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凡有条龙 > 第39章:赚钱太太难
    “呸”这个字符对于云集岛所有兽类都有非同寻常的威慑力,大蟒蛇也不例外,吞了烤鸡退入灌木丛间,片刻便消失不见。

    甘一凡松了口气,他其实也不是很有把握能吓退大蟒蛇,还好“呸”字诀挺管用。

    回头瞪了刘志敏一眼,不想和他说话,错身而过。

    说实话,刘志敏见到这条大白蟒心里也在打鼓,他虽然自认身手不错,但只凭匕和盾想要对付这条变异的白蟒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不过,他毕竟是军伍出身,不能眼看着少年涉险。

    哪怕他挺烦这个少年,生死攸关面前,他还是首先考虑到少年人身安全。

    不过现在看来,自己挺多余,而且好像还给少年添麻烦。

    被鄙视的感觉。

    他自嘲一笑,收起军刺。

    “小心!”

    却在这时,忽然听见身前甘一凡大叫,他下意识回过头去,就见到一条大长尾巴卷了过来,只来得及将盾牌横在胸前,下一刻,就被卷了出去。

    原来大白蟒根本没走远,就在甘一凡和刘志敏错身而过的那一刻回来了,出其不意一甩尾,直接把没有防备的刘志敏给暗算了。

    这条大白蟒的力气相当大,被束缚双手的刘志敏连反抗的机会都很难找到,双脚几乎不沾地被卷到半空。

    甘一凡也没有预料到大白蟒去而复返,等他感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救援刘志敏,惊怒交加,他连人带刀扑上去,一刀砍在白蟒尾巴上,却根本伤不得白蟒,连鳞片都砍不下来,所幸落地再跳起,能赶在刘志敏被卷进树丛前一刻拽住他的腿。

    这个时候,他也想不了太多,大吼一声“小虫”,白蟒蟒躯明显有一个停顿动作,就是这个瞬间,甘一凡右手已经攀上蟒躯,然后火焰从他的手掌燃起,他的右手也好似无坚不摧的利器一般,五指竟是直接扣入蟒躯,火焰便侵入大白蟒体内。

    一声怪叫出自大白蟒口中,然后整个尾巴松懈下来,刘志敏跌落地面,甘一凡手中多出一块焦糊的蟒蛇肉,大白蟒逃之夭夭。

    刘志敏有点晕,之前的一切发生太快,他虽然知道是甘一凡救了他,但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获救的,从半空跌落下来,惯性打了几个滚,盾牌倒是还握在手中,可脑袋却已经卡到灌木丛里头。

    格外狼狈。

    清醒过来,连忙砍断卡着脖子的树枝,警惕左右,已不见大白蟒踪迹,却见到少年在那发呆。

    他以为少年为救他被大白蟒伤了,心里颇为过意不去,连忙走了过去问:“你没事吧?”

    少年下意识将右手藏在身后,还处于思考中的目光茫然看了眼刘志敏,摇摇头,“我没事,你有没有事?”

    “我也没事……”刘志敏其实想要感谢少年,可才说没事,少年却已经一声不吭走开。

    他挺纳闷,跟了上去。

    一路前行,少年始终一声不吭,刘志敏几次想开口,可少年看上去像是在思考问题,他也没好意思打搅。汇合众人,刘志敏将大白蟒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陈启航一听还有变异大白蟒,心里发憷,决定就此返回。

    回去的路上倒是没有再发生意外,不到二十分钟就已经回到码头。刘志敏走在前边,回头却不见少年,身旁队员说甘一凡没有下山,送他们到[烟雨红尘小说 www.yyhc.info]石阶处便离开。

    宁曦晨从游艇下来,不见甘一凡也感到奇怪,刘志敏简单说了经过,她对着山上喊了几声,没听见甘一凡回应,便也不再逗留,启程返航。

    甘一凡其实没走远,他就在距离石阶不远处站着,宁曦晨的喊声他听见了,只不过心里有疑惑未解,只想他们快些离开,他好去找怪兽弄明白,也就没有回应。

    游艇离开不久,他将随身背篓挂在树上,迅速下山入湖,来到湖底洞穴,一见到怪兽便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着重讲述火烧大白蟒一幕。

    怪兽忽然在地上打起滚来,发出类人的呵呵笑声,显然格外欢喜。

    甘一凡却道:“你别高兴太早,只有一次,回头我再想尝试,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种奇怪的感觉。”

    怪兽一通咕噜,意思在说:“只要有一次成功,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然后你就能彻底掌握。”

    “希望如此吧。”甘一凡能理解怪兽表达的意思,跑进石屋来到最里边,猛灌了几口泉水,他还想体会一次那种奇妙的感觉,只可惜没能成功。

    不开心。

    “我饿了,要吃鱼,一整条鱼。”

