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风谍 > 第方一百章 三方对立 (求收藏求推荐)
    这一幕情形正符合陈明翔的构想,特工总部在自己的挑拨下,分为沪市帮会组成的本地派,军统叛徒和中统叛徒各成一派,三派之间水火不容,相互使绊子砸黑砖,这样才是最为理想的环境。

    军统和中统本来就是狗咬狗一嘴毛,不用挑拨也站不到一块去,戴老板和徐恩赠那是一对死敌,两个老板的态度也影响到了下属的态度,哪怕是成为了叛徒,军统叛徒和中统叛徒也是皮笑肉不笑面和心不和。

    “我一个警卫队长算什么,瞧见没有,一伙是军统叛徒,一伙是中统叛徒,人家都是专业的,我在他们眼里只是沪市街面的地痞流氓,和我在一起吃饭,有失身份啊!”吴四保咬牙切齿的说道。

    军统和中统的人再是叛徒,对街头流氓出身的吴四保也不会从心里恭敬,理由很简单,这货的档次太低。

    同样,吴四保这样的街头流氓,对军统和中统的叛徒也看不上眼,你们今天背叛了自己的组织,也就随时能背叛特工总部,这样的人一点也不可靠。

    李仕群为什么信任吴四保,他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遇到危险,挺身而出的绝对是吴四保和地痞流氓,军统和中统的叛徒们是靠不住的。

    快下班的时候,吴四保喊着陈明翔一起吃顿饭,就在王宝和吃。

    看到佘艾珍、叶邀先、傅业文、沈更梅、潘搭、张路和王纪岸等人出现,陈明翔就知道这是吴四保小圈子里的聚会,但是有几个家伙不太熟悉。

    这也是正常的,他来打特工总部的时间太短,而且一直都在外面开公司,警卫队的头头们基本上不打交道。

    “别的人你都熟悉,按照李主任的人事安排,警卫大队升格为警卫总队,我担任总队长兼第一特务大队的队长,这是郭忠河,将会担任第二特务大队的队长,我们两个都驻扎在总部。”

    “这是第一行动大队的队长张国振,驻极司菲尔路五十五号,这是古宝林,第二行动大队的队长,驻星加坡路青云里二十四号。王纪岸,南市警卫大队的队长,驻南市警卫厅路集贤邨六号,南市看守所的主任。”吴四保笑着说道。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和吴四保的关系不一般,说得再明白点,这才是吴四保的真正底牌。

    “老弟才是年轻有为,进入特工总部才半年时间,已经是特高课的红人,特工总部稽查队的队长了。”张路端起酒杯说道。

    这家伙是专门保护李仕群的警卫队长,也是陈明翔进入特工总部的引荐人,可是仅仅半年时间,张路在陈明翔面前也不敢放肆了。

    连吴四保、林志江他们看到陈明翔也得笑脸相迎,他还差了一个档次,说白了就是个保镖领队,待遇虽好,可是没有什么权力。

    稽查队是沪市第一等的肥缺,陈明翔表面上是特高课翻译,实际上却是履行负责人的职能,不是队长也是队长。

    “张哥说的哪里话,我那时候刚从齐门回到沪市,可以说举目无亲,正在为一口饭发愁,正是靠着张哥的引荐,我才进了特工总部当翻译,这么说吧,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这份情兄弟记你一辈子。”陈明翔也举杯说道。

    张路是陈明翔进入特工总部的敲门砖,虽然是陈明翔刻意安排的,可没有张路的介绍,他的任务不会这么顺利。

    “今天请大家凑到一块吃顿饭,也是有原因的,那些出身军统的人凑到了一块,出身中统的人也扎堆了,我们都是特工总部起家时候的老兄弟,总不能让人看了笑话。”吴四保倒是很会拉拢人心。

    “人家是嫌弃我们不专业,不是经过正规情报工作培训的,觉得和我们混在一起掉身价。”潘搭冷笑着说道。

    “他们就能好到哪里去?不过就是一群叛徒罢了,比我们这些所谓的帮会分子还没有骨气,专业?他们这些专业人员是怎么落到特工总部手里的?”

    “现在靠着出卖自己兄弟,在特工总部飞黄腾达了,现在掉过头来和我们抢地盘抢饭碗,打得倒是好算盘!”佘艾珍嘴巴不饶人。

    你一言我一语,用最为恶毒粗俗的语言,把这些叛徒们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狗血淋头。混黑道的,污言秽语那是张嘴就来,句句话都带着某种器官,连沈更梅都觉得脸上发烫。

    陈明翔却觉得很爽,大庭广众之下一群汉奸骂另一群汉奸,还骂的这么滔滔不绝,这样的场景真是难得一见。

    到底是一群乌合之众,只要触动了利益,顷刻间就能翻了脸,表面上称兄道弟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一刀子捅出去。

    “兄弟,你不是军统也不是中统,李主任对你非常器重,我们也不要你帮什么忙,中立总能做到吧?”潘搭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陈明翔压根就不是李仕群的人,如果划分的话,可以归到特高课的人里面去,他的背后是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撑腰,连李仕群现在也奈何他不得。

    当然,陈明翔还是很识时务的,向李仕群靠拢的很积极,但他这个特殊身份,也不能不让这批人忌惮。

    “我也谢谢诸位的体谅,你们都是主任的身边人,能给我这个面子已经不错了,我可以保证,不会偏向任何一方,实际上特高课也不愿意相信叛徒,今天叛变了军统和中统,明天就会叛变特工总部,何天风陈铭初就是例子。”

    “我不是军统也不是中统,大家尽可以放心,人家也未必能看上我这块料,或许要走货的时候,才给个笑脸。”陈明翔说道。

    这群人能在特工总部占据一把椅子,可不是好蒙骗的,流氓地痞不代表没有心眼,特别是佘艾珍,这是个很聪明很危险的女人,吴四保能有今天,她在背后的谋划是主要功劳。

    事实上他也知道,这三伙人都不会真正相信自己,他一不参与行动,二不参与活动,连特工总部也很少去,要不是挂着一个翻译科长的职务,差点就是特高课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