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妖者为王 >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七情六欲六,人生百态!
    幻灵界。

    这就是这一方世界的名字。

    不是因为这里是听潮侯创造的虚幻世界,恰恰相反,这里无比真实,萧浪从附身的这乞丐的记忆中更知晓了他的身份——幻灵宫!幻灵界昔日最为强大的宗门之一!数万年以来,在幻灵界有三大宗门。

    幻灵宫、草木阁、神恩门。

    之所以说幻灵宫是幻灵界昔日三大超级宗门之一,那当然是因为,它已经覆灭了。

    而它覆灭的原因,完全是因为一个人——“楚河。”

    这就是这乞丐的名字。

    他之前的身份也极其的不俗——幻灵宫宫主之子!但是更为不俗的,还是他的天资!和萧浪经历的上一个世界一样,整个幻灵界都不曾有真神诞生,三大势力最为顶尖的高手,都是半步真神。

    这个世界就像是受到了某种诅咒,他们困足半步真神境已久,却仍然无法完成最后的蜕变,打破桎梏。

    而楚河,曾一度成为他们心中最大的希望!一百八十年,半步真神境!这就是楚河曾经的光辉成绩!他的破境速度,甚至超过了萧浪!并且,萧浪之所以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冲出那方世界,化身真神,机缘是其一,更多的还是他和命运之间的抗争。

    换句话说,这都是他拿命拼搏出来的。

    但楚河不一样。

    他纯粹靠的是天分!外加幻灵宫的大力栽培。

    短短一百八十年的时间,他就已经是半步真神境了,并且战力超群,名噪四方,比历史上五百年达到半步真神境的前辈足足超出了三百多年的时间。

    这让整个幻灵界的人都以为,终于有望看到真神境之上的世界了。

    至于楚河本人,他不仅是幻灵宫的希望,更是整个幻灵界的希望。

    一个世界的关注。

    对于楚河年轻的灵魂来说,触动是巨大的。

    一直饱受呵护的他,更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天才嘛,谁还没有点脾气?

    幻灵宫上上下下仍然对他保护有加。

    只要他老老实实呆在宫里修炼,闭关冲刺真神境,没人会说什么。

    可关键就在这一点上。

    楚河又岂是安分守己的人?

    百余年的时间,他都被保护在幻灵境,早就快憋疯了,于是乎,就在整个幻灵境几乎都在为他日后的破关做准备之时,他溜出去了。

    其实这也没问题。

    毕竟是半步真神境,并且世人皆知,可以说,整个幻灵境,楚河可以横着走。

    可是,猎奇心性难以抑制的他,又岂会选择平庸的地方?

    他选择了,深渊峡谷!在萧浪得到的楚河记忆中,深渊峡谷,是个极其特殊的地方,并且在幻灵界的历史上,有很多半步真神境的强者即将走到生命尽头之时,都会进入其中,试图博取一线晋升的可能。

    有人说,深渊峡谷,也是整个幻灵界的边缘,内藏玄奥,甚至藏着幻灵界历史上无人成就真神的奥秘。

    楚河就是去了这个地方。

    只是令萧浪意外的是,就像是有人出手了一样,楚河记忆中关于进入深渊峡谷的部分完全消失的一干二净。

    萧浪只知道,楚河,失败了!他甚至给整个幻灵界招来了一大祸患——一头绝世凶兽!绝对是达到真神层次的凶兽!一场天灾,降临了。

    仅仅数年之间,整个幻灵界被血色沾染,一发不可收拾,哪怕三大势力联手,也无力诛杀,只能短暂抵抗。

    而在这数年的时间内,笼罩在楚河身上的各种光环,也在他引出那凶兽的第一时间,彻底化为了泡影。

    不止如此。

    他成为了整个幻灵界的罪人!人神共愤,世间公敌!乃至连整个幻灵宫也被世人唾弃!之前拥护在他身边的人,消失了,或者死了。

    就连他的家族、亲人,也无一不躲着他。

    出门在外,更是各处都传扬着他的恶名,声名狼藉不说,咒骂声无数,让楚河年轻而从未经历过世间任何挫败的灵魂,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

    他险些崩溃!但他也知道,事情是因他而起,整个幻灵界之所以陷入这场灾劫,完全是他一人的缘故导致。

    少年心性,气盛而冲动。

    险些崩溃,往往只有两个结果——崩溃,或者爆发!楚河毕竟是半步真神境,虽然他痛苦到了极致,但崩溃显然是不可能的。

    他选择了爆发!一日,他以拼死之心,孤身前往诛杀那头凶兽。

    不成功,便成仁。

    事实上,出发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陨落的准备。

    可是,他却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没有放弃他。

    那一战,他输了。

    很惨!差点就死了!但是,每当楚河回忆那一日,恨不得自己死在那里!他被救了。

    是他同样达到半步真神境的父亲出手,救下了他,可代价也是惨重的,他的父亲楚天云为了他的性命,强行施展挪移大阵,将那头凶兽挪移到了幻灵宫,并且直接引爆了幻灵宫的根基大阵,爆发出了足以斩杀真神的威势!凶兽,死了。

    幻灵宫却因此覆灭了。

    更重要的是——家破,人亡!当因为那一战重伤,而失去了所有修为的楚河历经万险,回到幻灵宫,等待他的,却是一片废墟,一地陵墓!家,没了。

    亲人,死了。

    这一日,楚河彻底崩溃了。

    一个人从巅峰跌落,到底有多快?