    他今天特别饿。

    怪兽乐滋滋下水,不一会儿就捉了一条大罗非回来,甘一凡也没心情生火烤鱼,直接割了肉片放在手中用内火烤,一边吃鱼一边琢磨,竟是真的把一整条鱼给吃了个干净。

    “再捉两条鱼。”他说。

    怪兽愣了愣,摸摸他肚皮,满脸疑惑。

    “不是我要吃,用来换钱。”

    每回甘一凡提到有关钱的事,怪兽总是满脸不屑,这回也不例外。

    “你别总是那副表情,我要是一直在岛上,吃的穿的都不要花钱,但外边的世界不一样,做什么都要用钱,吃饭穿衣,健身打拳都要花钱,穷文富武你听说过么?而且我想赚钱换一个住的地方……”

    甘一凡想要在市内换一个住的地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住在临安小区是他爷爷的决定,起初他也不会觉得不方便,毕竟离学校很近。

    但他渐渐通晓人情世故,娘家亲戚的态度都看在眼里,加上前段时间打拳,开始体会到扰民的困恼,隔三差五的就会被他小姨埋怨几句,晚饭吃的也越来越不香了,他不想继续在临安小区住下去。

    “爸妈和爷爷都给我留下一笔钱,加起来有一百来万,但我想换一个独栋房子,离人群远一点。房产中介我去问过,这样的房子要么在郊区,要么就是别墅,郊区太远,显然不合适,只有别墅合适,不过太贵太贵……”

    “距离学校不算远的一个别墅区,最小的一栋别墅都要三四百万,还是联排别墅,单独的别墅面积都大,院子也大,价钱更贵,二手的会便宜一点,不过也要六七百万,我没那么多钱。”

    小虫比比划划,意思是在说甘一凡捡的那些沉香盒子银元珠宝拿去换钱。

    甘一凡说:“原来也有这个打算,不过昨天俞二爷给了我一本医书,里边记录他几十年行医积累下来的心得体会,我估计他是想教我医术,再把沉香木盒这些东西卖给他不合适,我也找不到其他买家。”

    小虫一副纠结的模样,指指甘一凡又指指自己的嘴。意思很明白,那些大罗非它是打算留给甘一凡和它吃的。

    甘一凡笑了起来,他说:“不是要把大罗非捉光,我和家保叔陈姨说好了,一个星期给他们一人一条,他们给我的价格很高,按整条鱼来算,一斤两百块,一条大罗非怎么地也有百来斤,两条就是四万,一个月就能换十六万,加上宁曦晨这边一个月给我三万,算上采集药材的话……算不过来,总也有个五六万吧,加起来就有二十来万,十个月就有两百来万……”

    算着算着,甘一凡郁闷了,“哎呦,六七百万要几年才能赚到啊?赚钱也太难了……”

    ……

    ……

    回到废弃码头,甘一凡穿好衣服,从竹篓里拿出防水袋里的手机,打开一看,又有几个未接电话,陈桂芳和甘家保都打来过,估计是问鱼的事,还有甘晓晓和王有为的未接电话,后两人的电话没回,打算回去后再说,先给陈桂芳和甘家保回了过去,要他们半小时以后派人来废弃码头拿鱼。

    随后,他让怪兽带他回了一趟防空洞,他准备带上几个沉香木盒以及一些银元珠宝,回头找找买家,凑钱买别墅。

    怪兽速度很快,一来一回二十分钟都不到,这还是甘一凡在防空洞内挑挑拣拣用去不少时间的结果。

    回到废弃码头的时候,一艘渔船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老倔叔。”甘一凡也不知道这个老渔夫究竟叫什么名字,村里年长的都叫他老倔头,同龄人管他叫老倔叔,他便也跟着叫,接着说:“您来的早了点,还得等等,我现在就去捉鱼。”

    说完脱了衣服整齐叠在码头就要下水。

    “天气凉,一凡活动活动再下水,别着凉了。”

    “我不怕冷。”

    甘一凡微微一笑,纵身跃入湖中,不一会儿就拖拽两条大罗非上岸。

    老倔头都看呆了,他打渔半辈子经验丰富得很,在甘家庄打渔为生的群体中也能排的上前几位,自从洞明湖解封,他便一门心思想要捉几条大罗非,可想是一个方面,实际操作起来困难重重,大罗非他倒是捉到过,可大罗非力气太大,前后一共捉到两条,其中一条还逃了,渔网都给挣烂了。

    好在大罗非庄里饭店收购价格很高,只要一条到手就足够弥补渔网损失,只不过,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最近这段时间大罗非是越来越难捉,甚至都找不到。

    可谁想甘一凡下水没几分钟,愣是捉了大罗非上来,还是一次两条。

    这上哪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