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万道仙君 > 第两百七七十章,尘埃落定
    既然东方溯已经没有了好好做傀儡的打算,那留着这位女帝便再无用处,到最终还是个祸患。

    现如今粘杆处已经和光明殿撕破了脸,他也就正好借着这个乱世,彻底的把东方家踢下皇室宝座,十四年前他能让一个女人做皇帝,今天他照样能以太监的身份坐上那个位子。

    只可惜还没等禄求将那东方一族最后的血脉彻底抹去,只听一道声音从那已经破碎的甬道远处传来。

    “我说东方姑娘,怎么弄的这般狼狈啊?”

    这道声音传来的瞬间,东方溯和那禄求同时一愣,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一男一女两人缓步走近,开口说话的就是那腰夸长剑的男子。

    “尔等何人?”

    禄求自然不认识魏渊和曲若若,只不过这个时候出现在皇城之内的怕都不可能是什么一般角色,他不敢掉以轻心。

    东方溯此时已经身负重伤,以她胎息上境的修为,又怎么可能会是无垢境界禄求的对手,方才要不是桃花内卫以死相护,恐怕她也要交代在那长乐宫内了。

    在看到魏渊出现的那一刻,东方溯不知为何,没由来的心中安定了下来,只不过下一刻她又猛地回过神来,这江鱼出现在这里,难不成前方光明殿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神座跑了?

    “你就是禄求?”

    魏渊轻轻瞥了一眼那圆滚的胖子,轻笑一声,“还真是个球。”

    听到这般轻佻的语气,禄求的眉头猛地一皱,他看不出眼前这两人的境界实力,难道这是东方溯请来的援兵?

    “不知天高地厚的杂碎,今日无论你们是不是这女娃娃请来的援手,都再走不出这宫闱了!”

    说着,禄求不再去管那早已没有了逃走力气的东方溯,转身就向着魏渊两人冲来,解决了他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可就在他满脸狞笑的冲杀而来的瞬间,立于魏渊身后的曲若若冷哼一声,,“放肆!”

    顷刻间,妖气纵横如烈风一般席卷而出,直接将那身材肥硕的禄求拍飞出去十数丈,砸塌了一片宫墙。

    曲若若这一出手,东方溯顿时吓了一大跳,妖族,之女的竟然是妖祟,难不成是北方妖国的人。

    “噗!”

    虽然被一拍飞远,可禄求少说也是无垢修士,周身灵气一张一收,缓去大半力道,喷出一口鲜血,终于算是止住了身子。

    抬头看向曲若若,禄求的脸色变化数遍,最后才轻笑一声,“原来是妖族的朋友,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我与你们妖族长牙部族妖王有不浅的交情,还望两位给个面子,今日不要多管闲事!”

    方才曲若若那妖气一拍间散发而出的大悟境界气息可不是盖的,禄求自然晓得自己不是其对手,更何况那女子看上去还只是个跟班儿。

    那持剑男子虽然身着布衣,但只不过是一手轻轻搭在腰夸的剑柄之上,便无形之中散发出一股气吞山河的出尘之气,看来也绝非凡人。

    两相对比之下,禄求才是那个蝼蚁,自然不敢再有任何嚣张言语,只能是陪以笑脸,希望端出自己与妖王的交情而吓退二人。

    “长牙部族?”

    听到这四个字,曲若若眉头微微一挑,“就那么几条小蛇你吓唬谁呢,再者说,你一个太监,与长牙部族妖王能有什么交情。”

    说着,曲若若伸手一捏拳头,周身狂暴的妖气轰然作响,继续道,“就算是真的有交情又如何,本小主杀了你,那长牙部族的老祖宗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此话一出,禄求内心猛地一颤,看来这两人在妖族内的地位不低啊,难不成今日真要死在这里。

    一想到这,禄求顿时恶向胆边生,既然死路一条,那再多说无异,打是不可能打的过的,那就只有逃了。

    有了逃遁的心思之后,禄求再不敢有任何犹豫,转身一脚狠狠踩下,肥硕的身子腾飞而起,倒是出乎意料的飞快,向着清晨时分的城外遁去。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他能逃走,日后借着粘杆处和自己在朝中的力量,要想对付这个桃花内卫死绝了的女帝还不是轻轻松松!曲若若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一眼魏渊,后者似乎根本没有去在意,只是开口道,“看我做什么?

    杀人去啊。”

    下一瞬间,一道妖气虹光自宫闱废墟之中激射而出,如紫气东来一般,将那即将逃出皇城的肥硕身影轰杀至渣,连一道惨叫声都没有留下。

    那日清晨,谁也想不到,在楚国可谓是呼风唤雨的两条巨龙同时葬身与这座皇城之中。

    或许连光明殿和粘杆处的那些人自己都没能想到,就因为一个人,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布局,就让这两方势力彻底的分崩离析,彻底的烟消云散。

    今日之后,不说那必定被各方势力瓜分的光明殿,就是粘杆处之流怕也躲不过禄求死后重新掌权的东方溯一番洗改,整个楚国要变天了。

    禄求死后,魏渊转头瞥了一眼坐在墙角脸色发白的东方溯,淡漠的开口道,“这个禄求也不是一事无成,最起码这么多年来培养了一大批治世能臣,你不会治国,他们会,这些人你筛选一番,能用则用,不能用就杀,别留着当祸患。”

    说完这话之后,魏渊转身领着曲若若就要离开。

    东方溯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为何要帮我?”

    魏渊没有回答,只是头也不回的一招手,将藏于东方溯魂海之中的那一缕证道魂魄收回,开口道,“你的毒,解了!今日正午我将动身前往北方妖国,还望楚帝帮忙准备一份通关文牒。”

    话音落下的同时,两人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在了甬道的尽头,只剩下东方溯一人抬头看着天色,看着这座不过一夜时间便被毁去七八的皇城宫闱,心神摇曳,半响说不出话来。

    禄求死了,皇位终于回到了她的手里,可这代价似乎未免也太大了。

    消息传得很快,在东方溯有意的推波助澜之下,整个皇城内的所有大势力都是心神巨震。

    从前曾相助禄求打压皇室的那些个家族氏族们此刻已然是心里凉了半截,谁能想到那老太监说死就死了呢,这不是把他们一并给拉下棺材了嘛。

    一整个上午,几乎是城内所有官宦门庭都挤满了氏族子弟,现在皇城紧闭,能上达天听的也就这些官吏了,这个时候再不表明自己对皇室的忠心,恐怕别说是这上京城,就是整个楚国,怕是都再无他们立足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