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 > 第2章69章 最动人的情话
    温柔体贴而又坚决无情的把于秋丽扔在财大门口,汪大少转身挥一挥衣袖,木有带走一片云彩,带走一颗懵哔心。

    于秋丽回到寝室时,心情仍旧不平静,表情却已经平静下来。

    结果寝室没人。

    搁下箱子,她瞬间就崩了。

    拎起床头小熊,噼里啪啦一顿爆锤,冲个澡,躺到床上开始发呆。

    她知道自己的想法其实不太对,今天根本不是一个应该发生什么的日子,但就是控制不住郁闷。

    那种感觉之复杂,难以言喻。

    汪言,你真的是个谜……

    谜少汪言转身回到酒店,闲着有点无聊,随手就给另外一个妹子发去定位。

    卢一天。

    上次住嘉里酒店碰到的那个主动搭讪的妹子,颜值92,身材93,特殊85。

    和于秋丽比,不怎么样,但是汪言并没有一定要如何的想法。

    那姑娘一直在微信里撩汪言,三不五时的就发一张瑜伽自拍,得不到回应亦不气馁,有时间陪她聊两句,她就始终如一的热情。

    整体而言,很有趣,感觉上令汪言很新鲜。

    所以,汪言很想了解一下她那种类型的女孩,到底都在想什么、是什么样的生活态度。

    作为一个典型的魔都姑娘,她可能代表着相当巨大的一整个类型,都市、时尚、中产、小资……

    人生百态,光怪陆离。

    光是接触本身,就足以令汪言觉得大有裨益了。

    如果仍是一个屌丝,汪言可能一辈子都搞不清楚她们到底在想什么。

    现在既然有机会,正好本着学习和了解的心态,去和她聊聊,打发一点枯燥的时间、享受一点单调的快乐。

    卢一天不晓得在忙什么,汪言安安静静看书半个小时以后,才回复消息。

    “晕,大少你又来魔都出差?或者是来玩?!出来出来,姐姐带你去哈皮!”

    “玩什么?”

    “哎呀你问那么多干嘛?一个大男人又不怕被卖掉,玩什么不是你占便宜?当然,如果你愿意破财,我拉一车皮美少女来排队给你占便宜!”

    隔着屏幕,汪言都能感受到卢一天的兴奋。

    长长的一段话,没分段,没停顿,好像是语音转化文字,一气呵成。

    而汪总继续保持高冷风格,又是三个字。

    “没兴趣。”

    “哇!那你想干什么?嘉里酒店的定位……莫非是想让姐姐去陪你玩耍?警告你,姐姐卖艺不卖身的,迷死人不偿命,有名的只占便宜不吃亏!”

    两段话,有种活力扑面而来。

    汪大少的兴致真正高涨起来,发出正式邀请:“陪我去外滩上走走?”

    “ok,走起!”

    卢一天很痛快,近乎毫不犹豫。

    “那你来我酒店吧,坐礼宾车去隧道。”

    汪言刚说完,卢一天发来一个定位,距离外滩万国博览建筑群只有不到1公里。

    “我到你那边太折腾,干脆就在魔都总会大楼下面碰头……对了,你认得出来我吧?”

    “没问题。”

    换套衣服下楼,等车,直奔外滩。

    十里洋场的风情很迷人,今天的卢一天更迷人。

    皮肤雪白,妆容精致,红色小洋裙,高跟小凉鞋,左脚白金脚链,右脚踝上面纹着一圈荆棘。

    啧,coolgirl。

    看到汪言,卢一天很淑女的上前两步,双手拎着小包,站定微笑。

    自她身前身后路过的男人,基本都会投以瞩目,或欣赏,或惊艳。

    直到此刻,汪言才正确意识到90分美女的杀伤力——认真打扮一下,搁哪都是光鲜亮丽女神,是众多男人追逐的对象。

    90分很值钱,只是大少有雷达,所以才显得像是大白菜般的常见。

    90分又很不值钱,因为只有95分以上,才能初步拜托汪言的个人审美,成为那种人类共同审美里的公认极品。

    复杂的哟……

    东想西想中,距离拉近到不足一米,汪言笑着伸出手:“久等了么?”

    “没……”

    卢一天有点懵:“你干嘛啊?”

    大少伸出的右手,不是握手的姿势,而是手掌向上平摊,像是男朋友要牵女朋友的手。

    汪言恍然大悟似的收回手,惭愧致歉。

    “哎哟,真不好意思,刚看到你,就好像看到初恋一样,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卢一天被夸得心花怒放,笑得露出至少十颗牙齿。

    “嘻嘻,我有那么年轻么?”

