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 0第1063章 辣手
    至于躺在前面的那个明显穿的非常华美的年轻女子,就是之前妍霓丝提到的众多“竞争对手”中的和贵嫔。

    在原主记忆中,她与和贵嫔并没有多大交集,而且为数不多的相处也是极为愉快滴。

    原主从一个才人一路青云,破格晋升的时候,和贵嫔还送了不少礼呢。

    见面也是“妍儿妹妹,妍儿妹妹”地叫,要多亲热就有多亲热。

    没想到最后竟是她亲自送原主上的路啊。

    根据后来的剧情走向,和贵嫔让随从把原主勒死后,将原主伪装成上吊自杀的假象。

    而她则是悄悄返回自己的宫苑,然后装作一副很想念“妍贵妃”的样子,随从就建议她,既然想那就去看看呗。

    于是和贵嫔便拿着一些吃的用的穿的东西来好心好意看望以前的好姐妹,没想到一打开门就发现原主上吊的惨象……然后……她就因为悲痛过度而晕过去了。

    没错,这就是之前芩谷得到的那一部分剧情信息。

    没想到在剧情之间的罅隙,在原主临死前,还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呢。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连这个和贵嫔都亲自杀原主,可见原主曾经的确树敌不少啊。

    那么其她的对头肯定也在磨刀霍霍,或者等着听她“自杀”的消息吧。

    不过,后宫女子升职就那么一个途径,你占位当了别人的道,人家当然会除之而后快。

    现在,芩谷为了活命把和贵嫔和她的几个随从放倒了,不管是杀是放,都非常棘手。

    杀了的话,这些人的尸体怎么处理?这么大一个活人,还会经常会被翻牌子的贵嫔不见了,肯定会引起怀疑。

    放了的话……

    枳见芩谷强硬的态度终于出现了犹疑,连忙见缝插针地建议:“我觉得放了比较好,现在你有这样的手段,对她恩威并施,量她也不敢乱说出去……”

    芩谷淡淡瞥了眼竹竿儿,毫不犹豫地,抬手一挥,另一种药粉融入到空气中。

    这些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人家就是要看着原主被勒死,欣赏原主死亡的恐惧和痛苦,怎么能闭上眼睛呢?最后还要上演一出被惊吓了的戏码。

    这样的人,这样的心性,能随随便便被她三言两语感化?或者被死亡恐吓住?开玩笑。

    恐怕是前脚将对方放回去,人家后脚就把她给供出去。

    最关键的是,芩谷的绝地“反杀”超出所有人的预料,人家首先会怀疑她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的?然后以妖孽附身为由,将她人道毁灭。

    还有,芩谷现在的身份是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弃妃,而对方却是正受宠的三品贵嫔,你却让人家在这里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对方更是将她恨之入骨入髓入魂,一旦给了和贵嫔机会,那么就相当于又为这个角色留下一个极大的隐患,一个强大的敌人!

    芩谷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就是要争取时间,尽可能地恢复身体。

    虽然现在就直接干掉这些人的确会有些麻烦,但总比立马暴露成为众矢之的强。

    所以,芩谷果断在空气中加了料,很快,周围几人身上的生命气息逐渐减弱。

    “谷谷,你这是要干什么?你这样杀了她们可是非常麻烦的……”

    芩谷反问:“我杀了她们吗?”

    枳顿了下,“可是这,这跟杀了她们有什么分别吗?她们失踪了,肯定会找到这里来的。”

    “找到这里来?那就等找来了再说吧。”芩谷满不在乎地应道。

    在之前接收到的信息中,这个和贵嫔是先来干掉原主后,再回去,到王上身边梨花带雨地诉苦,说是很想念妍妹妹,看在曾经姐妹一场的份上,实在不忍心妍妹妹在里面受苦,要去冷宫看看。现在她可是王上身边最受宠的贵嫔,王上此刻哪舍得爱妃去那样腌臜地方。然而见和贵嫔心意已决,于是便派身边的大太监政公公跟着一起去。这才有了后来推开门,看到原主自悬房梁的惨样而晕厥了过去……

    也就是说,这次和贵嫔是偷着到这里来的,带的都是她身边的亲信爪牙。

    就算是外面的人知道和贵嫔不见了,也不会第一时间想到是这个地方。

    唔……不过,也不是绝对。有人知道——幕后推波助澜的人。

    芩谷觉得,恐怕这个和贵嫔也不过是别人的一个棋子。

    但是那个人即便知道,也不会大张旗鼓地说出来,可能会暗中派人调查,或者用其它方法把焦点引向冷宫……

    不过,到那时候,芩谷已经积累到一定实力了。

    枳其实在看到芩谷的作法后,就知道这家伙要走硬刚的路线。

    以前倒是也遇到过类似的任务者,不过相对而言,人家至少一开始还会玩一玩宫斗的游戏,就算是嘴上不说,但是行动上也会把王上征服。让一个滥情的大“仲”马硬生生变成只钟爱她一个的迷途知返的深情男神……而任务者自己则会在“情非得已”“形势所迫”的情况之下,“不得不”登上政治舞台,成为一代女帝。

    而这个家伙,看样子是连表面上这块遮羞布都不要了,直接就来一场“宫变”?!

    不过,后宫和朝堂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错综复杂。

    原主虽然有个当皇后的表姐,姑父一家也是朝廷大员……但是人家都偏向皇后。以前她被当做皇后的筹码时,大家自然对她非常客气,现在她要跟皇后对着干,人家还会偏向她吗?

    枳知道自己现在不管怎么忽悠…不,是劝诫,这个家伙都不可能再相信他了。

    他虽是为了坑这个可恶的家伙而来,但他毕竟与对方签订了同盟契约,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这个同盟相对于主仆契约和绑定契约要松散一些,但也是一个利益共同体。

    最为关键的是,就算是他这次是掏心掏肺地整芩谷,要想搞垮这样一个有潜力成为超级任务者的家伙,只有从根本上整垮对方的意志和信念。

    说白了,那就是从根本上动摇你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