    很快。

    一次错误的选择,一次冲动,一场大战……足够了。

    无论是武道,还是心智,楚河都彻底崩溃了。

    不是要死的那种崩溃,而是不死,非要逼着自己经历这一切痛苦的崩溃。

    在他心里,这是他罪有应得,无法饶恕。

    所以,他堕落了。

    他的灵魂陷入幻灵宫灭亡的那一场大战中,再也无法醒来,终日悲痛,愈陷愈深。

    迄今为止,那一战已经过去了数百年,他也痛苦了数百年,沦落街头,宛若乞丐,行尸走肉。

    可这数百年的悲痛,早已形成了执念。

    无法醒来的执念。

    这才有了那让萧浪都感到心神震荡,难以除却的悲凉之感。

    是的。

    哪怕萧浪的灵魂修为已经达到了不灭魂五重天巅峰层次,也依然无法抹除这份执念和沉淀数百年的悲凉对自己产生的影响。

    这不是一个概念。

    与其说它是执念,在萧浪看来,它更像是一种——心魔!“若是一直让这执念存在,心魔难消的话,我绝对不可能成为真神,起码十年之内毫无可能!”

    萧浪眼底精芒一闪,强行压下心头的情感激荡,相当理智。

    “这就是听潮侯最强难度的考验?”

    “人生百态,七情六欲!”

    萧浪差不多摸准听潮侯的套路了。

    的确。

    情欲一说,确实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摒弃的,只要他还是个人,就不可能不受情欲的影响。

    它,的确是炼心的方法之一,并且一针见血。

    但是,如何才能消除楚河心中的执念?

    遗忘?

    还是重建幻灵宫,弥补他心中的缺憾?

    萧浪思索着解决执念的方法,不由陷入了沉思。

    然而他没有看到的是,就在他陷入沉吟的瞬间,天穹之上,隐隐凝化出一双眼睛的样子,正在盯着他。

    不错。

    正是听潮侯。

    外界。

    听潮侯看着陷入沉默若有所思的萧浪,笑了。

    “终于发现了么?”

    “呵呵,还不算晚。”

    “不过真的有些好奇,你到底会选哪一种呢?”

    “忘情、灭情、还是……寄情?”

    听潮侯相当好奇。

    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萧浪的决定,比他想象中的更快。

    “灭情、忘情,把这一切都忘掉,抹除记忆?”

    萧浪摇头。

    他岂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七情六欲,乃生灵的一部分,焉能忘却?

    忘掉的,那还是完整的自己么?”

    对于七情六欲,萧浪显然有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因为他并不像是听潮侯想象的那样,完全没有任何经验,恰恰相反,要知道,他当年踏上世界境,乃是情字入道!“寄情于物,重建幻灵宫?”

    萧浪再次摇头。

    假的,终究还是假的。

    萧浪清楚的知道,哪怕他有在十年内重建幻灵宫的能力,也能让楚河融入心身的执念压制十年,让他可以在十年内晋升真神,完成这一关的考验,但是,萧浪还是没有这么选择。

    “人都死了,只有虚假的幻灵宫,又有什么意义?”

    这一种,萧浪也没选!听到萧浪的喃喃自语,一直观察着他的听潮侯不由一愣。

    都不选?

    萧浪到底干什么?

    在他看来,这两种办法,也是最好的过关途径,可是,竟然都被萧浪舍弃了!“他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

    听潮侯的眼底不由多了几分好奇,他也看出来了,萧浪对于他设定的这一考验,似乎另有坚持。

    “他在坚持什么?”

    这一刻,除了萧浪体内的通古之力外,听潮侯对萧浪突然又多了一丝好奇,眼底诞生一抹期待。

    而正在这时,只见萧浪附身的楚河突然缓缓抬起头,目光深邃,对外却无焦点,这一刻,他的目光似乎是落在了体内,某一最黑暗的角落,一处自我封禁的牢笼中,一道佝偻的身影上面,沉声如钟,深邃而沉重。

    “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存在了,就是存在了,自怨自艾,怨天尤人,有什么意义?”

    “忘记?

    抛弃?”

    “不可能的。”

    “它,就是你的一部分,永远的一部分。”

    “没有痛苦,没有缺憾的人生,那还叫人生么?”

    嗯?

    萧浪话音传来,隐藏在楚河身躯内的那道身影似乎猛地一颤,从沉浸数百年的噩梦中惊醒,隐有变故。

    而正在这时,一直在等待萧浪作出选择的听潮侯也是一愣,旋即一惊。

    “承情?”

    “他竟然……”听潮侯缓缓张大了嘴巴,很显然,萧浪的选择,完全超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他竟然会选择这条道路?”

    听潮侯遥遥看着萧浪,隐隐看到了一团彩色的灵魂,七情六欲,尽数充斥其中,鲜活玲珑,眼神却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用这种办法消除执念?”

    “难道他就不怕有朝一日,他的灵魂承受不住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