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没有转正的皇帝 > 第308章 未婚妻何在
    经过审讯副将,,公子斑这才知道这个家伙指挥这次军事行动的总指挥,无意中被他们抓获了,谁也不知道能抓到这么一个大家伙,公子斑就是这么审问他的:“姓名——”

    “回将军的话,来臣,就是败臣的贱名,”副将低着头,不敢抬头,刚刚半夜零一个早上的总指挥,还没有来得及过过官瘾,就成了阶下囚,心里不平衡啊,

    “你在这支部队担任什么职务?”公子斑继续发问。

    “袭击卞城,败臣就是总指挥,”来臣实话实说,

    “不是说这次总指挥,是虎头将军吗?那个虎头将军到哪儿去了?”公子斑完全愣住了,心里很好奇,明明是虎头将军是总指挥呀,这个名不见传的来臣,怎么就成了总指挥了?难道以前侦察出现错误了?再说了,庆父怎么会派这样一个人挂印出征呢?

    来臣说:“不瞒将军说,这一个非常丢人的事,就在进攻卞城一天晚上。虎头将军让他的女婿公输犖告诉我,他的身体出现问题了,就把帅印交给了我,我都没有见着虎头将军,他们就回曲阜了。“”

    “临阵逃脱?部队作战之前,总指挥脱离自己的部队,就是脱离部队,就是临阵脱逃,不论军官与小卒都应该杀头这没有任何犹豫的,难道他就不怕死?”

    “将军说的极是,也可以这么说吧,他说他的身体有问题,要治疗,只是借口,。肯定是被你们洗劫了前锋和后卫,把他吓破了胆。借口身体有病,逃走了,”来臣提起他的上司,一脸不高兴:“什么虎头将军,恐怕还是猫头将军吧?胆小鬼,怕死鬼,”

    “好了,这就不管他了。不管怎么说?他这次全败的责任也是虎头将军的。就是保住了他自己的一条狗命而已。而且,庆父以后也不会再信任他了。也不会再派他来打带兵打仗。这个人就此完蛋了。哈哈们也不用我们担心。”

    “有可能,很有可能。”来臣倒是有点儿高兴的样子:“一万五千人就毁在他的手里了,”

    公子斑叹了口气:“对我们来说,可惜的是,让公输犖给他逃了,”

    来臣不由得一愣:“你和公输犖有仇?”

    “不是我和公输犖有仇,而是公子斑陛下和公输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这一次,我们打听的清清楚楚,是这次出征的先锋,我们袭击了先锋的营地,说他去中军营地开会没有回来,让他躲过一劫,这一次可以说连窝端了,有提前逃走了,不是挺可惜的吗?”

    来臣摇摇头:“说起来也是你们耽误了,错失抓住他的机会,不是他的运气好,而是你们自己的过失,”

    “此话怎讲?”公子斑倒是让他绕糊涂了,

    “将军,我告诉你,就在你们袭击先锋营地的时候,公输犖已经到达先锋营地的西侧了,在外围看到了你们是如何解决并且歼灭前锋部队。他们就在外围撤退了,没有进军营来,如果,你们在军营外围实施搜索,要是做了肯定就抓到了。你谁也不要怪,”

    “还能怪谁?谁也不怪,就怪我们自己,”

    “导致回来之后。就和虎头将军一起赶回曲阜!如果不是公输犖捏窜,虎头将军不会走,不过,他们走的时候就把这支部队的帅印交给了我。当时,我也一时高兴,没认为是个陷阱,本想今天还可以表现一下自己。说不定能拿下来卞城,说不定就能飞黄腾达了。想不到还是败了。而且,还是全军覆灭。惭愧啊,”

    “你应该想得到,为什么会想不到呢?既然虎头将军都没有把握打胜的仗。你怎么能有把握打胜这一仗?你应该带领这支军队全部向我们投降。那才是你们最好的出路。想不到你还来一个垂死挣扎。真是不自量力啊,”

    公子斑有些生气的说:“来臣,我告诉你,我真的想杀了你。因为你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我们自从出山打仗的这一段时间来看,我们的滑雪兵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伤亡。当然了,被你打死打伤的基本上都是老百姓。我门的部队,实际上只损失了,还不到300名士兵。你们是不可能和我们对等厮杀的。”

    副将不说话了,也不敢说话了。人家只是损失了三百人,而我们损失的是一万五千人呀,真的是不对等啊,真是鲁军太无能了吗?面对着公子斑要杀他的话,倒是没有害怕,公子斑能把这个话说出来,就说明,公子斑已经不想杀他了。

    是的,公子斑的心思已经被来臣猜准了,公子斑现在关心的就是如何抓住公输犖,这一次本来下决心一点抓住公输犖的,这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没想到,又让这个家伙给逃了。嗯这次没能把他抓住,真是可惜。这个家伙真是太狡猾了。看到风险部队就逃了,下一次一定不能再让他逃走了。公子斑在心里暗暗发狠。

    公子斑指示下令报来臣关押起来,有机会再审,现在需要办的事太多,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去办,等到其他事务处理差不多了,再来处理来臣之事,

    把政务,军务处理完了。公子斑就到招待所来看一看里正的情况。他只是受了一点伤,但不是太严重。包扎完就回到了招待所。他们的事,令公子斑非常感动,一个老百姓在回家的路上,发现了敌人的埋伏,他们本来是可以选择不管不问的,对他们就没有任何危险,但是,他们选择了危险······

    看到公子斑经走进了他们的房间。里正就赶紧站起来:“哎呀,将军,你怎么有空到这儿来呀?我们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就不不要对我们这样好了。我们的心里真的过意不去啊。”

    “里正,你们是为保卫卞而受的伤,我怎么能不来看看你们呢?不看看你们,我会坐立不安的,从心理上说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的。今天看望你们,等我的事忙的有些头绪了,我要去阵亡百姓的家中去慰问的,这是必须做的事,不能不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