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高手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必道须道歉
    作为办错事的惩罚,他已经让自己的这位曾经的得意门生解甲归田了,可秦霖竟然还要咬着对方不放,这有什么意思?

    怎么看秦霖也不像是这种小肚鸡肠的人啊,凌部长有点看不懂了。

    “凌部长,恕我直言,我想你可能还没有弄清楚我要他道歉的意义所在,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是维护华夏安宁的地方,更是一个充斥着公平与正义的地方,先是他的秘书给我打电话威胁,说要给我弄个叛国罪,更拿我身边的人来威胁我,后又是他自己一言不合就直接给我戴上这玩意,也就是我有点手段认识你,要是普通人被他们这样一搞,你觉得对方还有可能离开这里吗?”

    听到这话凌部长沉默,他们的确是做错事了,他不得不承认。

    可秦霖的话并未说完,只见他又接着说道:“既然处在这样的地方,那就应该让公平与正义照耀到华夏的任何地方,而不是躲在这里威胁与恐吓民众,如此的藏污纳垢,我要他道歉你竟然觉得没这种必要?或者你觉得他做的事情是对的?”

    说到最后秦霖的声音越来越冷,而陈将军则是更是惭愧的低下了头,他都不敢抬头去看秦霖。

    这一次要不是秦霖将乔洋做的黑暗事情抖了出来,等到那些武器流入市场,他怕是万死难辞其咎啊。

    说起来秦霖还救了他。

    想到这里,都不用凌部长开口,他主动走到了秦霖的面前,只见他对着秦霖一躬身,说道:“这件事是我的过错,在这里我向你真挚的道歉,我希望能求得你的原谅。”

    “对不起。”

    这位陈将军几乎都快把自己的脑袋贴到胸口上了。

    “刚刚是我说错话了,你说的对,这里不是藏污纳垢之地,感谢你的言语教训。”这时凌部长也开口,态度诚恳。

    “来人,把他的手铐打开。”凌部长说道。

    “用不着了。”

    区区手铐要不是秦霖自己心甘情愿,这东西压根就戴不到他的手上,只见他微微一用力,顷刻间手铐直接崩断。

    “身为重要人物就应该以身作则,而不是做令人心寒的事。”说着秦霖领着黑虎就准备离开这里。

    只是刚走到门口,忽然秦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道:“对了,这一次的功劳不要算我头上,如果你真想得到我的原谅,那就把功劳算到他们几个人的头上。”

    黑虎他们跟着自己做了不少事,可他们却没有得到多少切实的好处,秦霖的军衔已经达到顶尖了,就算是再给他弄个大功劳那也没有多大的作用,所以他大可以成全黑虎等人啊。

    都是自己人,他当然要肥水不流外人田。

    吃掉这样一份功劳估计他们可以得到不小的好处。

    “好。”

    凌部长点头,同意了下来。

    待到秦霖等人走了,凌部长这才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位曾经令自己最为自豪的学生,道:“以前看你挺聪明,可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令我刮目相看,收拾收拾东西离开这里吧,我会在其他地方给你重新安排一份工作。”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学生,直接让他滚回老家去种田他终究是狠不下这个心来。

    “谢老师。”听到这话,这位陈将军感动的都快哭了。

    “别急着谢,发生了这种事我肯定不能够再重用你,所以派遣你去的地方只是让你做一份无关紧要的工作,希望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老师,只要别让我回家,我做什么都愿意。”

    对于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陈将军来说,只要不让他身败名裂,让他去做什么他都愿意。

    他辛辛苦苦在这个行业里打拼了一辈子,他不想到头来还要名声扫地,所以凌部长的这种做法令他感激涕零。

    “既然如此,那去收拾东西吧,记住收一收你这种护短的性子,固然有时候这东西可以帮你聚拢人心,可有时候这种性格也会给你带来灾难。”

    自己的所有学生当中唯有眼前这一位走的最远站的越高,可现如今他摔的也是最惨,对此凌部长除了内心叹息他也倍感无奈。

    秦霖不是一般人,如果他随便搞一下就去糊弄对方,怕是搞不好事情还会更加严重,所以他必须得严肃处理,不能姑息。

    “老师,我能问问那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吗?”

    本来刚开始只是一件不大的事情,可没想到连他的老师大晚上都被惊动了过来,所以他对秦霖的身份可谓是产生了十足的好奇心。

    是天罗?

