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级至尊奶爸 > 第 776 章 那又如章何!
    “哦?”

    纪明略带诧异的看着欧阳琼。

    倒不是因为对方认识他而感到诧异,而是对欧阳琼的修为感到诧异,在他的神识感应下,对方气息浑厚凝实,赫然是一位半步神境强者。

    “欧阳哥哥!”

    看到熟人,纪一一大眼睛弯成月牙,笑着打起了招呼。

    在学校里,她可没少见欧阳琼,早已熟络起来。

    “一一,数月不见,你越发美的动人了。”

    欧阳琼笑着赞美道。

    “欧阳哥哥就会取笑我。”

    纪一一嗔怒的瞪了一眼欧阳琼,嘟着小嘴故作生气的说道。

    看到欧阳琼对纪明父女既恭敬又热情的样子,秦少整个人都如遭雷击,瞬间呆立在原地。

    “这姓纪的到底是什么来头,连遁世家族的欧阳琼都要如此毕恭毕敬。”

    此时此刻,秦少心里五味杂陈,有着说不出的疑惑和惶恐,甚至都为自己先前的行为感到后悔。

    他认识欧阳琼也是通过长安市遁世家族姬家姬如夜,在姬如夜举办的一次酒会上认识的欧阳琼,也是那次之后他才了解到遁世家族的底蕴有多么的庞大。

    若说他父亲的安庆集团是天上的星星,那么这些遁世家族就是天上的明月,根本没得比。

    哪怕这些遁世家族在逐渐没落,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是寻常家族可比。

    “纪大师抱歉,我不知道秦墨得罪了您。”

    寒暄过后,欧阳琼一脸诚恳的说道。

    他受秦少的邀请,本想是有意要将自己的小妹欧阳雪薇许配给秦少,如此一来,他则是改变了主意。

    对于纪明三个月前深受重伤,金丹受损,他也是有所耳闻,可即便这样,他对纪明也是打心眼里敬佩。

    能以一己之力驱逐域外强者,问世上,又有谁能办得到!至少他认为他所在的欧阳家族办不到!“无妨,你来的正好,正好可以做个见证,免得传扬出去说纪某欺负一个小辈。”

    纪明淡淡一笑,开口说道。

    “是,纪大师!”

    欧阳琼一愣,随后恭敬的点了点头。

    “秦墨!”

    之后,欧阳琼转过身看向秦少,面无表情的低喝一声,后者听到声音后,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又惊又恐的走上前来。

    “欧阳兄……”秦少哭丧着脸看向欧阳琼。

    “你自己惹的麻烦自己解决,恕我也无能为力,因为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欧阳琼叹息一声,开口说道。

    “纪…纪先生,不,纪大师,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也不是有意刁难您。

    倘若知道是您,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秦少心中咯噔一声,继而扭头看纪明,硬着头皮说道。

    “你先回答纪某几个问题。”

    纪明面无表情的说道。

    “纪大师请说。”

    秦少心中一喜,连忙应道。

    “纪某的大黑踹毁了你的车,按照你的要求,纪某是不是赔给你一辆新的?”

    “是……”“那好,按照赔偿关系,我赔偿了你,你打了大黑一棍,是不是也得做出相应的赔偿?”

    “这……”“纪某只问你,是也不是!”

    见秦少犹犹豫豫,纪明目光一冷,猛地低喝一声。

    “是……”秦少被吓了一跳,只觉得在纪明这目光之下,如同被一个参天巨人给俯视着,那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秒如尘埃一样卑微。

    “是……”当他说出这个字后,整个人都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哭丧着脸哀求的看向一旁的欧阳琼。

    “秦墨,自己犯的错就要自己承担,我帮不了你。”

    欧阳琼开口说道,随后抬头看向天空,不再理会秦少。

    “纪大师,莫非你真的要对我动手不成!”

    见纪明扬起手中的铁棍,秦少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向自己袭来,不仅如此,就连全身的汗毛都根根竖起。

    纪明根本没有理会对方,棍影陡然落下。

    “姓纪的,你会后悔的!”

    秦少面色大变,转身的同时大叫一声。

    砰!然而,下一瞬间,秦少只觉得后背如同被倒塌的电线杆给砸中,瞬间让他全身失去知觉,喷出一大口鲜血后倒趴在地。

    除了身体不住的抽出之外,连呼吸都快要窒息。

    众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谁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结果,而纪明竟然真的敢动手打秦少。

    一时间,张经理等人只觉得天塌了一般,脑袋轰鸣,呆呆的看着趴在地上不住抽搐的秦少,都忘记了叫救护车。

    最后还是欧阳琼打了个电话叫来了救护车,将秦少和他的保镖给抬走送去医院。

    “纪大师,您今日此举怕是会引起秦家的报复。”

    大厅内,欧阳琼面色凝重的说道,见纪明面无表情,想了想继续说道,“秦墨自然不算什么,可他母亲来头不小,据说是来自太阳国的宫本家族。”

    “宫本家族?”

    纪明抬眼看向对面的欧阳琼,语气里流露着一丝好奇。

    “嗯,宫本家族传承悠久,自秦朝时期宫本一郎得传于秦朝剑术和道术,立族已经有两千多年之久,底蕴不比我们华夏一些传承千年家族弱。”

    “秦墨虽然生长在华夏,但他体内毕竟还流淌着宫本家族的血,而且宫本家族当代的掌族之人又是秦墨母亲的亲生父亲,他对自己这位女儿甚是疼爱,怕是到时候会插手此事。”

    欧阳琼开口说道。

    “那又如何!”

    纪明不在意的说道。

    他连域外强者都不惧,岂会在意一个传承千年的家族?

    “也对。”

    欧阳琼一愣,随后自嘲的笑道,“我倒是忘了纪大师您的身份和本事,只是我担心纪大师您如今深受重伤,若是宫本家族派遣强者来,您也要吃亏啊。”

    “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纪某又有何惧。”

    纪明轻轻一笑,依旧不在意的说道。

    见纪明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欧阳琼也只好不再多说什么,沉默一会儿后,欧阳琼开口询问道,“纪大师,您可知道昆仑墟的阴魂有什么特别之处?”

    纪明抬头看向欧阳琼,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怎么,你也想要阴魂?”

    “那倒不是,这数年来我大多数时间都在国外和南方,自从上次您驱逐出域外强者后,就流传出有关于阴魂的种种神奇能力。”

    “这次来长安市,一方面是为了刚才所说的舍妹婚事,另一方面是对这阴魂感到好奇。”

    欧阳琼开口说道,然而等待他的却是纪明的沉默,以及一双让人看不透的双眼。

    “纪大师,实不相瞒,我欧阳家族也是遁世家族,而且还是传承数千年的炼器家族!”

    见此,欧阳琼双目微微闪动,抬起头看向纪明时,一脸深沉的说道。

    “炼器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