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妖者为王 > 第单六百二十四章 简单的考验?
    正当萧浪诧异之时,耳畔,突然传来听到一道提示声:“本关任务,破碎虚空。”

    “目标,真神境。”

    “灵魂加速,二十万分之一,此数值为永恒。”

    真神境?

    只是真神境么?

    灵魂加速,永恒数值?

    这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时间?”

    此地的时间和外界不同?

    猜想涌上心头,萧浪忍不住精神一震。

    难道听潮侯对法则和规则的参悟,已经达到了时间层次?

    不!这不可能!在五行大陆等待回归的那段时间,萧浪从九幽蝠的口中知晓了许多关于高层次武者的修炼方式以及其他,也曾探讨过时间。

    时间,或许是世界上最为神秘的力量,从来都没有人能掌握的了它,就连传说中的通古境强者也不可能做到。

    听潮侯就更不可能了。

    “应该和时间奥秘无关。”

    “灵魂加速……这里是作用在灵魂之上的法阵。

    莫非是指,外界的时间流速其实是恒古不变的,但是我的意识和灵魂的感知被加强了?”

    萧浪眼瞳亮起,感觉自己碰触到了真相。

    应该是这样。

    改变时间法则,听潮侯还没有这样的实力。

    “二十万分之一……”萧浪的大脑急速运转,很快就推算了出来,听潮侯之所以有这样的设定,显然也不是无的放矢的。

    “三百六十五关,外界是两个月的时间,六十天,再加上二十万倍的加速,其实他给我每一关都留下了十年的时间。”

    一关,十年!萧浪忍不住暗暗咋舌。

    这实在是太漫长了。

    加起来的话,足足有三千多年!要知道,萧浪从出生到现在,也没有那么长的时间。

    当然,要是这样的事实说出去,定然会让无数人汗颜的。

    不到一千年的时间,萧浪已经走到了不朽境五重天巅峰之上的层次,这样的成就,足以碾压一片人!萧浪咋舌,当然不只是因为时间长短。

    因为对于外界也只是两个月而已,根本不会影响到他的计划。

    让他在意的,是听潮侯给自己留下这么长时间的用意。

    十年,真神境?

    如果是从未踏上过真神境,萧浪定然会被这考验难住,但是现在,真神境早就不知道被他抛在多远的身后了。

    十年?

    哪怕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萧浪也完全有信心,在数年之内达到,根本不需要十年这么长!听潮侯失算了?

    “不。”

    “其中定然还有其他的用意。”

    萧浪内视己身,发现自己化身的牧童赫然还有自己独属的记忆!他只是周围青牛镇上的普通一员。

    普通的青牛镇,普通的放牛娃,普通的成长。

    唯一不太普通的,恐怕就是他是个孤儿,是在青牛镇上吃百家饭长大的,至于他放的这头牛也不是他自己的,而是邻里给他找了一个差事而已。

    “这么普通?”

    “融在他身上,什么用意?”

    万事不离考验,萧浪反复思索着听潮侯设置这一关的用意,可是,当他把这牧童从头到尾,探查了个底朝天,甚至连正在吃草的那头牛都没放过,结果却让萧浪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没有任何奇异。

    普通。

    平凡。

    “这么简单?”

    最强考验就这个难度么?

    萧浪瞠目结舌,满心不解,足足许久,才重新魂归现实。

    不。

    肯定暗藏着其他东西!萧浪没有放弃。

    眼见天黑了,按照这牧童的记忆,是时候赶牛回去了,萧浪犹豫了一下,决定照做。

    “观摩人生?”

    “在他的人生际遇中,存在着特殊的考验?”

    萧浪只能这么猜想。

    可是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没有!在这方虚幻而真是的世界里,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萧浪几乎把青牛镇上的所有人都认识了,放牛的日子还在继续,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和平凡。

    真的没有任何变化!萧浪算是有耐心的了。

    他足足等了一年!这一年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在观察周围的人。

    可是,这一切实在是太平静了,平静的令人发指,就像是真实的市井一样,有时候都会让萧浪忍不住好奇,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了。

    一年时间,没有任何发现。

    哪怕是萧浪这么有耐心的一个人,都有些不耐烦了。

    “或许,第一关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

    哪怕是最难考验,也有先容易这一说?”

    第二年,萧浪已经开始修炼了。

    不管了!如果真的有考验,肯定会出现的。

    萧浪以一个普通牧童的身份,再次踏上了冲击真神境的过程…………而于此同时,就在外面。

    萧浪所在的世界里,他感觉时间过去了足足一年多的时间,但是对于听潮侯、九幽蝠、嗜血星藤和金陵老祖,时间才过去了十余息而已。

    他们看到萧浪盘膝坐地,面无表情,似乎魂游天外去了,九幽蝠等人不由面面相觑,脸上有担忧之色闪过。

    他们在担心萧浪,这是本能。

    毕竟先前听潮侯对这一关的考验改变了,难度大大增加,而他们和萧浪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然牵挂。

    而听潮侯则不以为然,见萧浪盘膝坐下,他扭头看向九幽蝠等人。

    “既然你们是他们的奴仆,那也不要浪费时间,进阵历练吧,也算是老夫给你们的小小福利了。”

    听潮侯随意的很,随手安排,九幽蝠等人闻言一愣,旋即大喜。

    他们也能进入炼心阁法阵参加历练?

