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棵大道树 > 第145章 第道长何人,怎站立不稳?
    十天君闻言,顿时不语。

    纣王如此变化定然不同寻常。

    但他们修为浅薄,那等事情还无法插手。

    那该是更强者之间的博弈。

    ……

    云端。

    燃灯带着姜子牙将十绝阵观了个遍,只见得那十阵阵阵不凡,阵阵玄奥。

    姜子牙只觉阵阵冷汗。

    “还好有老师提醒,如若不然,子牙定要在这十绝阵内吃一大亏。”

    他只以为就一个天绝阵,却不曾想竟是如此玄妙莫测的十座阵法。

    “走吧,回去营地,等你十二位师兄前来,再行破阵。”燃灯将姜子牙一卷,两人顿时消失云端,出现在营中。

    准圣妙法,属实神异。

    二人回归营地,却见姬发归来,与之同行的还有伯邑考等人以及五万大军。

    “姜丞相,本帅听闻行军途中遇到了麻烦?特意前来相助。”伯邑考直接端坐主位,众将领纷纷围而坐之。

    “确实有所麻烦,只是主帅前来,似乎也是无用,如今那汜水关下有十天君立下十绝阵,破阵不得,无法前行。”姜子牙答道。

    而燃灯则在打量依瑶,只见其周身气势凝聚,朝着依瑶笼罩。

    依瑶眉头清皱,美眸轻瞪,燃灯一身气势顿时消散,甚至微微颤厉,后退数步才稳住身形。

    “怎么可能!”此刻的燃灯只在心中惊骇,自己好歹准圣初期修为,能一眼将自己瞪退,那是何等修为?

    准圣后期?

    亦或者准圣巅峰?

    燃灯不敢想象。

    “咦,这位道长何人?怎站立不稳,一直后退?”伯邑考似乎此刻才瞧见燃灯,忍不住好奇问道。

    “哦,贫道燃灯,方才见大公子周身帝王之气环绕,忍不住后退,让大公子见笑了。”那燃灯也是好不要面皮,为了化解尴尬,直接扯起了帝王之气的大衣。

    “是吗?看来燃灯道长也觉得本公子才是那人族帝王的最佳人选,本公子定不负道长所托,将纣王拉下马,取他而代之。”伯邑考嘴角一抹淡笑,借势言道。

    既然燃灯都如此说了,若伯邑考不顺坡而上,怎对得起如此机会。

    至于燃灯是谁,伯邑考岂会不知。

    好歹也是日后的燃灯古佛。

    不过,伯邑考却不准备再让他去往西方了,白白便宜了准提接引二人,将其打杀,送上封神榜多好。

    只是该如何设计将其杀死却是需要好好谋划一番,毕竟其准圣修为,实力颇强。

    “哦……”燃灯微微错愕。

    我什么时候说他是人族帝王最佳人选了?

    我不就拉了个帝王之气的大衣缓解尴尬好吗?

    有帝王之气就是帝王最佳人选?

    那纣王身上的帝王之气最浓,你怎么还要举兵攻打?

    姜子牙也将燃灯瞧着,心中却在想:“燃灯老师你这是毒奶吧,有您如此一言,日后若将这伯邑考杀之不死,还怎么好让他让位给姬发?”

    伯邑考却不管他们如何想,站起身来,走到燃灯身前,将诸将唤着起身,朝燃灯言道:“我西岐得燃灯道长相助,实乃幸事,相信有燃灯道长相助,那什么十绝阵,道长挥手可破。”

    燃灯好一阵无语。

    挥手可破?

    亏这伯邑考说得出口。

    别的不说,就那天绝阵,好歹是通天圣人所创,你挥手破给我看看?

