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八十五章 死亡混战
      “孽障,我就站在这里。”

      陈尧直接来到马野面前,细小的眼睛里尽是怒意。

      “舅舅,杀了他!就是他扇了我三个耳光,外甥这所有的牙齿都没了,这哪是在打外甥啊,分明就是在打舅舅您的脸啊!”马野深知陈尧的实力,甚至能胜过所有凝息强者!让他自己动手纯粹是找死。

      上官仇眯眼道:“陈丹启,本座不想跟你废话,把你弟弟陈尧,还有吴晨都交出来吧,否则这千余人踏进炼药盟,可就不是我能阻拦得住了。”

      陈丹启闻言淡淡一笑道:“呵呵,是吗?你我同为一盟之主,不必用这等低劣下等言语威胁。陈尧是我堂弟,吴晨是我炼药盟首席大弟子,是本座日后栽培之人,想要交给你,不可能了。”

      “是吗?”上官仇那两个吊梢眉猛然抽搐,眸中杀意瞬间勃发,冷笑道:“那我也没办法了,只能把你炼药盟所有的弟子都杀光,自己去找了。你们,动手吧。”

      陈丹启那似笑非笑的面颊突然一凛,低喝道:“炼药盟所有弟子听令,非我炼药盟之人,杀无赦!”

      众人闻言重重点头,别看陈丹启平时一副笑容可掬,给人如沐春风一般的感觉,然而到了关键时刻也是个杀伐果断,实力强横的存在。试想,一个通灵五阶的强者,怎会不经过十几次生死之战,怎会不经历刻苦艰难的修炼?

      “杀!”

      那五名炼器盟的执事一声令下,千名弟子发生呐喊,纷纷出手,直接涌进对方之中。

      “上官仇,今日之乱,你将难辞其咎,东方盟主大人那里,看你如何交代!”陈丹启一声冷哼,旋即身形一闪,与上官仇立刻对轰起来,通灵强者之间的战斗简单又生猛。

      “王叔,给我杀了他!杀了陈尧!”马野食指指着远处的陈尧,恨声道。

      *着上身的大汉闻言皱了皱眉,尽管他也很讨厌这个少年,但奈何他是上官仇最信任的部下之一,这小子又是上官仇的外甥,反正早晚都要踏平炼药盟,先杀谁都一样。

      大汉点了点头,旋即挥舞着万斤狼牙棒,直奔远处战斗的陈尧大踏着步伐而去。

      炼药盟上下弟子纷纷出手,但仍有不少人暗恨吴晨,都是因为他,挑起了两盟之间的血斗,要是没有他,根本不会有今天。

      炼药盟内一片混乱,吼叫声、喊杀声震天裂地,一刀下去就有弟子惨叫一声倒地,鲜血喷涌,腥味儿扑鼻。

      “你叫陈尧是吧,你的命老子收下了。”这名赤身大汉抡起狼牙棒就是夯砸下来,凶狠至极。

      “找死!”陈尧那细小的双眸杀机浓烈,他当然知道对方是也是一名凝息巅峰的执事,但那又如何呢?

      “风火云幕!”

      陈尧双手结出一个奇异的印记,下一刻一团粘稠浓密的火焰气息直接从他那袖袍之中鼓荡出来,噗的一声猛然窜出,在这周围十丈内弥漫开来。

      烈风突然吹动,火焰气流无规则四处乱窜,遮蔽住了周围数百人的视线,眼前的画面模糊不轻,很难看出对方究竟身在何处。

      “凝息巅峰同样存在差距,可以让你丧命的差距。”陈尧的声音冷冷传出,赤身大汉能模糊看到的只是一道黑影,更令他让他无奈的是,陈尧的脸庞也是黝黑的,看不清神情。

      嗖嗖嗖!

      十三道玄铁锁脉针从不同方向刁钻而至,赤身大汉尤为精通体术,反应意识自然过人,然而这锁脉针速度太快了,又偏偏是从迷雾之中袭来。

      在闪开撞飞八根锁脉针之后,另外五颗则是瞬间刺进他的经穴之中,封堵住他的五个穴道,他的身体立刻就有一部分不能活动自如。

      “不好!”

      就在他惊恐万分,准备以灵力快速打通经脉,强行崩飞那些锁脉针之时,那倒黝黑的身影转瞬而至背后,凝聚着强横灵力的一拳直接轰击过来,重重轰击在他的后心处,又快又狠。

      一大口鲜血从赤身大汉嘴里狂喷而出,他不得已逆转经脉强行破开那些锁脉针,又是一大口鲜血不可抑制的喷吐而出。

      “风凌炎梭,疾!”

      趁你病,要你命!眼下正是赤身大汉危急时刻,陈尧断断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当下疾声一喝,两个食指与中指对碰在一起,一把菱形飞梭直接从陈尧背后祭出,旋即盘旋而起,直奔大汉元基之处刁钻而去!

