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能妖孽神医 > 第七百六十四章 质四疑
    何谓神解境?

    以气化形,神行消解,则宇宙永存!从阴阳境开始,修为每提升一个境界,能力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当然,越往后,提升起来越困难。

    不要说大境界,就算每一个小境界都无比艰难。

    就以踏仙宗雨莫凡来说,百年前他就已经晋升到化虚境的修为了,但到目前为止,不管他如何的努力,修为再也没有提升一点。

    仙尊,或许就是他能够看到,却永远无法触及到的。

    现在汪伦晋升到了神解境,那么肉身对他来说就已经变成无所谓的事情了。

    就算他的肉身被毁灭,他随时都可以用法力来重新凝聚出一尊肉身来。

    而且,这尊肉身远比真实的肉身更加纯粹,因为它是没有瑕疵的。

    当然,重新凝聚出一尊身躯还是很消耗元力的,除非特殊情况,否则没人愿意这么干。

    而这次汪伦*公然如此,看来就是想要炫耀一下。

    花缘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虽然她心中已经知晓,但越是这样,反而越激发了她的战斗欲望。

    就算他是神解境又如何,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不战斗到最后一刻,谁胜谁负还很难说呢。

    “怎么,你还想继续战斗吗?”

    汪伦将肉身恢复后,依旧冷静而潇洒地站在面前,一脸淡然地看着。

    “汪伦,不要以为你是神解境就能够击败我,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说话间,花缘手中的道器一挥,顿时间魔域奇花再次缠绕过去。

    而此刻,观礼台上的人则心思各异。

    “老汪,汪伦这小子什么时候提升到神解境的,你们竟然隐瞒至今,这个太不讲究了吧。”

    “就是,真没想到汪伦这么快就提升了,果然是天资卓越,恭喜绝仙踪了。”

    “诸位,都是那个臭小子,说什么要给大家一个惊喜,本尊是难以约束他了。”

    面对其他宗主的恭贺,汪道真手缕胡须,满脸都是说不出的愉悦。

    瞥眼看看雨莫凡,心里更是得意,他知道雨莫凡就是想利用这次机会,让花缘击败汪伦,因此将踏仙宗的地位提升到一个无可匹敌的状态。

    但他的计划落空了,经过数年,花缘虽然也提升了不少实力,但和汪伦相比,差距反而越来越大了。

    看着雨莫凡郁闷的表情,他心里乐开花了。

    擂台上,两个人陷入到更激烈的战斗之中。

    花缘毕竟是真正的强者,就算汪伦是神解境,但想要战胜花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魔域奇花更加的妖冶起来,而它的花蕊之中喷射出来的七彩花粉,更是将汪伦的整个身体都覆盖在里面。

    这种花粉有着极强的毒性和腐蚀性,一旦沾染,不要说血肉之躯,就算是钢筋铁骨都要被腐蚀成一摊废水,着实霸道。

    “魔域奇花虽然很奇特,但想要战胜我还不可能。”

    汪伦一边说着,一边随手祭出一个玉瓶来。

    这个玉瓶通体晶莹,看起来格外的美观。

    就在祭出的瞬间,汪伦念动咒语,只见从玉瓶中喷射出一道道水雾,不断地冲刷着魔域奇花的花粉。

    咔哧咔哧!这花粉的确很霸道,不要说沾染到人身上,就连空气中的气流都被腐蚀的嗤嗤作响。

    原本纯净的天地间,瞬间被花粉侵蚀的天昏地暗,仿佛来到了天魔的世界一般。

    “秦兄,花缘小姐的情况不妙啊。”

    谷逍遥看的很是紧张,尤其是当知道了汪伦的真实修为后,估计心脏的跳动就没有下过二百。

    关心则乱,看来他是真乱了。

    秦锋点点头,叹息道:“是啊,以她现在的修为想要战胜不太容易。

    魔域奇花虽厉害,但汪伦早就有了准备,这玉瓶里面装的是魔仑幻水,不但能够化解魔域奇花的花粉,而且还能够修复腐蚀过的东西。

    看来是早就针对上了。”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花缘得到了来自天魔界的魔域奇花,而汪伦也从天魔界弄到了魔仑幻水,这种克制之下,花缘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不错了。

    “看来得想点办法……”秦锋眼神不断地转动着,几分钟而已,突然眼前一亮,随即和谷逍遥嘀咕了几句,然后身形一闪,来到了远处一个硕大的金锣面前。

    咚咚咚!就在众人看的欲罢不能的时候,猛然间一阵咚咚的金锣声响了起来,一下便将所有人的关注都吸引过来。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谁敲的金锣,这不是找死吗?”

    “金锣一响,就意味着对方有疑问,是可以要求裁判停止比赛的。”

    “尼玛,你们看看,敲金锣的竟然是姓秦的那个混蛋。

    他到底要干什么,他难道对汪伦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果然,金锣一响,不但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就连台上的花缘和汪伦也停止了战斗。

    这是规矩,没人敢随意破坏。

    “秦锋,你因何敲响金锣,难道不知道仙门论剑的规矩吗?”

    裁判可是一个脾气火爆的家伙,本身就是阴阳境的修为,面对秦锋这个小小元婴,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秦锋拱拱手,朗声说道:“诸位,在下有个疑问。

    当初汪伦报名的时候,明明写的就是阴阳境,但他实际是神解境,这样堂而皇之违反规定,难道还有资格在擂台上战斗吗?”

    这个……秦锋的话一出,不但裁判,就连长老团等人都为之语塞。

    秦锋的质疑是有道理的,在报名的时候之所以要提供真实的修为,就是要合理地分配对手。

    否则,一个真传对上精英,不但浪费时间,也没有精彩可看啊。

    “你且等待,我们将商议一下。”

    这种公开场合下,虽然这种事情从来就没有人在乎过,但现在真有人提出来了,裁判也不可能公然漠视,否则丢的就是他们的脸面了。

    “秦锋,你在搞什么鬼?”

    擂台上的花缘一闪身来到了秦锋面前,虽然她战斗的很辛苦,但起码还能够继续坚持,现在一下被打断了节奏,让她郁闷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