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哎呦!天生王妃命 > 107 移驾雪然居用雪餐?
    “哎呦,容嬷嬷,我自己来就行,你老休息一下吧。”

    顾念念趴在床上,万般无奈地任由容嬷嬷上下其手,对她涂抹药膏,

    容嬷嬷挖着药膏贴上她的背脊,她就忍不住想要跳起来,一双温暖,掌心布满薄薄老茧的手掌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推拿,按摩着,想想就怪异,他们可不是很熟的。

    说了快一百遍了,不让她动手,架不住她的热情,实在是盛情难却啊,

    偏偏巧儿跟木头人一样,自从看了她身上的一些痕迹,就发呆到现在,可想而知,她是被吓到了,待会得好好给她上一节生里课,

    为了怕巧儿看了加重心里的阴影,顾念念好心地让她先行下去,去外面呼吸新鲜空气,看看绿色树木,好释放一下压力。

    唉...暗自神伤,自己来古代难不成就是为了传播知识的?是来做教书匠的吗?

    “小姐,你放心吧,老奴的手艺不赖,就是略微生疏了些,先皇妃在世时,老奴可是做过不少呢。”

    容嬷嬷见顾念念没有声音,以为她害怕或是羞涩了,笑得一脸褶皱,顾念念身上的痕迹也太多了些,既让她心疼,又让她开心。

    心疼呢,是怪君皓然不知道节制,把人家小姑娘折磨成这样,简直就是体无完肤。

    开心呢,是因为往年爷为了雪儿姑娘,不近女色,被朝中的一些有心人故意歪曲事实,什么好男风,不喜女色,他们爷可是正常人,怎么会好男风,想想就来气。现在可好了,爷放下心中的郁结,接触女孩子,她能不开怀吗?

    容嬷嬷心中郁气一出,手下的力道一重,顾念念龇牙咧嘴着,这手劲儿是在揉面团吧?

    回味起容嬷嬷刚才的话,这个信息量有些大,先皇妃就是君皓然的娘亲啰,她在世时,就是说她和老皇帝恩爱后也是这般惨状?

    看来君皓然的色不只是自身的,更是遗传的。

    “容嬷嬷,先皇妃是怎么没了的?”

    顾念念因为好奇,随口一问。

    谈起君皓然的母亲,容嬷嬷脸上的笑一下子跑光了,手下的动作也停顿下来,满脸的惆怅,先皇妃是好人呢,好女人,可惜没有见到爷这般光景。

    见容嬷嬷不说话了,顾念念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正愁着怎么去解释不是自己太八卦,容嬷嬷这厢叹了口气,

    “唉,先皇妃是因病去世,自爷的父皇去世后,先皇妃郁郁寡欢,全靠有爷在,才让先皇妃勉强支撑了下来,爷进了军营两年后,先皇妃就撒手人寰了。”

    听容嬷嬷这意思,君皓然的娘是因为自己的身体而死的,并非死于非命啊,害她脑补了各种宫斗,前世看的宫斗剧太多,搞得她都精神错乱了,

    如果君皓然的娘死于非命,君皓然不得把天给搅合了,传闻中他可是很牛逼的呢。虽然没有见识到君皓然的牛气轰轰,可想而知也是八九不离十了吧。

    “容嬷嬷,你别太伤神了,你看君皓然现在不是过得很好吗?先皇妃在天有灵一定很欣慰的。”

    容嬷嬷的眼角有些湿润,谈起先皇妃,她总是会想起那段时光来,顾念念的安慰也算起了一点效果,手背擦拭着眼角,继续给顾念念涂抹起来,只是这次的力道很是温柔。

    一刻钟后,顾念念穿着粉色的衣裙坐在梳妆台前,容嬷嬷站在她身后,为她梳妆打扮,特别在发间插上了她拿过来的玉钗,

    真的很好看,插在顾念念发上,很是相配,容嬷嬷一晃神,好像看到了活着时未出嫁的先皇妃,

    也是这样的年纪,也是这样的绝色,要不然也不会让已逝的皇上对先皇妃念念不忘,宠爱有加。

    顾念念不知道这玉钗的来历,很普通的款式,可是她就是喜欢这份简单,钗身是银质的,可以方便试毒,哈哈,好像想太多了。

    “小姐,爷让你午膳移驾雪然居,陪他在大厅用膳。”

    顾念念一听,头就大了,陪他会客吗?可是有雪儿和那个坏侄女在啊,这分明就是把她往火坑里推的意思嘛,太坏了,她昨晚可是舍命陪君子了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撇撇嘴,很是不愿。

    顾念念一回头,给容嬷嬷一个灿烂笑容,

    “我想留在无然居,容嬷嬷可以帮我回绝了君皓然吗?”

    “这...”

    多少女人为了爬上王爷的床费尽心思,这小姐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了,怎么还要忤逆爷的决策吗?这是为何?

    容嬷嬷当下就摇摇头,表示拒绝做传音筒,

    “小姐,这是你的福气,这天也不早了,我们还是移驾雪然居吧,免得让爷等,让客人们看了笑话。”

    容嬷嬷算是把话说死了,顾念念心不甘情不愿地站了起来,刚走两步,脸上的五官快皱到一起了,停在那里不敢有任何举动。

    内心飞过n个小羊羔,我的个去,君皓然这个混蛋。

    昨晚虽然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可是私密处被他磨破了皮,还一度...一想起那羞人的画面,脸红得快滴出血来了。

    不能走路了怎么办?刚才从床上到梳妆台不觉得,现在痛感十足,羞耻感爆棚。

    顾念念停在原地,眼看着脸色从红到青,从青到白,接着就是绛红色。

    “我不去了,你跟君皓然去说,我不去。”

    说完,顾念念以很怪异的走路姿势慢吞吞地移驾到床上,屁股刚挨着床榻,掀起被子盖在身上,将头都蒙住了,无脸啊。

    “小姐你...”

    容嬷嬷似乎想到了什么,小姐这么别扭莫不是...

    唉,爷也太胡闹了,小姐身子上都是青青紫紫的斑迹,更何况那处,一定也...

    都怪自己没有及时想到,小姐这受了不少苦吧,女儿家脸皮薄,哪里说得出口啊,容嬷嬷的心一下子柔软起来。

    叹了一口气去库房,找一些消肿祛瘀止痛的药膏来,记得先皇妃再世时存了不少的,得好好找找,都多少年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用。

    听到关门的声音,顾念念才将被子往下拉,露出一颗脑袋来,丢死人了,

    “君皓然,你这个无耻的混蛋,让我在容嬷嬷面前又丢人,又跌份儿,太讨厌了。”

    顾念念捏紧了拳头,愤怒地骂着,刚才还真的不觉得,现在怎么浑身酸痛,难受极了,还是被窝好,温暖又舒适,誓死不去那个雪然居让人看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