    卢一天虚岁24,并且知道汪言不大,最多21,所以汪言就等于是在变相的夸她年轻。

    同时,隐含着清纯、美丽、令人心动的褒赏。

    其心思之巧妙,值得任何单身狗学习。

    当然,千万不能油腻。

    汪言温和笑笑,点头:“不止是年轻。”

    点到即止。

    “我们怎么逛?”

    卢一天伸手一指外滩:“从下面走过去,然后再从上面绕回来,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情。”

    汪言就瞄一眼她的脚,笑问:“你的鞋跟不低啊,没问题么?”

    “当然!”

    卢一天甩一下头发,骄傲挑眉:“我的平衡性超级好的!”

    啧啧,是在提示哥,她的瑜伽功底么?

    汪言心里有数,顺着夸一句:“差点忘记你是练瑜伽的了……怎么会想着学那东西?”

    卢一天很坦诚。

    “首先就是对形象气质和保持身材有好处,其次呢,大学里就可以做兼职教课,赚些零花钱、买买衣服化妆品什么的。”

    大少很感兴趣:“能赚多少钱?”

    “我下过苦工,水平不错,一节一对一的私教课,一个小时,可以收到450。如果是瑜伽教室的那种初级班大课,有学员提成可以拿。”

    卢一天详细的跟汪言掰扯着,因为晓得汪言是大少,巨有钱,所以没什么瞒着的必要。

    “最好的一个暑假,赚到过12万块钱,平时每个月到手2万左右吧。”

    “那你很厉害。”

    汪言诚心诚意的夸奖。

    卢一天却不觉得有什么:“在魔都,我的收入算什么呀?”

    “你已经比95%的同龄女生厉害了。”

    “可是,那是因为我比95%的同龄女生漂亮并且努力啊!”

    卢一天说完,自己都没忍住,咯咯娇笑起来。

    “哈哈,真的,我说一句自夸的大实话哈,像我这么漂亮的女生,只要肯努力,有一技之长,不管做什么兼职,都不会少赚的。”

    仔细想想,确实是大实话。

    在这样一个看脸的世界里,只要好看,同等条件下的竞争力,就会比别人强一大截。

    于是,汪言终于没忍住问:“那你为什么对我如此执着?”

    你自己能赚到的钱,足够让你一个单身小姑娘活得很好了,为什么?

    “因为你帅啊!”

    卢一天脱口而出,甚至直勾勾的看着汪言笑。

    “气质好,人帅,又辣么有钱有势,很难遇到的好吧?”

    汪言挑眉反问:“所以,重点其实是有钱有势?”

    “哎呀,不要非得确定在某一点上嘛!单项的优秀,杀伤力当然没有综合的优秀强,你是钻石小baby,你自己不知道么?”

    “真会说话。”

    汪言被哄得心情大悦,可是仍没迷糊,晓得她没有完全交实底。

    夜色中,黄浦江上驶来一辆辆游轮,灯火辉煌,丝竹悠扬。

    卢一天驻足两秒,突然发出一声叹息。

    “你看这十里洋场、不夜长江,多美?”

    外滩是很美。

    那种现代化的、城市化的、用灯火和金钱渲染出来的奢侈迷离的美,是汪言生平仅见。

    大少点点头:“确实,很漂亮。”

    卢一天甜甜一笑,继续带着大少向前溜达,闲聊似的谈起过往。

    “我高中的时候,特别想上去看看,可是既不想挤在普通游轮底层,又舍不得那300多块钱的高档游轮门票。

    于是我就经常坐晚上的轮渡,2块钱一张票,直来直去的渡江,但是该看的都看得到。

    后来有个丑得像蛤蟆似的富二代追我,我犹豫了整整一个星期,终于决定跟他吃顿饭。

    他带我登上一艘叫做sununer的私人游艇,是他整个包下来的,两个小时花掉两万,为我准备烛光晚餐又是至少一万。

    晚上9点整,他向我表白,想让我做他的女朋友。

    当时我没有正面回应,我再一次犹豫,3天以后,我决定和他交往着试试看。

    那是极其失败的一次初恋。

    他对我很好,特别舍得给我花钱,带我去到很多很多以前不敢想象的地方。

    我很感动,试着对他好,但最多只能接受牵手。

    每当他想拥抱我的时候,只要是在正面,我就控制不住心里的烦躁和恐惧。

    可是,我又是那么喜欢那些漂亮衣服和首饰,零零碎碎的进口零食,迪士尼的玩偶,和米奇的背包……

    我是不是很贱?”

