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凌逆苍穹 > 第九十四章 吴晨的抉择
      吴晨颤抖着双手从灵戒之中拿出那副赤红色炼药师长袍,旋即缓缓穿在了身上。

      众弟子瞪大了眼珠,看着面前肩膀还显瘦弱的少年,纷纷惊呼:“三鼎长袍,他是三品炼药师!”

      “真没想到,这少年……简直是难以置信!”

      几位长老也是目不转睛,暗暗称奇,唯有一名长老一身黑袍,目光阴沉,似在思索着什么。

      抚摸着那赤红色的长袍,吴晨不禁攥紧了拳头。这是恩师陈尧亲自送给自己的长袍,赠袍之恩,没齿难忘!现在恩师被上官仇抓走,生死未卜,总有一天,他会亲自手刃上官仇,救回师父陈尧。

      山道上数百名弟子之中,四名玄隐宗弟子眼巴巴的望着这一幕,只能望而兴叹,同时将这个名叫吴晨的少年牢牢记在脑海里。

      看着吴晨那赤红,有些湿润的双眼,中年男子淡然一笑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纪沧海,现在,你可以选择加入我的门下,成为外门弟子,也可以选择这几位打算接受你的长老。”

      几位长老闻言也是目露精光。十四岁的三品炼药师,单单这一粉天资就足以让他们眼红,假使细心栽培,将来这少年的成就必定不可限量,能为自己带来的荣耀和好处也是不可限量!要知道一个三品炼药师的年龄,最年轻也是在一个人的青年时代啊!

      “少年,我乃地火门门主宋青阳,十分精通炼器之法,凡我门下弟子三年之内都有可观的进步,你若拜入我的门下,将来就是我门下内门弟子!”一老者年纪在六十岁左右,身着火红色长袍,双眉之间有一簇火焰印记,给人十分威严的感觉。

      黄袍门主贺青川年纪在四十岁左右,他觊觎吴晨的宝剑已久,观察了半晌,终于不要脸一样虚伪的笑道:“我便是山河门门主贺青川,虽然精通灵阵,却十分稀缺炼药师,你在我这里,待遇肯定要比那家伙高。”

      “本门主乃玄隐宗执法堂长老,风影门门主姚青风,精通身法速度,虽是如此,却十分稀缺炼药师这种人才,你若拜入我的门下,本门主对你的重视程度可想而知!”一高龄男子年纪貌似在五十岁左右,身着棕色长袍,一双眼眸凌厉如鹰,看上去刚正不阿,英武不凡。

      “本门乃是驭兽门门主韩青龙,小伙子,想要成功驯养一只威武强大的妖兽吗?想和自己的兽族一起战斗吗?那就来我驭兽门吧!”中年大汉的上半身如同*,只有少许钢甲加身,露出古铜色的虬结肌肉,开口间瓮声瓮气,充满了力量和爆发力。

      虽然可以直接无视贺青川的虚伪话语,但这三位门主和纪沧海的邀请,无疑是有着各自不同的诱惑,倒是让吴晨一时陷入了思索之中,拿不定主意,不知道选择哪一个才最适合自己。

      感受着数百弟子投来的目光,李青禾老脸一黑,对吴晨的恨意愈来愈强烈,甚至对纪沧海衔有几分恨意,现在,他在众人面前颜面扫地,尊严尽失。

      “两位堂主,告辞了。”李青禾眼角抽搐,冲着纪沧海虚行一礼,又向着右方另一个一言不发的黑袍男子行礼,随后直接就是御空而起,向着山上飞去了。

      纪沧海淡淡的瞥了一眼李青禾的身影,不见喜怒,转而问道:“怎么样,少年,你想好加入哪个分宗了吗?”

      吴晨略作犹豫,便已经做出了决定。虽然这地火门门主宋青阳精通炼器,又能直接让自己成为内门弟子,可精通控火之术的吴晨同样知晓,何况他已经拥有地阶下级灵器,他并不认为以宋青阳通灵师的修为,有能力传授他锻炼地阶灵器的手段。另外这种分宗主要精力还是在为宗门做出贡献方面,对于提升自身修为还是要比其他势力差上许多。

      至于那山河门门主贺青川,吴晨对他已经十分厌恶。算起来他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长老,却一直处在观察状态,对自己的生死不闻不问,冷眼旁观,还在算计想要得到自己的碧炎翎剑,这种人让他想起了罗歆,同时一类阴险之辈。

      另外对于姚青风与韩青龙的邀请,吴晨也是思索一番,就打消了念头,身法并不代表一切,召唤妖兽战斗对现在的他来说也还无关紧要,更重要的是,临走前他还清楚的记得师伯陈丹启的嘱托,只有拜入千机堂主的门下,才最值得,这纪沧海不就是师伯陈丹启所说的千机堂堂主吗!

