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阳尸 > 第九章十九章 初入雪域
    妇产科大主任支菲终于休假回来上班了,这让已群龙无首多日的妇产科再次恢复了紧张而有序的工作秩序。

    张小洛已撅着屁股趴在护士站,盯着护士站内那低头不语,脸颊绯红的张钰看了大半个钟头。

    “你看够了没啊?讨厌!”

    张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瞅着张小洛,一边低低的抱怨了一句。

    “电影好看吗?”

    张小洛决定先解决自己后院的稳定问题。

    “好看有用吗?你又没时间陪我看!”

    张钰头都没抬,轻声回了一句。

    “那你就让那小白脸陪你去看了?”

    张小洛呛了一句。

    张钰终于抬起头,瞅着张小洛上下打量了一眼。

    “都跟人家度蜜月去了,你还管我干嘛!”

    张钰的眼圈红红的,皓齿咬着红唇,忽然拿起桌上的一个硬皮文件夹向张小洛砸去。

    “我……哎!别砸!”

    张小洛跑向了医生休息室,张钰气急败坏地追了进去。

    良久之后,张钰一脸甜蜜地走了出来,张小洛如过夜的老油条一般,蔫了吧唧的跟在后面,嘴里还不停地埋怨着。

    “为老不尊!那么大年纪了还说谎!……”

    张小洛又抽空去了趟赵庭的办公室,毕竟,因为自己在京都出事,曲雯雯的事给耽误了下来。

    赵庭很礼貌地接待了张小洛,这让张小洛觉得跟赵庭的关系生分了很多。

    果不其然,赵庭告诉张小洛,曲雯雯已经平安回来了,以后赵庭夫妻的事,张小洛不用再操心,他已经找了其他的玄门中人。

    老张头多年的客户被人撬走,而且是被自己媳妇的爷爷撬走,这让张小洛颇为无奈。

    原先那手机已经在京都遇袭事件中丢失,张小洛只好再买了一个。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第一个给他打电话的竟是会是袁璇。

    袁璇似乎并不知道张小洛在京都发生的事,只是对张小洛的不辞而别颇有怨言。张小洛知道袁璇并没有因为自己而受到牵连,心中的愧疚便淡去了很多。他又与袁璇简单聊了几句,便挂上了电话。

    冯磊在张小洛下班之前找到了妇产科,他告诉张小洛,事情已经过去了,让他放心。至于是什么事,两人都心知肚明。

    同时,冯磊给张小洛带来了第二个任务。

    张小洛不知道个案调查厅在自己的这次遇袭事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但他清楚,当时那骑着机车忽然出现在现场的女子,绝对是个案调查厅的人。

    对恩怨分明的张小洛来说,这就足够了。

    张小洛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而且他还有些其他的琐事要处理,并不能立即去执行个案调查厅的第二次任务。

    冯磊对此表示理解,而且这次任务的目的地比较远,可以给张小洛充足的时间去准备。

    还有一点冯磊并未言明,作为张小洛的直接上司,冯磊在张小洛的这次事件中并未帮上什么忙,他还是颇为自责的。

    张小洛以张钰一个人住不安全为理由,终于强硬了一次,说服了支菲和张钰两大美女,让张钰搬去跟支菲住在了一起。

    既然都割舍不下,那就让她们试着和平相处吧!

    又过了些了日子,张小洛的身体恢复了,又从冯磊那里顺了些符篆和法器,张小洛便准备去执行自己的第二次任务了。

    唯一让他遗憾的,是这次回来没有见到魏巡,甚至连高瑶瑶都的电话都关机了。

    还有另一件小小的遗憾,直到张小洛踏上那茫茫雪域才想起来。

    他竟忘了去照顾那白阳!尽管有人陪张钰看电影的事是刘一凡顺口胡诌的,但这也给张小洛提了个醒,阶级斗争无处不在,对待潜在的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

    经过近一周的颠簸和跋山涉水,张小洛终于到达了这次任务的目的地,雪域。

    这次的任务很简单,找到并杀掉一个潜逃至雪域多年的个案调查厅叛逃者,钟无道。

    至于这次任务为什么选张小洛来执行,冯磊也给了明确的答复。

    陌生的面孔,阴阳师的身份,以及极强的生存能力!

    钟无道曾是个案调查厅的首席科研专家,他曾参与了组织内多项绝密项目。他对个案调查厅的人,哪怕是曾接受过个案调查厅训练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张小洛是唯一一个未曾受过个案调查厅内训的在编人员。这钟无道尽管是首席专家,还有其助手与其一起叛逃,但这些科研人员的身体素质甚至不如常人,任务难度不大。

    雪域,被诸神遗忘的冰雪之原。

    雪域城又名雪域国,不到百万的人口,却有着一望无际的雪域之原。

    也许是张小洛身体尚未完全康复,也许是张大官人低估了这东北雪原的严寒程度,他在这茫茫雪域之上行了半日之后,终于迷路了。

    既然找不到路,那便让路来找自己吧!