    “有点。”

    汪言诚恳点头。

    噗嗤!

    卢一天抬头看到大少的表情,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软绵绵的拍他一下。

    “讨厌啊你!”

    汪言回手抓住她的手,抓住就再没松开,当她想挣脱的时候,就轻轻摇晃一下。

    “别闹!好好讲你的故事,然后呢?”

    卢一天挣扎两下,没挣开,索性就不再理会。

    “然后,我就慢慢的减少花他的钱,并且在高中毕业的暑假,第一次出去兼职打工,发传单啊、给健身房拉客户啊什么的。

    赚到人生里第一笔、第二笔、第三笔工资。

    我小心翼翼的花,到暑假结束,剩下3000出头,给他买了一款飞利浦的电动剃须刀,当时最好最贵的那款。

    送给他的时候,他真的特别惊喜,超级惊喜的那种。

    然后我对他说: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我们分手吧。”

    我去!

    神转折把汪言都搞一愣,满脑门子直男问号。

    姐们,你图的是啥?!

    想半天没想明白,索性直接问:“所以,你能不能总结提炼出一个重点来?”

    噗嗤!

    卢一天又一次莫名其妙的笑喷了,真的,笑得汪大少满头雾水。

    “你怎么这么逗啊?”

    我哪逗了?!

    汪言顺嘴瞎掰:“故事都应该有核心思想,比如说,你从初恋里体会到了什么?”

    “体会到了有钱真好!”

    卢一天翻个白眼。

    汪言瞪圆眼睛逗她:“这玩意儿还用通过谈恋爱体会?小时候买不起小浣熊方便面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哈哈哈哈!”

    卢一天的笑点真的很迷,倚着汪言,笑得前仰后合。

    怕她摔跤,大少贴心的揽住她的腰。

    卢一天拍来一下,却没反抗:“你啊,满嘴没一句靠谱的话!”

    “所以是验证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真理么?”汪言反问。

    “扯淡。”

    卢一天不屑撇嘴:“你得先好看,然后再有钱!”

    真是一个诚实的好姑娘啊……

    句句大实话!

    她笑了一阵儿,真的开始做总结。

    “魔都的落差实在太大了,最底层和最顶上,隔着十万八千里,却又彼此看得见。对于我们这种底层出身的孩子而言,实在太残酷了。”

    一句话,直接说到汪言的心坎儿里。

    鼓角又何尝不是如此?

    而且,更加的赤裸裸。

    “所以你才在大学里奋发向上,努力学习瑜伽赚钱?”

    卢一天继续以出人意料的坦率,讲大实话。

    “最开始学瑜伽只是想泡个好看的富二代啦!

    我这人有病,既爱慕虚荣,又格外忍受不得面目丑陋的一切。

    受不了被中年油腻男包养,又想过上奢侈的富太太生活,只能去找个好老公啊。

    练瑜伽能让自己变美,加强竞争力,何乐而不为?

    发现能赚到钱,都是后面的事了。”

    汪言很好奇:“那你现在还想钓金龟婿吗?”

    “当然!”

    卢一天毫不犹豫的回应,“魔都的房价多扯淡啊!靠我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一栋豪宅?”

    “可是,如果富二代只是想和你玩玩呢?”

    汪言的问题一出口,卢一天立即回望过去,对上一双深邃、不含丝毫恶意、却又没有任何爱与喜欢的眼睛。

    哎……

    她意兴阑珊的叹口气。

    “我能怎么办呢?尽量控制着不把自己交付给不值得的对象吧……”

    她不是雏,特殊分里清楚的显示着。

    汪言突然玩味的笑了。

    “所以,肯定会有那种你明知道不值得、没结果,却仍旧控制不住的情况,对么?”

    “对!”

    卢一天干脆点头,驻足,面对面的与汪言相对而立。

    “像你这种,帅气,幽默,审美品位高,明明很年轻却一身成熟气场,一看就是极其优秀的二代,我明知道没结果都忍不住要试试。”

    汪言继续与她对视,轻声问:“然后呢?会后悔么?”

    “以前后悔过一次,但这次我觉得不会。”

    卢一天摇摇头,突然轻轻咬着下唇,粉润的唇瓣在灯火中闪烁着一种莹弱的光。

    “我的所有一切,加起来可能只有90分,而你是99,我会赚。”

    这是有史以来,汪言听到过的最动听的情话。。

    轻轻拥抱她一下,然后拉着她转身走向出口。

    “走吧,给你补足那9分,今晚,你就是我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