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384章 有底蕴的世3家(第一更)
    连傅夫人这种见多识广的豪门贵妇都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笑着说:“我没说错吧?这套裙子也就我们一诺适合穿。行,就买这条。”

    店里的导购小姐和经理都出来了,对温一诺和傅夫人态度非常好。

    最后去结账的时候,温一诺发现这条裙子也就四位数,比别的那些晚礼服的价格便宜多了,心情就更好了。

    她生怕再来一条五六位数的大牌定制,那她要还的人情可就更多了。

    傅夫人见这价格也笑了,说:“你们这条裙子是不是长时间卖不出去,所以打折了?”

    “傅夫人是内行,确实如此。”dior旗舰店的经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实不相瞒,这条裙子已经在这里有段时间了,一直卖不出去,所以就半价了。”

    温一诺忙说:“我来付账吧,让我也体会一把在高奢品牌店购物的乐趣。”

    她朝傅夫人俏皮地眨了眨眼。

    傅夫人想着这条裙子确实不贵,也就没有跟她争。

    温一诺付完账,整个人神清气爽,甚至比刚才进店的时候脸色还要好。

    买完裙子,傅夫人带着温一诺去一家相熟的美容店做了头发,又化了个淡妆。

    从美容店出来,温一诺看见傅宁爵站在傅夫人那辆加长劳斯莱斯幻影的车门前,穿着一身定制的燕尾服,风度翩翩。

    “两位美女终于出来了,请——!”他笑着拉开车门,请温一诺和傅夫人俩进去,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车里居然还坐着一个人,就是傅宁爵的父亲,也是傅夫人的丈夫傅氏的总裁傅辛仁。

    他朝傅夫人伸出手,含笑说:“坐到我这里来。”

    傅夫人握住他的手,坐在他身边,笑着说起话来。

    温一诺坐在傅夫人旁边,靠近车门的地方,傅宁爵坐在他们三人对面,还朝她眨了眨眼。

    温一诺有些不自在了。

    人家是一家人,自己挤在这里像什么样子。

    不过傅夫人很快注意到她的情绪,笑着说:“等下到了沈家的王府花园,宁爵会陪他父亲先去另外的地方,我们女眷要进的地方他们去不了。等吃饭的时候才会聚到一起。”

    温一诺松了一口气,笑着说:“沈家这架势蛮大的,好像古代啊……”

    “可不是,我也这么说。”傅夫人深以为然,“他们家的王府花园还有二门呢,古代的女人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

    “据说有底蕴的世家都是这个样子……”傅宁爵打趣道,“爸、妈,咱家的底蕴略有不足。”

    “有你这个猴子,我们家有底蕴也被你拆了!”傅辛仁没好气地说。

    “爸,您给我在我下属面前留点面子好吧?我可是老板!”傅宁爵挺了挺胸脯。

    傅夫人掩嘴笑道:“是啊,阿辛,给我们家宁爵留点面子吧……”

    傅辛仁被这母子俩一唱一和逗笑了,点了点头,还是夸了一句:“宁爵这几年经营的新人类公司一直亏本,到今年才出了一个爆款电视剧,前几年亏的总算是赚回来了。”

    傅宁爵嗤了一声,“爸,您这话还不如不说。做影视不就这样吗?亏的是大多数,赚的是少数。但是只要有一个大爆,以前亏的就能赚回来。”

    “嗯,还是稳扎打比较好。毕竟你的公司还要继续开下去,我们财团也不会继续再给你注资了,以后要完全靠你自己。”傅辛仁低头拿着ipad,好像在看什么计划书。

    温一诺在旁边听得好奇,悄悄问:“……小傅总,你以前都是亏本的呀?”

    傅宁爵故意拉长了脸,“一诺,打人不打脸,你这么问,我很容易扣你年终奖。”