      “金刚战体!”

      这大汉身受重伤,又提着那三千斤狼牙巨棒,想要转瞬躲开那刁钻飞梭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只好一声急喝,催动元基之力防御,妄图凭借身躯抵挡飞梭攻击。

      “吴晨,局势已经非常危急,只怕你去了也是送死啊。”何平的身影快若流星,拼命向着吴晨的府宅掠去。

      喊杀声振聋发聩,血腥的味道充斥着方圆数百丈的空间,青石砖地被那鲜血染红,太多的血流从那些战亡或是濒死之人的身躯中流淌出来,交织成一张密密麻麻的血液罗网,然而此刻没有一个人去在意,只要分神,下一个死倒在地上的就是自己。

      陈丹启眉头紧皱,与上官仇之间的对轰已经数十次,对方实力在通灵六阶,比自己还要强上一些,长此以往下去对自己将更为不利。别看双方人数相差无几,可炼器盟的弟子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件黄阶灵器,甚至有玄阶灵器,真要以命相搏,己方必败无疑。

      “上官仇,你真要酿成这场灾祸吗?东方商盟可是城主大人一手创建,今日交战,你必然难辞其咎!”陈丹启袖袍卷动,赤红色的灵力漩涡疾速旋转,将来自上官仇那一大蓬火焰尽数吸卷进去,消散于无形。

      上官仇闻言冷笑道:“陈丹启,你也知道害怕了?这些年你在商盟之中可是出尽了风头,在这十位盟主之中只有你最得盟主大人看重,以为你装的像正人君子,就能平息我们这些人的不甘吗?”

      “睚眦必报,心狠手辣。你这等心胸狭隘之人难成大事,早晚必遭殒命。”陈丹启见他眸中那强烈的妒恨之意,旋即冷声道。

      局势很快就出现了变化,大片炼药盟的弟子倒下,本来在实力上炼器盟弟子并不能占到便宜,最要命的就是他们操控灵器的手段,简直是驾轻就熟,尽管这些低级灵器对陈尧这等实力来说威胁不大,可对这些弟子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王叔,杀了他啊!一定要给我杀了他!”马野见到赤身大汉十分被动,火焰迷雾之中陈尧的身影来回穿梭,忍不住急声,却不敢上前相助,就算他是凝息五段的修者,想要和陈尧战斗,必死无疑。

      “风凌炎梭,给我破!”

      陈尧双指挥动,那赤红色的菱形飞梭疾速盘旋,下一刻直接暴冲过去,直奔那被金黄色气盾护佑的赤身大汉。

      这金刚战体貌似是一种颇为强悍的防御灵技,赤身大汉浑身被那金光笼罩,宛如一具黄金战甲,甚至连他的肤色也是呈现出淡黄色,看上去颇为神异,好似黄金神将。

      飞梭狠狠钉在那金黄色气盾之上,后者立刻金光闪烁,嗡鸣骤响,剧烈颤动,仿佛禽鸟在哀鸣一般。

      陈尧双指捏的更为用力,额头沁满了汗珠,滑落脸颊也浑然不顾,随着他咬牙奋力的控制飞梭,那飞梭尖利的锋镝正在一寸一寸向着赤身大汉的神阙大穴处刺入。

      一寸一寸深入,赤身大汉也是惊出一声冷汗,拼命调动元基之力,萦绕在体表,防御那飞梭再次深入一分。

      “哼!”陈尧一声冷哼,双指蓦然向后一挥,那飞梭居然瞬间抽离出去,再次盘旋疾飞。

      大汉如释负重,刚刚松了一口气,那飞梭毫无预兆的猛然暴刺过来,仍然是原先的路线,速度却是快了一倍!

      噗嗤!

      这次大汉完全放松警惕,更没有想到陈尧会来了这么一招故技重施,那飞梭几乎是毫无阻碍的直接刺穿大汉腰腹,连同他的元基崩碎,他的命门破坏,他的生机,瞬间流失!

      周围的两方弟子都是惊骇的看着这一幕,旋即炼药盟弟子爆发出一声欢呼,毫无疑问,这赤身大汉就是炼器盟实力最为强横的执首席事,斩杀他,无疑重重打击了炼器盟的弟子。

      “王晟!”

      上官仇那一向淡漠讥讽的脸上面色陡变,这中年执事可是他炼器盟最为强横的存在,距离成为通灵师只有一步之遥,若不是前来作战,不出一个月此人必可突破,想不到竟然死在了陈尧的手中!

      “陈丹启,你这堂弟真是找死,现在,本座没理由放过他了!”上官仇一声怒喝,一双大手屈指成爪,磅礴的灵力好似一个个灵力漩涡从元基之中游走经脉,顺着双臂倾泻而出,随后,他的双手渐渐被数十片赤红色的鳞片覆盖,直接狠狠抓向陈丹启。他明白想要杀掉陈尧,就必须先除掉陈丹启,因此下手不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