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十废墟
    张御戴着遮帽,手提夏剑,踏着腐朽树叶的堆层,在密林之中行走着。

    泥烂的沼泽和充满腐败物的池塘丝毫没能阻碍住他,如履平地般走了过去。阻挡在面前的枝叶藤蔓每每自行分开,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那里为他开道。

    不在密林中行走,永远不知道的这里植物多密集,从上到下几乎每一寸空间都被它们所利用起来,看去凌乱,其实每一株植物都在自己所应该在的位置上。

    雨林中足以让人致命的毒虫都在尽量远离他,而那些有着鲜艳花瓣的食肉植物则在他经过的时候一动不动。

    大约两个夏时后,一场倾盆大雨落了下来,虽被上面繁密树叶挡住了大部分,可仍有不少流淌下来,只是在落向他的时候,却被一层莹莹微光挡住,并毫无减损的滑落下去。

    不过一会儿,雨势稍小,只有淅淅沥沥声响还在继续着,但代之而起的却是浓重的迷雾,还有各种虫豸的小型生灵的古怪叫声。

    前方枝条又一次被移动后,雾气不知什么时候散开了,他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高地边缘,而一座残破的古代废墟出现了眼前。

    阿苏里城。

    上个纪元时期曾经抵抗血阳古国的一个小国,也曾有过较为灿烂的文明。

    血阳古国本来是位于大陆深处的王国,而其却选择西面的海岸方向扩张,这自是与当地的土著部落和国家产生剧烈冲突。

    包括瘟疫之神伊米特里所出身的“库鲁因奇”,也曾是抵抗国度中的一员。

    张御听过一个长久以来流传一个说法,说是血阳古国的侵略是因为在战败之后逃亡至此的,不过这个说法里面还存在着很多矛盾,所以对此还是有待考证。

    他在这高处看了一下,当年他老师带着他们经过这片遗迹的时候,曾在此间宿住了几晚。当时那里还有一个食人部落,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就被一道剑光清理干净了。

    如今六年过去,也不知道这里是否被其他东西或异神信徒占据。

    他从高地之上一跃而下,无声无息落于地面之上,而后向前行进。走了没有多久,一根根断裂的石灰岩的方柱逐渐显于眼前,原本宏伟的建筑大多都已坍塌在泥泞之中,精美的浮雕上爬满了藤蔓和青苔,唯有在视线尽头,一座巨大的背靠山丘的梯形神庙矗立在那里。

    这个时候,他在一根断裂的柱头旁边停顿了一下,目光下移,那里有一道划痕,还有一个火柴人的独特记号,这是当初他在这里留下的。

    他伸手比了一下,自己当时的身高与现在差的太远,才到胸前位置。

    收回目光后,他就沿破碎的石道而行,很快来到了神庙之前,再踏着台阶往上走去。

    来到上方之后,他意外发现当年的篝火印痕还残留在平台之上,这引发了他很多回忆。

    只是此刻他也是在想,当初自己那位老师当初带他与一众弟子去那里,真是的只是为了游历么?

    就在这时,他神色微微一动,往一旁看去,一座只剩下下半身的神像上方,出现了一头体态轻盈而优美的豹子,它有着黝黑发亮的皮毛和绿色的眼瞳,此刻正幽幽盯着他。

    这是一头密林豹,一头灵性生物,看来这片领地的主人现在属于它。

    张御平静的看着这头豹子,似这等生灵,因为生来具备灵性,通常都是拥有智慧的,是可以用灵性进行的沟通交流的。

    他此行目的是为了找到那处遗迹,要尽量减少路上可能遭遇到的麻烦,密林里的灵性生物实在太多了,杀也杀不完,就算这头密林豹被他杀了,也会有其他东西过来占据这里,所以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那豹子在与他对视一会儿,似是感受到了他心光之中的浩瀚与宁静,于是慢慢俯低身形,跳下了断柱,几个敏捷的跃跃后,就踩着一截断树离开了。

