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隐婚甜宠:总裁夫人很不乖 > 第1416章 章霍黎两家的大恩人
    “如果不是orange,进去的就是我,然后我能不能从里面都不一定,他对我恩重如山。

    如果我在里面出不来,那你的儿子也就会在局子里出生,出生后还不知道会被送到哪里去,所以他也是你的恩人!”

    “……”是不是他再让黎羽兮说下去,orange就成了霍黎两家的恩人了?

    果然,没等到他说话,黎羽兮用手背擦了把眼泪继续说道,“那我就会愧疚难安,夜不能眠,就算能出来我也会踏上寻子之路。

    如果我真的找不到,肯定会回来向你们求助,要是让两家人知道他们的孙子和外孙丢了,个个都会跟我一样夜不能眠。

    所以,总体来说,orange说来就是咱们两家的大恩人!”

    “……”还真让她把话题给绕到了两家的大恩人上。

    “既然是霍黎两家的恩人,那么霍黎两家每家出一个人,黎家有哥哥,霍家有我。

    还是没你的事情,你就好好经营你的工作室,让你去学校继续进修的事情基本上差不多了,到时候你一边经营工作室,一边学习……”黎羽兮因为离家出走耽误了学业,他们已经商量好了让黎羽兮继续去学校进修,因为学历还是很重要的。

    黎羽兮有些傻眼,她刚才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霍修谨orange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很重要很重要。

    怎么霍修谨三两句下来,为orange报仇好像就没了她的份儿?

    后来黎羽兮软磨硬泡才让霍修谨勉强答应她,她以后再有任何行动,都由他亲自陪着才能行动。

    樾城另外一栋洋房里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看着杯中的红酒,眼镜下是遮盖不住的阴狠,“大卡车怎么回事?”

    旁边的手下向他汇报,“已经查过了,大卡车正常行驶,是对方先闯了红灯,我们的车也跟着闯了红灯,然后直接撞上了绿灯时正常行驶的卡车上。”

    然后卡车司机轻伤,他们的人死了两个。

    不过今天如果他们的人不死,前面那辆车里面的人被他们追上,死的就是他们了。

    “这么说来大卡车看上去很正常?”

    “对!”

    “那辆车呢?”

    “我们调了监控,对方是一辆很普通常见的黑色国产车,但是其他信息都查不出来,因为没有车牌号,我们的人找到车子时,车子已经化为了灰烬。”

    汪明知将红酒杯砸到墙上,杯中的液体洒了一地,“从我二十岁就开始做这行,从来没有露出过任何马脚,更没有让警方的人盯上过我。”

    现在因为一个秦凯,让好几股势力都在暗中调查他。

    目前的怀疑对象就是黎羽兮!因为黎羽兮就是从汤河回来的,她回来前两天刚好秦凯落网。

    现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去问秦凯,他们落网的事情是不是和霍修谨和黎羽兮有关。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秦凯和大彪一帮人被秘密带走关押了起来,一般人都不知道被关在哪里,他们更得不到任何消息。

    “刚才过来的那批货现在到哪了?”

    “运输正常,就等在规定的时间内交给对方了。”

    “交货的时候更要谨慎,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这次结束后,先暂停所有的工作。”

    再不暂停,他都要搭进去了。

    “是。”

    书房内安静了片刻,汪明知又说道,“派人盯着黎羽兮的一举一动。”

    霍修谨那边就算了,他还不敢打草惊蛇。

    “是!”

    保镖离开,汪明知双手背在身后,看着墙上的壁画沉默。

    他当初将总部从k国转移到这边,就是因为在k国时有一支属于皇室的势力盯上了他。

    他为了避开皇室那帮人果断转移老巢,谁知,搬到樾城来遇到了一只更大的老虎……现在他连黎羽兮一个女人都不敢去动,搁在以前像黎羽兮这种最具有嫌疑的人早就被他解决了。

    黎羽兮是黎璟琛和霍修谨的心头宝,如果他动了黎羽兮,肯定会牵扯到霍黎两家,甚至还会牵连到樾城唐家陆家韩家……到时候事情会更加难以收场。

    说到底还是都怪那个秦凯,但是事情到了今天又有什么办法呢?

    秦凯他找不到,只能暂时停止手上的一切危险工作。

    ……黎羽兮今天早上特意起了个大早,当然是因为要去送她的宝贝儿子们去幼儿园啦!她洗漱完毕,霍修谨已经穿戴整齐,就剩下系领带。

    黎羽兮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领带,“你教我系领带啊!”

    其实系领带应该是她早就该学会的事情,但是她一直拖到了现在。

    霍修谨也没拒绝,“看好了!”

    他先系领一遍给她看。

    黎羽兮看的很仔细,不出一分钟,领带就整整齐齐的打在了脖间,“哇,这么简单啊!我会了!”

    她还挺聪明的嘛!一看就会!男人挑眉,将自己系好的领带给拆开,让她来。

    黎羽兮拿过领带,开始了自己的表演,“第一步,这样……第二步,咦,不对,这样,也不对……”几分钟下来,她就郁闷了。

    一看就会,一做就废说的就是她吧?

    霍修谨接过在她手中绕来绕去的领带,微微勾唇,“看好了,再来一遍!”

    “好!”

    男人整理了一下衣领,将领带挂在脖间,当他再次准备进行第一个动作的时候,黎羽兮忽然出声制止,“等一下!”

    “怎么了?”

    霍修谨的动作顿住,疑惑的望着她。

    黎羽兮歪着脑袋,伸出手触碰了一下他的衬衣衣领,她好像看到他衣领上佩戴领带夹处绣着两个字。

    意识到她发现了什么,男人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蓦然就握住了她寻找答案的小手,“时间不早了,你去换衣服!”

    她的手在他手中动弹不得,男人略带囧意的表情告诉黎羽兮,事情不简单!“松开!”

    好奇心越来越重,她今天非要弄清楚那两个是什么字!霍修谨松开是松开了,就是连同她的手一起松开了他的衣领,然后大步往卧室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系领带,“我在楼下等你!”

    霍修谨的动作分明就是在遮掩什么,遮掩什么呢?

    肯定是见不得的东西!想到这里,她抬起脚拔腿就跑,在男人加快脚步离开卧室之前,站在门口把他堵在了卧室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