    “……那算我没说。小傅总文成武德,高瞻远瞩,以后财源滚滚来。”温一诺朝他拱了拱手,眼睛都不眨地吹彩虹屁。

    “这还差不多。继续保持,年终奖可以翻倍。”傅宁爵做了个大马金刀的姿势,微扬了头,打鼻子里哼了一声。

    温一诺笑得捂住嘴。

    傅辛仁和傅夫人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露出会心的微笑。

    车上的气氛很融洽,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京城二环沈家那著名的王府花园。

    从车上下来,温一诺就被这里的景致惊呆了。

    “……我的乖乖,那边不是著名的皇城吗?”温一诺的视线飘向东边的红砖城墙。

    曾经做了六百年帝王的宫殿,那股隐隐的紫气飘荡在皇城上空。

    而沈家的王府花园正好在那个宏大皇城的西边儿。

    “紫气东来。这个风水可了不得。”温一诺喃喃地说着,从皇城那边收回视线,又看向面前的沈家。

    沈家这套房子是以前的王府,前府后园,都叫王府花园。

    大门也是王府里面的最高制式,号称五间三启门,上面盖有绿色琉璃瓦,红色大门上门钉森严,看着庄严异常。

    再看看从皇城那边罩过来的“紫气东来”,温一诺抿了抿唇。

    据她所知,沈家只是豪富,哪怕是富豪榜第一,也受不起这样的“紫气东来”。

    从风水上说,沈家这样的,叫“虚不受补”,家族运势会受很大影响。

    可温一诺也知道,沈家这样的人家,家里的住宅肯定是有大风水师看过的。

    所以这样的布局,肯定是没问题。

    只能说,沈家应该还有很多事情,是外人不知道的吧。

    不然就凭这王府五开门的架势,还有几十年“紫气东来”的渲染,“虚不受补”的沈家早就该败落了。

    温一诺撇了撇嘴,心里好受了些。

    要是沈家再看她不顺眼,她也不是好欺负哒!

    温一诺挺直了胸膛,头一次感到自己作为大风水师的实力。

    傅宁爵也下了车,笑着说:“我跟我爸去那边的华道堂,你和我妈去翠景轩。”

    温一诺点了点头,悄悄问他:“这套房子一直是沈家的吗?”

    “当然不是。”傅宁爵摇了摇头,“这是王府,以前属于末代王爷,后来被那位王爷不争气的子孙卖了出去,一路转手,沈家也是四十年前才买下的。”

    “难怪呢。”温一诺轻笑一声,回手挽住傅夫人的胳膊,和她一起进去了。

    沈家这一次为了沈如宝的二十一岁成人礼,准备得特别充分。

    光是在门口迎宾的工作人员,就有几十个。

    傅夫人和温一诺走进来,立刻有人过来验证请帖,然后用小车将她们送到了翠景轩。

    一个在自己家里还能坐车的地方……

    温一诺想起自己家的大平层,叹了口气。

    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

    至少她家里的过道上没有红绿灯。

    沈家用来在家里接送宾客的小车比较像高尔夫球场里面的那种小电动车,坐在里面,可以看着沿途的景色。

    王府里面的建筑都是绕着一条清澈的小河修建的。

    河上回廊处处,紫藤花从照壁上垂落,岸边簇拥着刚刚盛放的花朵,艳粉娇柔的芍药,粉白端庄的牡丹,深红含蓄的玫瑰,还有红艳外放的月季,以及一丛丛郁金香,搭配得花团锦簇。

    最后小车在一个月洞门前停了下来。

    傅夫人带着温一诺从车里下来,走过月洞门,穿过翠竹环绕的中庭,来到一座秀气玲珑的小楼跟前。

    傅夫人笑着说:“这要在古代,这栋小楼可是标准的秀楼,都是一家子里最受宠的女儿才能住的地方。”

    温一诺会意,笑着说:“那这是不是沈小姐的住处?”

    “司徒夫人可舍不得让她女儿一个人住在这里。”傅夫人笑着说,“沈如宝跟沈老板和他夫人住在一起,在正房那边。”

    听起来傅夫人确实对沈家很了解。

    再想到傅夫人年轻的时候可是跟沈齐煊这种大佬订过婚的,温一诺也就释然了。

    难怪能知道得这么多。

    温一诺竖起耳朵听傅夫人说沈家的八卦。

    不过傅夫人也没再多说了,带着她走上台阶。

    温一诺抬眸看去,发现翠景轩应该是已经重新装修过了。

    地上铺着波斯纹路的地毯,门口放着一张孔雀蓝金丝绒的单人沙发。

    一进门的地方有一个红木镂空隔断,将进门的地方围出一个玄关,隔断后面靠窗的地方放着一张罗汉床。

    正对大门的地方是一个宽敞的客厅,放着几个超大的转角沙发。

    同样是孔雀蓝的颜色,在满屋红木家具里显得夺目又矜贵。

    屋里已经有不少人了,零零散散或站或坐,都穿得很正式。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沉下来,院子里和屋里的灯都亮了。

    水晶灯上罩了一层柔和的白纱,像是有专业人士打光一样,于是大家的妆容更加完美,首饰更加绚烂。

    年纪大的女子多半穿着旗袍,或者旗袍样式的晚装。

    年纪轻的女子都是晚礼服,或者露肩,或者露胸,或者露大腿。

    温一诺身上这件dior连身裙,算是样式最独特的。

    它好像包裹得最严实,什么都没露。

    可是打眼看去,却让人移不开视线。

    从修长的脖颈,到精致的锁骨,高耸的胸,纤细的腰,还有笔直的长腿,往那一站,风姿楚楚,身边像是有云雾萦绕,美人如花隔云端。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

    第二更下午一点月票1500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今天也是周一,亲们的推荐票投起来哦!

    感谢“zhuxyhh01”亲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