      仔细看这白衣男子纪沧海,他身上的气质和灵力波动只和那黑袍男子不相上下,贵为玄隐宗两大堂主之一,地位和实力还远在几位长老之上,而且在众人冷眼之时出言护佑自己,相信自己,从他那言语之中便能看出对自己的欣赏,留在他的门下,必然更为合适。另外纪沧海的和颜悦色,使人如沐春风,想必也是性情中人。

      吴晨闻思忖已毕,向着四位邀请自己的长老行礼致歉道:“承蒙四位门主大人的看重,吴晨愧不敢担,心中已经做出选择,情愿拜入千机堂门下。”

      说完,吴晨就直接单膝跪在纪沧海身前,行礼道:“弟子吴晨,愿意拜入堂主门下。”

      宋青阳和贺青川两人对视一眼,旋即面露失望之色,姚青风与韩青龙两人,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太过失望。千机堂主纪沧海则是笑逐颜开,道:“好,那么现在,你就随我前往千机堂吧,即日起你就是外门弟子。”

      吴晨大喜,旋即在众目睽睽之下跟着纪沧海一步一步向着玄隐山更深处走去。

      “就这么走了,还是千机堂外门弟子?这个吴晨真是打的好主意,心里奸猾得很呐!”有弟子嫉妒道。

      另一名长老弟子更是妒恨道:“可恶,那可是千机堂,炼血宗强者的徒弟啊,这个吴晨真是走了狗屎运了,你看他一身破衣烂衫,腥臭难当,堂主大人则么就会看中他了?”

      “唉,人家第一天上山来就进入千机堂,我们都来了两年了,还是外门弟子,真他娘的气人!”

      “嘿嘿,千机堂又怎么样了?你们会不知道?这几年就属千机堂的弟子实力最烂,每次执行任务都是千机堂弟子的实力排在倒数第一,和青藤门不相上下,炼血宗又怎么了?你们可曾见过他用心教授弟子?高不成低不就,以为加入千机堂就是狗屎运?等这吴晨一进入千机堂内部,就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另一个弟子连忙想起来道:“这位师兄说的不错!千机堂主固然实力强悍,但他教授徒弟修为的能力,实在是叫人不敢恭维,千机堂名义上是第二大势力,实际上只是倒数第二的势力罢了,这个吴晨一定会后悔,哈哈。”

      众弟子想想都恍然大悟,一想起这些年千机堂弟子的惨淡成绩,都是得到了心理平衡,暗自嗤笑吴晨的愚蠢决定。

      宋青阳以及贺青川忽然觉得很没面子,纪沧海貌似就是给他们俩一个台阶下,那个吴晨身上可是携带地阶灵器,又是三品炼药师,没有人不眼红,最后选择纪沧海,他们两个也无话可说了。

      “兄长,纪沧海收下这少年,将会对你极其不利啊。”一个同样身着黑袍的长老是一名中年男子,生来一副阴沉脸,给人十分不舒服的感觉,望着纪沧海两人的背影,皱眉自语道。

      “无妨。”

      另一名黑袍男子身上的气息波动明显要强过所有长老,甚至是纪沧海,他看了看和自己衣着打扮不相上下的长老,笑道:“青云,你说这个吴晨日后会不会成为我们施展计划的最大阻碍?”

      “兄长为何这样说?这小子再怎么厉害,现在也只是个凝息三段的鼠辈罢了,能掀起什么风浪?”被称为青云中年男子不解道。

      气息强横的男子摇头,目光天生带着深邃而阴冷的光芒,忽然道:“任何一个阻碍我们施展计划的因素,哪怕如何微不足道,都有可能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们致命一击。”

      ……

      李青竹等其他长老和一众弟子也是离开这条路,各行其事去了。

      玄隐山何其大,吴晨从云桑县城城北观望是一幅画面,在山脚下长城处观望又是另一番景象,然而真正到了山上吴晨才感受到它的壮阔和宏伟。

      整座玄隐山远远望去就好似一根通天圆锥冲破云霄,然而县城之中的山地也只是其中的三分之一地域,更多部分则是在城外数百里。

      行走在山麓地带,吴晨看到的是一望无尽的山峦、层林,在这些大大小小数不尽的峡谷山涧、峰峦河湖之中,有着不少未曾见过的禽兽栖息,有的深渊地带、地窟洞穴外则是散发着淡淡的各色光芒,布满着符文禁制,昭示着其中究竟隐藏着巨大的危险。

      “玄隐山,要算的上是东越郡第一奇山了吧!”

      吴晨心中震惊,此山和漆吴山大不相同,后者是绵延无尽的数十万里山脉,而玄隐山则是一片孤立的参天巨峰,仿佛一块极其高大的天外陨石,突兀的伫立在三成之间,其中的天地灵气,要比漆吴山浓郁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