    广袤的雪域城,生活着世代在雪域之上艰难求生的雪域之民。雪域之民大多信奉一个叫“吉玛”的雪域神灵,淳朴善良的雪域人坚信,吉玛之神会带给他们温暖、食物和繁衍生存下去的信念。

    而正因雪域之地的残酷,为了繁衍,为了生存下去,雪域之民与华夏大地其他区域的民众不同,雪域的男族民甚至可以娶两个,三个甚至多个妻子,这还不包括那些躲藏在厚厚的冰屋之内的情人。前提是,你得能养得起。

    当然,一妻一夫制在这里也是提倡的,但也仅仅是提倡而已。

    这块似乎为诸天神佛遗忘的风雪之地,却有着一个至高无上的雪域之王。雪域原居民深信,雪域之王是“吉玛”神在广袤的雪域大地上的化身,他们将辛勤劳作获得的食物无偿地奉献给雪域之王,并以此为无尚的荣耀。

    “吉玛”神每二十年会在雪域之地降下一名少年,以作为雪域之王的人选。每隔十年,雪域城大祭司便会祭天而拜,献祭牲畜,占卜以求神谕。

    精锐的护域狼骑,会沿着“吉玛”神指引的方向,找到这名少年,将他带回,登上王位。下一个十年,再继续寻找新的王之人选,周而复始。

    “梵海,你快点,再墨迹就赶不上回去的日头啦!”

    茫茫雪原之中,两个黑点格外的显眼,随着黑点缓慢地靠近,竟是几只雪域旄兽和两个约十六七岁的雪域少年。

    个头稍高的少年坐在一驾由两只健壮的旄兽拉着的冰橇之上,一边再次裹了裹自己身上那厚厚的布袍,让身体的热气更久地停留一会,一边回头对着身后另一架冰橇之上的少年高声喊道。

    后面的冰橇也由两只同样健壮的旄兽拉着,在雪面之上快速地奔跑。一个身材稍矮,皮肤如女子般白腻的少年稳稳坐在上面。

    这个被同伴唤作梵海的少年正低着头打盹,听见同伴的呼唤,懒懒地应了一句,拿起手中的鞭子朝着旄兽后背之上轻轻抽了一下,便又低头睡去。

    旄兽力大,善于雪地奔行,又生性老实,是雪域之民常用的拉撬,驮运及乘骑的兽类。但与雪域城护域王骑那在雪原之上来去如飞的雪狼兽相比,速度是远远不及的。

    “梵海,再过几日就是咱们冰雪城每半年一次的集市了,我已经跟我阿爸说过了,他会带我过去见见世面!你也让你阿爸带你一起去吧,咱们偷偷去雪玉楼逛逛,那里的女人可美得很……”

    前面的少年抱怨地看了前面两只旄兽那越来越慢的步伐,欲伸出手拿鞭抽打。可刚一伸出手,一股夹着无数冰屑的寒风直灌进袖口,浑身一个激灵,便又连忙缩了回去。索性不再理会那偷懒的旄兽,回头朝着同伴高喊。

    “我可去不了,我阿爸前些日子去冰雪城进贡,不小心摔了胳膊,现在还在冰屋里养着呢!再说,雪玉楼的女人都是需要花钱的,她们对着你笑一下,你家的冰屋就得少面墙!”

    梵海边说着,边把环抱着身体的双臂用力地紧了紧,却忽然发现冰橇似乎慢慢停了下来,脸上泛起一丝无奈,缓缓睁开眼,瞅向前方的同伴。

    “阿布都,怎么不走了?你刚才不还急着回家吃你阿奶汁的嘛!”

    梵海见对方停下,调笑了一句,便伸手从身后拽出几根枯草,扔给两只旄兽。旄兽鼻孔中冒着股股热气,张口吞下枯草,低头咀嚼起来。

    前面的阿布都一边望向远处的雪原深处,一边也从背后拽出几根枯草,扔给自己的旄兽。

    “梵海,你看那!那个黑点,是不是个人啊?”

    阿布都竖起脑袋朝着远处看了一眼,又连忙把脑袋缩了回来,双手揣在袖口之中,下巴微抬,指向雪原远处的一个黑点。

    梵海朝着阿布都下巴所指的方向看去,在白茫茫的雪原之上,果然有个黑点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应该是哪家跑出来的蛮奴,冻僵在了雪原之上。这个鬼天气,咋感觉比去年冷了好多!”

    阿布都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一条腿,一脚踹在前方旄兽那肥硕的兽臀之上。旄兽吃痛,顿时发足狂奔起来,拉动后面的冰橇,扬起了一片片纷飞的冰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