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春妆 > 第1213章 真牛
    说起来,周皇后这话也不算错。

    自皇后娘娘避去二条胡同之后,建昭帝可是一天没闲着,不仅将六宫这一亩三分地给犁了个来回,西苑那几个最美貌的淑女,也都不曾明珠蒙尘,一个个地皆晋了位份,虽不过几个婕妤美人而已,到底那也是承了恩泽、受了雨露的。

    谁又能保证,这几十号美人之中,不会有那么一两个幸运儿?

    “瞧你,板着脸作甚,这又有什么可难过的?”见谢禄萍神情黯淡,周皇后反倒笑了出来,其洒然自若,全无一丝挂碍,显然已是剔透到了十分。

    谢禄萍自知失了方寸,忙堆笑赔罪道:“娘娘恕罪,奴婢一时想得出了神。”

    周皇后笑吟吟地摆了摆手:“罢了,恕你无罪。本宫原本还烦着呢,坤宁宫这么大个箭垛子摆在那儿,不知多少人盯着,又不知多少人想要把咱们狠狠拉下去,彼时咱们在明、人家在暗,纵有三头六臂,也防不住不是?”

    她似是心情甚好,面上笑意款款,竟是容光焕发:“如今多好,这么些人上赶着要出头,咱们这灶头便冷一冷也没什么,总不能什么都让咱们占了先。雨露均沾、阖家同乐,这才是长久之道。”

    谢禄萍早明其理,此时便也笑道:“娘娘高见,有这么些人分担着,咱们倒也轻省些。”

    坤宁宫如今风头太劲,很容易成为目标,不利于小皇子平安长大,周皇后这法子也不能说不好。

    只是,如此一来,很难说往后会是怎么个情形。

    然此情此景,只能先行权宜之计,余下的暂且顾不上。

    计议已定,谢禄萍很快了下去,转头便悄悄损招来几名心腹,分派他们去各宫打探消息。

    不出半个月,荀贵妃、淑妃、贤妃、和嫔并徐、谢两位昭仪,以及一位才晋位的郭姓美人,便先后传出了喜讯。

    建昭十四年的秋天,荒寂了多年的大齐后宫,便如那雨后春笋一般,开始一茬一茬地往出冒孕妇,今儿你害喜、明儿她呕酸,这个怕风、那个惧热,六局忙得脚不点地,建昭帝还亲向周皇后借出柳娘子,轮流替各位贵主看诊安胎,倒是把太医院都给冷落了。

    八月初一大晨定,当李太后笑眯眯坐上宝座之时,放眼望去,头一次觉着,这满殿的莺莺燕燕,瞧来是如此地顺眼,她仿佛瞧见光头大胖小子满地走,直是乐得见牙不见眼。

    建昭帝比他老娘更高兴。

    这么些年来,他一直以为自个儿就是一头光犁地、不出苗的老黄牛,如今才知,地是好地,牛,是真的牛(骄傲脸)。

    是故,这几次大朝会,皇帝陛下那叫一个和颜悦色,纵使有官员犯了错,也是轻提轻放、罪减一等,美其名曰宽仁,实则却是给他那些孩儿们积福呢。

    事实上,若非顾着国体龙威,皇后陛下走路都能一步三蹦儿高。

    委实是太、太、太高兴了。

    再没有什么比如今的后宫,更能体现他建昭帝身为天子的体力、精力,以及男人的尊严的了。

    正所谓十年不鸣,一鸣就遍地开花,最近,大齐天子看几位阁老都觉着眉清目秀的,那份开怀可想而知。

    这一日,朝会已毕,建昭帝笑嘻嘻与众阁臣商议了几句恩科之事,便背着两手,溜溜达达地回了乾清宫。

    才一转过宫道,打老远便见东平郡王穿着件大红官袍,挺着在肚子站在那墙根儿下头,手里攥着块帕子擦汗。

    虽已秋凉,这位王爷肉大身沉地,还是稍稍一动就会出汗。

    而在他身边,则立着个身姿修挺的少年。

    他不似东平郡王那般怕热,笔直地站在秋阳下头,天光明净、阳光耀眼,衬着他昳丽俊美的容颜,尤其那一双眼睛,亮如秋水,比他那个王爷爹可养眼了百倍。

    这翩翩少年,便东平郡王家的小五子——徐玠。

    “嚯,你们父子如何得空儿来了?”建昭帝心情极好,抬手便免了东平郡王父子的见礼,又笑着向徐玠招手:“你小子,好些日子没到朕这儿来了,还要朕请你才成?”

    徐玠规规矩矩躬身行礼:“陛下恕罪,草民……”

    “去,去,去,你一个镇国大将军,算什么草民?”建昭帝作势挥手,脸上的笑容明灿灿地,晃得人眼晕。

    东平郡王呆了呆,旋即便以一个胖子不该有的敏捷,“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肥肉与声音齐颤、马屁与脑门儿共响,叩首谢恩:“陛下圣明,谢主隆恩。”

    徐玠此时亦反应了过来,有些哭笑不得,却也只能跪下谢恩。

    陛下这金口一开,待他日郡王府分家,徐玠便是正正经经的镇国将军了。

    身为滥妾之子,却能与除王长子之外的王府其余诸子平起平坐,纵观大齐国史,鲜少有与他同等出身的王爵之子得此殊荣。

    陛下之宠爱,可见一斑。

    一旁的侯敬贤悄悄抬头,瞥了一眼正自伏地的翩翩少年。

    这位徐五郎,往后他可得好生地奉承着。

    没见陛下喜欢么?

    这东平郡王还没分家呢,一个镇国将军,就已经板上钉钉了。爵位倒在其次,要紧的是那一份圣宠,那才是最难得的。

    “都起罢,进去说话。”建昭帝龙手挥了挥,命东平郡王父子起了身,大步朝宫门而去。

    一行人径直去了偏殿,侯敬贤带领小监奉上茶点,估摸着陛下的眼色,自动自觉地给东平郡王并徐玠挪了座儿,便悄悄地退下了。

    东平郡王这才收起满脸的笑,起身正色道:“启禀陛下,臣今儿是来禀报这些日子的进展的。承许、潘两位提督襄助,却是叫臣查到了两个名字。”

    他说着便自靴筒里抽出张字条来,双手奉上:“这二人一个是雷奉义、另一个是贺知礼,乃东州四大商行中的两家。其中,那雷家为四大之首,依臣看,他一家便称大齐商贾之首亦不为过,贺家则次之。便是雷、贺名下的几间商社,最近有些不同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