    那肯定不是,但黑虎叫秦霖队长,他愈发的疑惑了。

    “你还有脸问人家是什么人?”听到这话凌部长忍不住摇了摇头,道:“你连人家是谁都不清楚就敢随意的给人戴手铐,你到底要我说你什么好。”

    凌部长唉声叹气,他实在是佩服自己的这位学生了,简直就是脑袋里装的豆腐渣。

    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还真是奇迹啊。

    “我当时只看到了眼前所看见的,所以……。”

    “算了,就此事我也不想多说你什么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凌部长忙着要去港口查看情况,他不会再为自己的这位学生做更多的事。

    “可你还没有告诉他的身份……。”

    “你……。”凌部长简直都快气炸肺了,自己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他竟然还关注别人的身份,简直就是朽木不可雕也。

    “罢了,念在你师徒一场的份上,我告诉你吧,你是上将你是不是就觉得自己已经十分了不起了?可你铐的人是咱们华夏自建国以来最年轻的上将,论能力,你赶人家一根手指头都不够。”

    说完凌部长不在停留,他现在对自己的这位昔年的学生实在是失望透顶。

    现在他就连和这个人多说一句话都感觉肚子痛,简直……没话说了。

    秦霖走了,凌部长也走了,剩下的这位陈将军满肚子都是震惊,他脑海中回荡的全是凌部长说的最后一句话。

    华夏最年轻的上将,那不是前一段时间全军通报的那一位吗?

    华夏天龙组有史以来最出色的成员。

    二十多岁的上将,简直颠覆了历史。

    至于有关于秦霖更多的身份,那都是绝对保密的,就连他这个上将都别想查阅到分毫。

    毕竟不是一个层次的,恐怕整个华夏能查到秦霖完整资料的人恐怕不会超过十指之数。

    秦霖完整资料的保密程度已经和天罗相当。

    乔洋的事说小不小,说大其实也不大,估计连个新闻头版头条都不会上,所以离开了这栋大楼后他其实就已经抛诸了脑后。

    一个满怀怨恨报复的人,估计他们今后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队长,我们真的是爱死你了。”

    在黑虎他们开来的车里,黑虎一个熊抱就搂住了秦霖的手臂,脸朝着他的胸口就蹭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秦霖的脸上露出了嫌弃之色,连忙拿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挡住了黑虎的这股亲热劲。

    “我说黑虎成员,请注意一下这里是公共场合,男男授受不亲,而且我也没有搞基这一爱好。”

    “哈哈。”

    听到这话,车里的其他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队长,您真的要把这天大的功劳让给我们吗?”

    虽然被秦霖阻止了,但黑虎还是满脸的兴奋。

    要知道一旦这种功劳落到他们的头上,军衔升级肯定是妥妥的,搞不好还来个全军通报啊。

    只是秦霖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他们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

    “天大的功劳你们就不要奢望了,这么大的一桩案件,他们肯定不愿意让更多人知晓的,所以落到你们头上的功劳可能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大,所以你们得有一个心理准备才行啊。”

    “啊~”

    听到秦霖的话,车里顿时就响起了一片哀嚎之音。

    “我先说好了啊,之前说的聚餐取消了啊。”哀嚎声之中,黑虎大叫了一声。

    “黑虎,尼妹的,我要和你决斗!”

    “你这个该死的骗子。”

    坐着黑虎他们的专车,秦霖返回到了星河湾,而此时时间都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

    按照正常的作息时间,林天雪她们应该都已经休息了,可等到秦霖回到家的时候,他却发现客厅里坐了四个人,正是林天雪。

    看她们的样子,都已经在打瞌睡了。

    “怎么还没睡啊。”虽然秦霖知道她们可能是在等自己,可他还是发出了声音,因为他得让她们回房间里去睡啊。

    “啊,秦霖哥。”

    看见秦霖,莘月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没事了吗?”

    “我能有什么事,事情都已经得到了解决,这么晚了,大家快休息吧。”

    “秦霖哥,你不在我们怎么好休息嘛。”说着莘月还对秦霖递了一个特别的眼神,搞的秦霖的双腿几乎是下意识的在打颤。

    “那个子莺不是最近来那个了嘛,要不咱们缓缓?”

    “没事,我们没来,快来嘛。”说着莘月主动拽住了秦霖的手臂。

    “那咱们事先说好,不能太久了啊,老牛也终有累死的时候。”

    “这可由不得你了。”

    就这样秦霖被她们硬生生的拖进了房间,过上了每个男人都梦想但却疲惫的生活。

    第二天,秦霖几乎是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的,本身他不想这么早起床的,可奈何他的电话有人打了进来,还是青海市的那个昭阳星。

    他说昭阳家族又迎来了一批蓬莱的人,对方可比上一次来的那两个人要嚣张的多了,他们昭阳家族已经被杀了数十位族人,要不是昭阳星机灵跑到了外面,怕是他现在也已经被抓住了。

    在经历了上一次的事情后,他知道自己人也不能够完全的信任,所以他并没有往山洞里面躲,而是跑到了外面,现如今他是有家都不敢回,他怕死啊。

    所以他连忙打了秦霖的电话,就是希望秦霖可以解救他于水火啊。

    “真是破事多。”

    蓬莱的青衫男子都已经死了,他留下来的这些祸害竟然还在给秦霖不断的制造麻烦,真以为他秦霖是那么闲的人吗?

    “行了,好好躲着吧,我一会就过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