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农夫凶猛 > 九第六十九章 一场未知的危机?
    树屋中很黑暗,但是外面更恐怖。

    那些蚂蚱大小的蚊子嗖嗖嗖的从各种缝隙往里钻。

    李斯文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去想豹爷这个面瘫杀手也会害怕这个问题了,抽出精钢小刀,借着5级天赋灵视的优势,一刀一个。

    嗯,开山斧斧柄太长施展不开,而用手捏的话,这些大蚊子的口器又太坚硬。

    好在用小刀击杀也是一样的。

    得益于他的空间判定,得益于他的天赋稳定,得益于这段时间灭杀十万哔哔蚊子的辉煌战绩,纵然这些诡异的大蚊子气势汹汹,每秒都冲上来十几二十几只,但都挡不住李斯文迅疾一刀。

    当然,这最主要的原因是更大部分的蚊子都被豹爷的尾巴给灭了,它那一条钢鞭似的尾巴竟是比李斯文的双手还要灵活,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前啪后打,那叫一个威风凛凛,每秒灭蚊数量至少三四十只。

    不过,这毫无意义。

    因为李斯文有外挂!

    他杀死的每一只大蚊子都是有灵魂值可拿的。

    这不像是那种哔哔小蚊子,一万个才能凑足一点灵魂值,这种大蚊子的灵魂值相当阔气,杀一只就给0.1,杀十只就给一点灵魂值,简直爽歪歪。

    很快,当黑暗的树屋中再也没有那种大蚊子钻进来,李斯文的黄色小球里的灵魂值已经积蓄到27/30。

    “这特么——是来找我复仇的吗?”

    此时李斯文就疑惑道,刚才过境的哔哔蚊族大潮太恐怖了吧,至少得十万只以上,倘若不是他有一座坚固且封闭性不错的树屋,那么此刻他和豹爷就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不过,莽汉领主的领地怕才是真的在劫难逃吧,假设他们没有迁移领地的话,普通的木屋根本挡不住这么多的大蚊子。”

    这是李斯文想到的第二件事,因为在这种量级的哔哔蚊族大潮下,就算是强如孙铁石,乃至那几个高级士兵都绝对没辙,或者莽汉领主能活下来?

    “如果这些哔哔蚊族不是来找我报仇,那么它们突然从南边飞过来是作甚?是迁移还是狩猎?”

    “狩猎不太可能,毕竟我在这边二十多天就没见过这么大个的蚊子,所以如果这些哔哔蚊族之中也有一个哔哔领主的话,那么它们之前的领地至少是得在一百里之外。再以这些蚊子的生活习性来分析,它们之前多半是生活在沼泽地带,大河向南,随着地势平坦,河水屡屡倒灌,的确是有可能出现沼泽的。”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些哔哔蚊族为什么要放弃最适合它们生存繁衍的沼泽,向北迁移做什么?”

    “豹爷,你知道这是咋回事吗?”

    李斯文转头去问黑豹,黑暗中,豹爷的眼睛——好吧,不知道它的眼睛在哪里,太特么黑了。

    “吱呀!”

    李斯文打开天窗,黑豹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好像这树屋里多呆一秒都是噩梦一样。

    跳出去后,黑豹那冷峻的目光就望向西边,神情一如既往的面瘫,但架不住李斯文能推测,毕竟西边就是大河。

    “你是说河水会上涨?啧,这的确是个可怕的问题,但我是不会迁移的,这里就是我的领地,我的王国,领地在,人在,领地不在,我——就迁移好了。但是现在,不战而逃这是在侮辱我身为一个伟大农夫的身份呀!豹爷,你想逃就自己逃吧,别来蛊惑我,喂!放手啊,不要拉我,我李斯文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九尺汉子,即便面对死亡我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黑豹:……

    李斯文:……

    黑豹:……

    “好吧,启动紧急预案,就按照最糟糕的情况来预判,干活!”

    李斯文无比严肃起来,之前设计的安全屋工程明显已经来不及完成了,假若真的有不可言说的大灾难降临的话。

    “首先要假设河水倒灌,甚至有可能淹没我这个树屋,如此一来,第二层的树屋必须立刻建好,呃,至于第一层的砖墙,算了,当我没做过这个计划!我目前还剩两千多块土砖,明天早上还会有五千块土砖烧出来,到时候我还可疑立刻再烧五千,不,六千块,这样就是一万三千块土砖,足够建起一座二层房屋。”

    李斯文很果断,没有丝毫侥幸心理。

    其实就算导致哔哔蚊族迁移的原因不是河水上涨,他也不会逃的,与其在陌生的世界里折腾,还不如留在自己的主战场,背靠安全屋战斗更有保障。

    所以无论如何,加快安全屋的建设是没错的。

    当下,他先是提取两点天工值,把下午时分砸来的两百斤左右的铁矿石碎片提炼为一百斤重的铁锭。

    再消耗一点天工值打造出一把铁锹,一点强化到生铁,再一点强化到精钢。

    安装上木柄,就开始疯狂挖掘黄土,接着提水和泥,至于已经无影无踪的黑豹,他也顾不上了。

    等到第二天天光大亮,他一共挖出十方黄土,又提水全部活成细腻的稀泥。

    这些稀泥一部分可以用来砌砖墙,剩下一部分看情况可以制作成砖瓦,另外他还想在树屋里盘两个火炕,两个火炉,以及屋顶安装瓦片时都会需要用到大量的稀泥做固定剂。

    “嗯?”

    此时李斯文正吃掉一颗消炎草的果子恢复自己消耗的体力,忽然有所感应,回头一看,就见豹爷正叼着一头大角鹿轻盈走来。

    但是等等,你三条腿的豹子能抓得到大角鹿,苍天啊,到底是谁在开挂?

    豹爷却不理一脸惊愕的李斯文,将那头至少三百斤,内脏都被吃掉了的大角鹿扔下,就自去饮水,休息,高傲的很。

    “算你牛!”

    李斯文竖起大拇指,其实他现在已经明白,这黑豹之所以三条腿仍然能走得鬼魅灵活,速度还贼拉的快,原因就在于它那条铁鞭似的长尾巴,有这尾巴做平衡,再加上这厮原本就是狩猎高手,那么抓来一头大角鹿也不算是什么难事。

    等等,这黑豹是从北面回来的?

    李斯文一下子就想到莽汉领主手下的狩猎小组,每天去狩猎的区域都是西北方向,莫非那边有一处宽阔的大草原?

    嘿,看来莽汉领地真的出了些问题呢,不然就莽汉领主的那个暴脾气,此刻他看到的就不是大角鹿,而是死不瞑目之豹爷英勇就义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