到吴晨躲过一击,周林再次欺身而近,布满火焰的双掌连连轰向吴晨,攻防一体,进退有度,携带着一股难以抗拒的气势。

      “这是……这是元阳掌!二伯竟然把元阳掌都传给他了!”周群等周家少年惊讶道,这可是凡阶上级功法,威力惊人,周林学会了元阳掌,吴晨必败无疑!

      “凡阶上级吗?”吴晨皱着眉头,双臂交叉,凝结成一面半径两尺的火焰气盾,堪堪抵挡着来自周林的狂猛攻势,每一次双掌轰击,气盾都在剧烈颤抖,仿佛下一刻就要破碎一般。

      “我看你还能撑到几时!上次败给你只是意外,现在我已融会贯通元阳掌,你就等着向我跪地求饶吧!”周林哈哈大笑,脸上尽是快意的笑容,隔着透明气盾,吴晨看得清清楚楚。

      一掌接着一掌,烈劲从上下左右中五个方向狂猛轰击,只听“砰”的一声,气盾终于支撑不住,彻底四分五裂,碎片坠落青石板上,化为点点火星,转瞬熄灭。

      吴晨见状身形急退,几个呼吸之间就与周林拉开了距离。

      “使出你的真正手段吧!不然下场会很惨!”周林狞笑道。

      一道红芒突然掠过,就在言语未毕之时陡然飞来,直奔周林右肩而去。

      “炎锋手里刃,又是这鬼东西!”一把抓住利刃,周林脸上怒气更胜,冲着身后大声说道:“你们看看,一个月前这杂种就是用这暗器暗伤于我,不然以我聚气六段的修为又怎会输在他的手上!”

      “这小杂种果真卑鄙!二哥打断他的狗腿!让他从此再也不能踏进周家半步!”周家二长老的小孙子周奇只有九岁,也同样对吴晨恶狠狠地诅咒道。

      “手段用尽了吧?吴晨小畜生,跪下来叫声爷爷给我听听,说不定本少爷心情好了可以放过你。”周林居高临下,那双布满火焰的双手将炎锋手里刃攥住,戏谑道。这炎锋手里刃通体赤红,只有三寸长,酷似长枪的矛头,却是布满了火焰气息,灌入血肉之中可加重皮肉痛苦,使人行动变得迟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