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神话原生种 > 第五百七十二章天宫第倒影
    迎面走来的是一只毛脸雷公嘴的猴子,身披着金甲圣衣。

    一左一右,牵着个紫衣的女仙和一长串的小屁孩。

    吵吵闹闹的,倒像是幸福一家人。

    “连那位都结婚了?孩子都这么多,这么大了?”雷东莫名的,感觉自己受到了暴击。

    要知道,那位大圣爷,可一直都是钢铁直男界的领先者。

    “这天庭有问题,应该不是彻底真实的。”李栋身边,他找来的援兵说道。

    李栋的援兵,是一个头顶红发,梳着双马尾的···可爱男孩子。

    穿着一身奇特的哥特萝莉装,造型相当的别致。

    虽然在星河时代,转换性别,已经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还是有大批的特殊爱好人群,会选择介于男与女的区间。他们或许享受着,双重性别,给他们带来的特殊快感。单纯的成为一种性别,被固定、定义。反而不是他们的喜好。

    同样也有一批男孩子,他们的性取向并无异常,还是喜欢女生。只是爱好女装,将自己打扮成可爱的女孩子而已。

    显然,李栋身边的这位,就是这样的一位大佬。

    从他的外形穿着开看,他就并未使用这个世界临时赋予他的马甲,而是选择以最真实的自我展现。

    稀奇之处在于,这样的奇装异服,造型独特,却并未引起任何的关注。

    “你是说,有人伪造了天庭?”李栋吸了口凉气。

    有些事情,说起来一句话,但是承担的因果却巨大。

    那些没什么太大来头的小神仙,或许早已随着曾经的天庭而烟消云散,倒也都罢了。

    然而至今还存在,并且愈发强大的仙圣,此刻这般编排,岂非要承担大因果?

    别人不说,那位大圣爷···如今可越发高深莫测。

    传闻一万多年前,大圣爷曾经和佛祖于某魔世约战,那一战整个世界都打崩溃了,佛祖小输了一招,一具法身被大圣爷以擎天柱镇压于碎裂的魔世一千年。

    时间对于他们那等存在而言毫无意义,更何况被镇压的只是佛祖万千法身中的一具。

    但是这就相当于抽嘴巴,可能不是很疼,但是特别丢颜面。

    “不是伪造,而是相当于折射···或者倒影。依照常理来说,曾经的天庭,也应该是某种程度上,诸界唯一的,无穷可能由其始终。所以才能成为三界至高,三界统帅的象征。但是万事无绝对···神话离开了,天庭也崩了。那诸界唯一的特性,可能也出现了破绽。”

    “这里的天庭,或许就是折射出来,天庭的某种可能。解放了欲望,变得纵情而又充满人性。”女装大佬或许还真的是个大佬,解释的倒也头头是道。

    “这么说来,这个世界,既然存在天庭的一部分,那也很了不起了。”

    “看来镇元子果然不愧为镇元子,他抽取出来的部分‘神话’组成的世界,比起那些龙族与八仙合伙搞出来的世界,要显得水深的多。”说完李栋还忌惮的看了一眼,慈父般从眼前踩着祥云,飘过去的大圣爷。

    如果天庭是真的,那么大圣爷也是真的。

    即便只是真正大圣的一道扭曲的影子,那实力也绝不容小觑。

    真正达到一定程度的强者,即便是名字,也具备无上的伟力。

    书写其名,便要承担无尽的压力。

    而大圣爷,很显然是已经超过了那个层次许多的顶尖强者。

    “不过也不是坏消息,至少说明,这个世界真的藏着镇元子的宝藏。有了他的宝藏,我们的前路都会是坦途,至少在九级之前,是不用发愁了。”女装大佬说道。

    听闻此言,李栋和雷东的眼神都更为明亮。

    同时在他们手中的红皮葫芦和地书一页,也似乎散发着某种光辉。

    在李栋、雷东乃至于那个女装大佬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形中。

    这个世界,那被扭曲的某些东西,正在渗透入红皮葫芦里,让红皮葫芦里,某个只能恒定在重伤垂死,哪怕有滔天的生机,也无法回转的某个元神碎片,开始有了一丝丝些许的复苏。

    荒烟古道,车马依稀。

    远处传来的埙曲里,两侧山峦上的狼嚎声,显得格外的孤独且苍凉。

    左右的草丛里,滚落着深然的白骨。

    某些艳丽绽放的花朵下,可能还埋藏着新亡不久的死尸。

    妖如人,人如妖。

    这世道,便越发的艰难。

    毕竟,妖其实并不多,哪怕是再慌乱的年代。真正霍乱天下的大妖,也并不多。

    而人心之中的魔鬼一旦被释放,那才是真正的天下涂涂,民不聊生。

    封林晩带着骨妖一路行来,所闻所见,尽是荒诞。

    人们表面上一团和气,分明看起来是极好的关系。

    但是转过身来,对于身边任何人的‘消逝’都毫无怜悯,依旧嬉笑怒骂,仿佛没有失去任何东西。却将冷漠二字,演绎的深入骨髓。

    就好像很多年前的某些老电影。

    总是会在弥漫的烟尘和坍塌的废墟以及丛生的杂草,还有凌乱以及充满时代感和穿越感的布景里,用圆滑、市井与讽刺幽默,妆点着冷漠、残酷以及人心惶惶。

    “这个世界,已经彻底畸形了。它缺了一块,却已经完全的偏离了轨道。”封林晩有些感慨。

    同时终于决定停下来。

    他在一条比较繁华的古道旁边,搭建了一间不算多么好的茶楼。

    路过的行人,如果渴了、累了、饿了,想要休息。

    无论人还是妖,无论是什么鬼神精怪,都可以用自己的故事,来交换。

    封林晩甚至很恶趣味的,给自己的茶楼,取名‘聊斋’,十足的效仿古人,也不怕被告抄袭。

    当然了,抄袭的是徐客,和他封林晩有什么关系呢?

    收集了许许多多的故事,了解了许许多多的过去、现在,封林晩渐渐的终于开始摸清楚了一些所谓的‘套路’,然后把握住了一点脉络。

    “这是一个像是镜子里倾斜的世界,不仅仅是颠倒,更因为角度的关系,发生了扭曲。我要做的,不是让这个世界恢复正常···事实上,我也做不到,也大可不必将这样的责任背负在身上。”

    “我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搞清楚···镇元子从这个世界抽走了什么,才会导致它变成这样。而这被抽走的东西,或许也就是我所需要接收的讯息,以及任务的关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