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越全能网红 > 第三百零小八章 不是小偷
    围住喻湛的人群总算松开了,如鸟兽散,他们小心的绕过门口的大汉们,根本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小护士俨然把张佩视作大救星,特别崇拜的望着她,她认知里的一位普通阿姨,却在关键时刻如此有魄力!不愧是刘嫚的妈妈,有其母必有其女。

    她忽然想到刚才进里间的几个人,连忙对张佩说,“还有人在里面,他们举止很怪异。”

    张佩使一个眼色,四个工人磨刀霍霍的走向里间。前厅闹事的人走光了,小护士连忙把玻璃门关上反锁。

    “小喻,你是不是不舒服?”张佩有些担忧的问喻湛。

    喻湛勉强笑笑,取下口罩,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我没事,刚才那些人把我围住,空气太污浊,我缓一缓就好了。”

    张佩特别相信喻湛,并不怀疑他的话。

    “这群人都是干什么的?你怎么会惹上他们?”她又问。

    喻湛也不知道,他的手机现在还在抽屉里呢。

    这时四个进去逮人的工人出来了,他们一手像揪小鸡似的抓住一个人的衣领,与彪悍壮硕的汉子相比,这四人跟文弱书生差不多,瑟瑟发抖。

    小护士走上前,对四人道,“把手机交出来。”

    四人沉默,扭过头不愿意。

    张佩冷斥道,“不照做,你们今天别想离开这里。”

    “手机是我们的隐私,凭什么给你们看?”其中一个寸头男青年不服道。

    “没经过我的允许,谁给你权利,在我店里游荡?你们没有看到里间‘闲人免进’的牌子吗?”

    喻湛总算恢复了正常,质问寸头男,“其他人都只对着我的人拍,只有你们四个人似乎对我的店更感兴趣,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拍了什么。”

    寸头男和其他三人,对他一脸不屑,并没有要掏手机的意思,

    张佩下令让工人搜身。

    一听到“搜身”二字,四个人立马挣扎起来,剩下六个工人立刻过来帮忙,一人固定双手,一人摸口袋搜身,把他们制得服服帖帖的。

    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四部手机,手机需要开机秘密,这四人依然拒不开口,一脸“你们就算打死我,我也不说的”神情,就这么僵持着。

    喻湛忽然笑了一下,对张佩说,“您的木棍能借我一会儿吗?”

    “当然可以。”

    喻湛拿起斜靠在墙的木棍,示意工人把手机并排放在地板上,接着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挥动木棒,把手机砸的粉碎。

    四人瞠目结舌,怒火难挡,寸头男说,“你必须要赔偿我们手机。”

    喻湛点头,“等我确认完我店里失窃和损失的金额,再来算你们的手机赔偿。”

    “我们不是小偷!”寸头男辩解道。

    小护士看到店外停的警车,惊喜道,“警察来了!”

    喻湛似笑非笑,“你们是不是小偷,警察自然会做出决断。”

    警车一连来了四辆,因为小护士报警时为了让警察快一点来,称有人聚众斗殴,且人数众多,接警员十分重视,就近的派出所担心两个警察不够用,派了8个人来。

    结果他们来了,人已经走光了,只有附近其他商户在门口看热闹。

    小护士打开门请警察进来。

    警察乍一看十个光膀子的汉子,还以为闹事是的是他们,可人家神情淡定,也不像呀,然后他们才看到蹲在一边的四个年轻人,一脸衰相。

    一位警官大声道,“谁报的警?”

    “我报的!”小护士站出来,指着四人道,“闹事的就是他们。”

    “四个人,你报警称人数众多?”警察怀疑道。

    “还有几十人,已经跑了,”喻湛解释道,“这四人还有盗窃的嫌疑,事发突然,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趁乱偷拿了我店里的东西。”

    “我们不是小偷!”寸头男还是挺有魄力的,敢在警察面前怼喻湛。

    另一位警官一根警棍就戳在他肩心上,刺痛不已,他疼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警察呵斥,“轮不到你插嘴,我们要问的时候会问你。”

    警察详细询问了事情经过,得知10个汉子是来见义勇为的,只是威慑,并没有真正动手,对他们赞赏了一番,张佩也让工人们先回去休息了。

    警察表示要把四个嫌疑人带到派出所去,喻湛和小护士以及张佩也必须得跟他们一起走一趟。

    临走前,一位警官取走了店里的监控存储盘。

    喻湛开自己的车,载上小护士和张佩,跟上前方的警车,一起去派出所。在车上,小护士看了手机,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并把前因后果口述给喻湛和张佩。

    喻湛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帮朋友的忙,却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连自己的店也被曝光了,

    糟糕!

    他忽然想起来他的手机还在抽屉里。

    他对坐在副驾驶的张佩说,

    “张阿姨,您能否帮我给嫚嫚打个电话,我的手机在店里。嫚嫚明天就要参加书法展最后一轮,我担心我的事情让她着急,影响到她的赛前准备。”

    如今喻湛和刘嫚的恋情是全公开的,张佩也早就看出了端倪,她乐见其成,很支持他们,“行,我马上打电话给她。”

    正如喻湛所想的那样,刘嫚现在急死了。

    苏教授让她养精蓄润,所以今天她呆在酒店房间里哪儿也没去,从头到尾围观了网络上的混战,越看越心惊胆战,这分明是有人在故意引站。

    更荒谬的是,那些水军莫名其妙的就开始攻击喻湛,她非常担心喻湛,就打电话想问问具体情况,偏偏他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发的微信也不回,都已经过了中午,不存在他工作忙看不到手机的情况。

    刘嫚更担心了,以为喻湛真出了事,她在房间里坐立不安,无心备赛,甚至有不参加别赛,直接买一张机票回首都的冲动。

    就在这时,她接到了母亲的来电,神奇的是,她妈妈竟知道她心中的想法,主动安慰她,“嫚嫚,小喻就在我旁边,他很好,没有被那些流言蜚语影响到,你放心准备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