    这可是大机缘啊!一位原始境巅峰强者留下的测评,会差么?

    作为听潮侯的资深小迷弟,九幽蝠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躬身拱手行礼:“多谢侯爷!”

    一边,他还在暗中传音催促还愣在一旁的嗜血星藤和金陵老祖两人。

    “快!”

    “侯爷最擅长的就是神魂一道,在永恒大陆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进入侯爷的炼心阁修炼都没机会,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你们可千万别犯晕啊!”

    听潮侯以前就这样做过?

    嗜血星藤、金陵老祖闻言精神一震,这才终于作出决定,轻轻点头。

    听潮侯似乎听到了九幽蝠对嗜血星藤、金陵老祖的传音,却未在意,当嗜血星藤、金陵老祖两人一点头,也不见他有任何奇特的动作。

    呼!大地之上,法阵光辉倾洒,落在嗜血星藤三人身上,当即,这三人也和萧浪一样,盘膝坐地,双眼紧闭,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显然已经坠入虚幻的世界。

    做完这一切,听潮侯才再次把视线落在了萧浪身上,眼底精芒闪烁,似乎透过重重法阵,看到了萧浪这段时间内的所作所为,嘴角,一抹笑容扬起。

    他看出了萧浪开始的迷茫,乃至现在也挺困惑的。

    “简单?”

    “总有你哭的时候。”

    “不过我倒真的想看看,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呼。

    听潮侯声音飘散,周围顿时变得一片鸦雀无声,整个空间都陷入沉寂,唯有听潮侯,眼光烁烁,一直盯着眼前虚空,似乎在观察萧浪的一举一动。

    ……身在虚幻世界内,萧浪当然不知道听潮侯正在观察他。

    事实上,哪怕知道了,萧浪也不在乎。

    因为他这八年的确什么都没做。

    放牛。

    修炼。

    简单到令人发指。

    同样一成不变的,还有他心中的困惑。

    考验呢?

    “还没出现?”

    萧浪抬头望天,眼底满是迷茫。

    八年了。

    他距离真神境也只差最后一线了,甚至于,今天就要突破!可是,考验还未降临!“难道等我破碎虚空的时候他才会出现?”

    萧浪心起猜想,压下心底的狐疑,终于从山坡上站起身来,遥遥望了一眼这些年他早就不知道走了多少遍的青牛镇,眼底闪过一抹坚定。

    不管了!也不等了!  破关!“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幺蛾子!”

    是的。

    萧浪没等到十年期满,已经决定破关了,余下的时间不是浪费,可以给后面的关卡用。

    轰隆隆!萧浪体内闷响如雷,灵力激涌,正在朝神力蜕变。

    力量蜕变,这就是踏上真神境的最重要的征兆!而似乎感受到了他身上气机的变化——呼!头顶,虚空之上,一道空间门户悄然开启。

    这是……第二关的门户?

    这一关,真的要结束了?

    臆想中的考验没有降临,萧浪都忍不住错愕当场,愣了半天。

    这意思是,我这些年都白担心了?

    破碎虚空,成就真神。

    这一关真的就这么简单么?

    是的。

    没有任何难度!简单的令人感到发指。

    可是,这似乎真的是事实,哪怕萧浪再不确定,但头上不断传来浩荡吸力的空间门户总不是骗人的。

    “炼心?”

    “这是哪门子的心?”

    这一刻,萧浪真的有点懵了,他隐隐有种感觉,听潮侯立下的这最难考验,似乎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但是,还未等他多想,头顶空间门户传来的吸力已经超乎了他所能抵挡的程度。

    呼!萧浪被吸入了空间门户,而就在这一刻,灵魂和肉身剥离的感觉传来,萧浪发现,自己又只剩下意识和灵魂了。

    “第二关,还是类似夺舍?”

    萧浪心起明悟。

    而事实和他预料的完全一样,当萧浪感到自己神魂落定,眼前恢复光明,赫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条繁华的街边一角,在他的身前,还摆放着一只破碗。

    乞丐?

    这一关,我的身份是乞丐?

    考验,还是真神境破碎虚空?

    熟悉的过程,不同的身份,相同的过关条件,让萧浪微微一愣。

    新意呢?

    只是这样?

    而正当萧浪诧异,就要从地上站起来之时,突然——呼!一股绝强的悲凉气息从他的心头涌起,携卷无数记忆,直冲脑海,让一时不查的萧浪都忍不住神魂剧烈震荡起来,隐隐有碎裂的迹象!嘭!萧浪一个踉跄,直接跌倒在地,好在,他是一个乞丐,倒是没有人在意到他,无人看到,他眼底被一团黯然笼罩,魂魄欲裂!这是……考验?

    终于来了!萧浪精神一震,感受着源自心底和记忆无尽涌出的悲凉,心中的震撼却越来越浓。

    这是何等凄惨的人生啊,竟然能有如此悲凉的情感?

    哪怕现在的萧浪也算的上是见多识广了,但是,当他消化掉与他融为一体的这街头乞丐的记忆,也忍不住心头一麻,倍感触动。

    太他妈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