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头号偶像 > 第第七十五章 全场入戏
    现场。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首《500英里》一出来,就让不少人发自肺腑的感到惊艳。

    因为背井离乡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这些经历,不说全国,光是燕京那座城,就存在着几百万北漂族,留守儿童几乎每年都会增加。

    同时,除了这些因生活所迫不得不离开家乡讨生活的人外,还有很多学生党也能在这首歌中找到共鸣,毕竟高考之后,难免都要远走他乡的,在本地上大学的还是少数。

    那么离家时的那种感觉,基本上每个人都体验过,自己走还好,要是有人去车站送车,那种望着亲人的面孔渐渐远去的感觉,简直让人喘不过气。

    旧铁皮往南开,故人已不在。

    “何笑就是个恶魔,生活已经这么苦了,他还要撕开我们的伤疤!”

    萧忘年不再嘻嘻哈哈的笑了,他望着大荧幕上一串串飘过的歌词,一个个扎心的语句,最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自言自语道。

    “何笑,我劝你善良!”

    台下,有个离萧忘年比较近的观众听到他的话,顿时有感而发。

    越来越多的观众们觉得何笑过分了,怎么一上台就唱这些煽情的歌曲?眼泪不要钱呀?

    这是在玩弄我们的感情!

    《像我这样的人》唱尽了成长的辛酸,《500英里》又道出了生活的苦辣。

    当然,主要原因也是编曲太过厉害,那旋律一响起来,便能让人轻而易举的代入到其中,过耳不忘。

    “this-a-way, this-a-way。”

    (这般潦倒这般困顿)

    “this-a-way, this-a-way。”

    (这般处境惨惨戚戚)

    “lord,i-can't-go-back-home-this-a-way。”

    (这样的我又怎好意思回到家去)

    何笑是真的唱出了感情,他想起了自己这几年的北漂生活,所有的辛酸苦辣,都融入到了歌曲中。

    在歌唱的技巧方面,他已经登峰造极,此时歌曲所欠缺的不过就是那一抹灵魂,而当何笑将感情也运用到里面后,这首歌真正的活了。

    其实,何笑每天都在哼唱这首歌,平时没什么感觉,只是在练习发音。

    可今天,或许是因为现场的气氛原因,何笑感觉心里有点堵,他把自己给唱抑郁了。

    满脑子都是当年他决定北漂,去燕京闯一番天地的时候,老妈和老爸的反应,他们先是吃惊、难过,然后就是无声的支持。

    临走的前一晚,下了一场大雪,老妈给他顿了鸡汤,姐姐出门给他买了最爱吃的熟食,老爸跟他喝了几杯村里打的白酒。

    老妈很细心,帮他装行李的时候,什么都要照顾到,除了日常用品外,基本上能想到的都装进去了,最后望着那鼓鼓塞塞的背包,听着老妈嘴里成串儿的叮嘱,何笑心里觉得老妈实在是担心过了头。

    第二天一早,俩人走在雪地里,踩得脚下白雪嘎吱嘎吱响个不停,留下一串儿长长的脚印,老妈孜孜不倦的嘱咐了一路,只可惜何笑当时满脑子都是对燕京这座大都市的憧憬,心思早就飞到了天边,竟一句也没记住。

    直到他坐上了那辆绿皮火车,隔着车窗,看着外面的老妈身影越来越远,唠叨的声音再也听不见的时候,才忽然感觉心里失去了什么。

    他蓦地冲向车窗,玻璃上面结满了厚厚的霜,也不怕凉,整张脸贴在上面,眼泪止不住了,一肚子的话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就化作了一声——妈,回去吧!

    也不知道老妈听没听到这句话,呆坐几秒后,何笑蹲在过道的角落,把头埋在手臂里,嚎啕不止。

    离家远行的游子,前来送别的母亲,这一幕幕四周的人显然是见多了,车厢上一时有些安静,如果不是为了生活,谁又会出现在这里?

    那个冬天,真的很冷。

    回忆如潮,激起千层浪花,心中隐隐作痛。

    何笑喉咙间有点粘稠,他差点就没控制住,泪水夺眶而出。

    趁着过渡的伴奏响起,赶紧转过身抹了把脸,捂住话筒轻咳两声,把嗓音状态调整如初,这才继续表演。

    歌中的意境太深,再加上演唱者功力不俗,且本身就有类似的经历,所以整首歌都被强烈的情感所包围着,共鸣与触动悄无声息的席卷进了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

    “a-hundred-miles。”

    (一百里)

    “a-hundred-miles。”

    (又一百里)

    “you-can-hear-the-whistle-blow-a-hundred-miles。”

    (你听那绵延百里的汽笛声渐远去)

    “you-can-hear-the-whistle-blow-a-hundred-miles。”

    (告诉着你我已离乡背井不见归期)

    “……”

    重复的旋律,不断的表达着思乡之情。

    现场安静无声,每一个人都在沉默中品味。

    直到歌曲的最后一个音符结束,何笑抬起头来,望向台下每一位观众,竟从他们的眼中,都或多或少地看到了故事。

    导师台上,没有人说话,张雅低着头,一言不发。

    萧忘年一手撑着下巴,呆呆的想着什么。

    桦少也许久没有上台,整个录制竟然都一时之间断节儿了。

    足足顿了十几秒,嘈杂的声音渐渐响起,桦少才姗姗来迟的出现在舞台上,脸色涨红,看得出来他还有点没缓过劲。

    运用自己出色的现场功力紧急控场,导师们也都恢复了状态,开始点评起来。

    其实作为一线名导的综艺节目,录制时根本不该出现这种错误,主要是因王石当时也入戏了,他当年也是追过梦的,背井离乡,在杭城一呆就是十几年。

    所以档听到何笑的歌声后,思乡之情难免迸发而出。

    毕竟乡愁,永远是人类割舍不断的情感之一。

    前台。

    桦少已经恢复了状态,正在按照往昔的流程主持着节目。

    毫无疑问,何笑的表演是成功的。

    五位导师包括音乐助理团全部给出了超高的评价,一曲《500英里》,让众人见识到了何笑的英文功力。

    “那么卡洛儿老师,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上场了,有什么话想说吗?”

    卡洛儿坐在导师台上,沉默了几秒后,忽然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决定。

    “其实听了何笑的表演,这一轮的讨教,我想选择放弃!”

    此话一出,顿时惊呼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