    “大公子谬赞了,贫道不过小道尔,大公子身边这位才是真的大修士,若有这位出手,说不得确实可以将十绝阵破掉。”

    燃灯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依瑶,如此言道。

    却只见依瑶语气微冷,言一声:“贫道只与这西岐大公子伯邑考有些因果,特来护他安危,伯邑考无忧,一切琐事皆与贫道无关,与截教弟子斗法,那是你们阐教弟子的事情,不要牵扯贫道。”

    听依瑶言,燃灯眉头皱的更紧。

    这依瑶只心忧伯邑考安危,自己又敌她不过,该如何将伯邑考打杀?

    “既如此,不敢劳烦道友,我阐教自会将此十阵破去。”燃灯见依瑶冷冷与自己对视,无奈,只好如此言道。

    “嗯。”依瑶点头,不再理会他。

    伯邑考也坐回了首位上。

    “既然如此,道长可想好破阵对策?”伯邑考倒是知晓一些十绝阵的破绽,需要有人祭阵。

    也不知晓如今阐教三代弟子稀少,燃灯该拿何人祭阵。

    伯邑考记得,后世记载的首阵天绝阵的祭阵者乃是二代弟子邓华,也不会现在下山没有。

    当然,伯邑考却不知晓,如今的邓华已经憋屈的被昊天送上了封神榜。

    “大公子莫急,我已经派人去请阐教十二金仙下山,不需三日,他们便可至此,骤时,十阵可破。”

    “哦?十二金仙竟也要出山助我西岐?”伯邑考只做不知,惊喜问道。

    “不错,十二金仙此来为破十绝阵,大公子莫要着急。”

    好吧,伯邑考只觉得自己装的好累,明明什么都知道,就算后世不曾记载也有影卫查清,却非要故做不知,陪着阐教众人演戏。

    自己这演技,怕是可以封影帝了吧。

    “既如此,还请道长早日主持破了十绝阵,好让大军入关,一路直破朝歌。”言罢,伯邑考与诸将领离去。

    他怕再待在这里他要演不下去了。

    “燃灯老师,那道人实力真有这么强吗?连您都被瞪得后退?”待伯邑考离开,姜子牙疑惑问起。

    燃灯本望着伯邑考离开的背影缓缓沉思,听了姜子牙言语,将他一瞪。

    “此人实力强大,伯邑考之事暂且放置,不可再言,且待破了十绝阵,贫道回昆仑山请示过师尊才好拿主意。”

    如此言道,燃灯也离了帅帐。

    ……

    汜水关内。

    虽十天君不食人间俗物,闻仲取了些许灵果,拿了曾经从金灵圣母处得到的琼瑶佳酿将他们款待。

    宴席上,众人饮得欢畅,只见申公豹言道:“贫道还从来没有饮过如此佳酿,今日托了十位天君洪福,得饮闻仲师侄珍贵酿藏,实在荣幸,来,贫道且敬十位天君一杯,祝诸位师兄师姐法力步步高升,阵法愈演愈妙,更祝此次十绝阵能够轻松拿下众阐教弟子,收服西岐。”

    “小师弟客气,拿下姜子牙等阐教弟子,自是轻而易举,干了此杯,明日便去见阵,且看阐教有何能人敢入阵。”白天君最先举杯,与申公豹言,仰头便饮下杯中佳酿,顿露沉醉,回味无穷。

    金灵圣母出手的佳酿岂可平凡。

    凡人闻一口,可增十年寿,仙人品一口,可添百年修。

    便如此刻,申公豹终于破了修为,达到玄仙巅峰,若再进一步,可成为一名太乙玄仙境修士,所以此佳酿,他颇为喜爱。

    闻仲也没有吝啬,命小童上前,再为申公豹斟满了一杯。

    倒是闻仲以及十天君这等人物,佳酿也只是品尝其中韵味儿,至于百年修为,对于金仙境以后修士来说,真的可有可无。

    金仙过后,有时机缘来了,数年便可稍有突破,若机缘不至,福缘不显,千年万年不进分毫也不无可能。

    金仙过后的境界根本不是靠着修炼法力能够突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