    张御收回目光,将夏剑放开,任由其飘在一旁,而后一股无形之力扩散开来,将灰尘和污泥清理出去,他盘膝坐下,拿出丹丸服下去,入至定坐之中。

    前面的路还算好走,但从这里开始,就可能进入异神的领地了,所以他要尽量保持在巅峰状态。

    夏剑似有生命般悬在那里,有时候会凭空回绕一圈,这是心里的戒备在起作用,若是任何有敌意的东西到来,心湖的沟通会使这把剑在第一时间作出示警。

    半个夏时之后,他站了起来,把头一抬,凌空飘起,来这座神庙背后的高丘之上。

    他环视一圈,很快目光落到了远方一根巨大的树木之上,那高若与天齐的身影,在诸多密林之中,显得尤为突出。

    这是一株非常少见的灵性植物,名为“塔鲁巨树”,虽然它的智慧十分低微,但是实力不弱,灵性生物和异神都会主动避开。

    那里是他下一个要去地方,与他要去的遗落之地相比,虽然是绕了一些路,但也可以减少许多麻烦。

    他看了一眼那些时不时飞掠而过飞鸟,此刻十分想就这么飞遁过去,可是这里浊潮浓烈,破碎感十分严重,只有这些生灵可以自由自在在此飞行,但凡借助灵性飞遁,那么必然会受到浊潮影响,恐怕不等他到达那里,就会失去目标,偏失方向了。

    他一紧斗篷,自高丘之上下来,沿着阿苏里城早年修筑的破碎道路,朝着塔鲁巨树所在的方向寻去。

    两天之后,他在跨过一条林中的溪流的时候,方才踏足实地,就忽然感觉自己碰触到了一股稀薄的灵性,那种湿滑且冰冷,那种感觉且就在此刻,与此同时,好似有一道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这应该是跨入了某个异神的灵性领域之内了,而从那充满恶意的灵性上看,对方是不可能让他就这么安静离去的,于是站在了原地,没有再往前去。

    因为他知道,对方会主动过来找他的。

    只是等了十几个呼吸,就有一团绿色的火光凭空燃起,光芒周围剧烈抖动着,并发出轰鸣呼啸之声,随后一个长着蜥蜴瞳孔的人影自里走了出来,他有着高长强壮的身躯,身外包裹着五颜六色的鳞片,身躯之后还有一条强壮的尾巴。

    异神看到他之后,露出贪婪的目光,分叉的舌尖快速伸缩了一下,道:“来自远方的神明,交出你的灵性和生命力。让伟大的图瓦更加强大!”

    张御能认出,这是一个“图瓦神”,也就是灵性生物被人或者类人生灵膜拜之后成就的异神,其实说是半神也可以,安山之东密林之中最多的就是这种东西了。

    此类异神能认识到自己的力量,可是智慧不高,还受兽性本能的驱动,脑子里只有杀戮、食物及交配这几种东西,没有丝毫交流的必要。

    所以他一言不发,手一抬,一声鸣响,夏剑已经跃入手中,随后剑尖斜指一侧,缓步走上前去。

    异神冲他咆哮一声,周围的树木像被巨大的气爆冲击,全都断折飞舞了出去,随后猛然向前冲来,身上的灵性光芒闪烁着,犹如彩色霞云一般荡漾飘动着。

    张御遮帽下的脸容看不清楚,只是身上的心光轰然一腾,挥剑一斩!

    密林之中闪过一道璀璨的剑光,数里之内一瞬间恍若白昼,在闪了两下,旋又收敛下去。

    张御轻轻一振腕,剑刃之上最后残留的余光缓缓退下。

    异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片刻后,头颅掉落下来,无头尸体倒在了泥地上,它全部的灵性,意识、乃至生命力,全被这一剑所斩杀。

    张御锵的一声收剑归鞘,此时一道白色光影从残尸身上飞起,倏地来到近前,他一把拿在掌中,这是一块指头大小晶莹透亮的宝石,当中有一道竖瞳,这是这名图瓦异神残留下来的神异组织。

    他看了一眼后,顺手放入了衣兜中,随后把袍袖荡开,手提夏剑,大步往前走去。

    接下来的三天中,可能是由于他的路线较为笔直,如一把利剑直接指向目的地,根本不带一点偏的,所以又撞上一头意图袭击他的灵性生物和一个图瓦神,都是被他一剑斩了,并顺手收下了它们的神异组织。

    在进入密林的第七天,他终于来到了那株“塔鲁巨树”的附近,但这时他脚步微顿,因为他能感受到一股恐惧和畏忌之感,还有偶尔传递出的乞求情绪。

    他抬头看了看,这是这头巨树在向他求助。

    此刻最好的做法,就是直接转头离去。

    不过这并不见得就一定能避开麻烦。而且他需要去到树顶之上辨认下一个去处,恐怕没办法一走了之。

    他稍作思索,便往里走入进去。

    此时此刻,塔鲁巨树的灵性力量之中传来了感谢的情绪,并且每当他走过一段后,就会有一根树藤降下来,替他指明方向。

    差不多有一刻之后,他终于走到那巨大的树干之下,此时他眼眸微微一凝。

    前方一根垂落下来的藤蔓之上,一名拿着玉箫的白衣道人半靠在那里,头颅微仰,闭着双目,一只脚落下来,微微晃动着,神情轻舒惬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