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海兰萨领主 > 247十.山上的十字架
    苏尔达克将一匹老马套在马车上,又在山道上调转了马车的方向。

    霍伊尔小姐眼窝淤青,左脸上高高肿起来一块,让她原本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脸蛋看起来非常的狼狈,她裹着有些粗粝的羊毛毯子,坐在山道旁边的垫子上。

    这个皮垫子应该是马车夫的,上面还沾着星星点点的血迹,她前一刻还沉浸在悲伤之中,但是现在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的这位骑士居然问她会不会赶马车,自己可是霍伊尔庄园的贵族小姐,她瞪大了眼睛盯着那位一直在不停忙碌的年轻骑士。

    他的身上溅满了血,腰上罗马剑的剑鞘几乎被鲜血浸透了,他将强盗们的尸体全部并排摆在了路边的石地上,这里到处都是岩石,很难挖出大坑,无法就地掩埋这些强盗尸体。

    二十三匹马也被苏尔达克聚在一起,这些马看起来很老实,苏尔达克将所有的缰绳拴在一起,准备将这些马带回沃尔村去。

    苏尔达克从强盗的行囊里找到一块黑面包和一块黑乎乎的肉干,连同一直皮质水囊一起送到霍伊尔小姐的面前,对她说道:“如果您会赶马车的话,沿着这条山路一直往回走,在晚上天黑以前,大概就能回到海兰萨城。”

    霍伊尔小姐一脸无助的望着苏尔达克,眼神中带着一丝祈求。

    苏尔达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再次递出手里的水囊。

    她默默地伸出手接过水囊,却没有喝水,而是用水将一块破布浸湿,然后认真地擦了擦自己的脸,然后才稍微喝了一口,她平时在庄园里喝惯了鲜榨果汁、牛奶和茶,这种带着浓浓皮革味的生水,若是在平时霍伊尔小姐都不会用来洗脸。

    苏尔达克有些无奈地挠了挠头,对霍伊尔小姐说:“抵达海兰萨城之后,您可以将您的悲惨遭遇讲述给海兰萨城的最高执政官大人,相信他能够给予您一些公正的待遇。”

    他席地而坐,将手里的肉干塞进嘴里,继续说:

    “而我,无法马上送您离开这儿。”

    又指了指路边那些强盗们的尸体。

    “您大概也看到了,这里这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我不能将这些强盗尸体就这样丢在路边,否则这种天气下,这些尸体很快就会腐烂,我需要将这些尸体处理一下,也希望能够借此来警告海兰萨城周围其他的盗贼团。”

    处理这些强盗尸体只是一方面,另外苏尔达克不想将这些马带到海兰萨城去,否则被警卫营充公自己就亏大了。

    这些马匹目前算是自己的战利品,但如果带到了海兰萨城,那些警卫营以调查强盗团为由将这些马匹扣下来,到时候自己都没地方说理去。

    在格林帝国,马是一种非常值钱的牲口,尤其是能够上战场的战马,有时一匹马甚至能换到五头牛。

    苏尔达克认真地想了想,觉得自己让一名饱受强盗迫害的贵族小姐,在这种情况下独自一人赶着马车返回海兰萨城,的确是有些强人所难,于是他又对霍伊尔小姐说:“如果您无法独自驾车返回海兰萨城的话,就要我等忙完手头这些事情,然后我就会送您返回海兰萨城,可能您要在村子里住上一晚,至少要明天才能返回海兰萨城!”

    “您难道不能现在就把我送回海兰萨城吗?”霍伊尔小姐觉得自己已经这么可怜了,眼前这位骑士哪怕是有一点点同情心的话,也应该送自己返回海兰萨城,如果是那种责任感和使命感爆棚的骑士,或许应该帮自己完成复仇,然后在重建家园,最后打动自己并嫁给他。

    不过眼前这位骑士看起来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霍伊尔小姐对苏尔达克暗示道:“骑士先生,我会给您一些丰厚的报酬,我现在很想尽快的回家。”

    苏尔达克表情无比认真地摇了摇头。

    “……好吧,我可以试试!”霍伊尔小姐看了马车上那根长鞭,无比纠结地说道。

    霍伊尔小姐坐在马车上,看了看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山路,很想就坐在车上大哭一场。

    那匹老马根本不等她挥动马鞭,便拉着货车缓缓地往海兰萨城方向走去,马车夫被缠得像木乃伊一样,躺在马车上昏迷不醒。

    原本以为被救之后,一切劫难就算过去了,但现在,霍伊尔小姐觉得自己未来坎坷的人生路,可能才刚刚开始……

    ……

    看着那辆马车缓缓朝着海兰萨城方向驶去,苏尔达克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一场战斗的完美收官,舔包当然才是最重要的,二十三名强盗尸体里里里外外翻个遍,甚至将他们身上的皮甲都扒下来,连同他们身上的武器全部堆在一起,这些强盗多数都是佩戴暗红色的弯刀,只有那位拥有一转实力的强盗首领才拿得起那把惩戒重锤。

    这些武器对于苏尔达克来说,唯一的价值便是那道黑市上卖掉,倒是盗贼随身携带的银柄匕首和猎弓有些价值,这些匕首样式普通,随便在哪个武器店里都能买得到,虽然不是崭新的,但苏尔达克觉得可以将它们送给村里人,沃尔村猎蜥团需要有几把工艺精良的猎弓。至于匕首,谁外出打猎还不带上一把匕首?

    让苏尔达克意外的是他从强盗首领腰上找到一条魔法腰包,这条魔法腰包里几乎堆满宝石首饰金币银币,除此之外居然还有些常用的生活魔法卷轴和三瓶翠绿色的解毒药剂。

    这些强盗真是太有钱了……

    苏尔达克忽然间想到了卡尔昨天晚上说,这群强盗团刚刚在海兰萨城郊区洗劫了三座贵族庄园,看来这是真的!

    随后他又在那些马匹身上找到了一些结实的帆布口袋,将口袋里面的肉干坚果烤饼炒面统统塞进两只帆布口袋里,其余的帆布口袋空出来,将两只大木箱里的铁零件分类装进去,又将木箱的板条全部拆开钉成了二十多只木十字架。

    苏尔达克一人驱赶着二十二匹马,将这些强盗的尸体运到荒地隘口旁边的山岭上。

    他把木十字架钉进山顶的石缝中,二十三名强盗尸体全部绑到十字架上,强盗首领的头颅被苏尔达克砍了下来,就将木十字架顶端削尖了,将盗贼首领的头颅插在上面……等到忙完这些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

    夕阳余晖照在这些强盗的尸体上,一只食腐鸟从天空中盘旋着,始终不肯落下。

    二十三名强盗的尸体就这样孤零零的立在了荒岭之上,直到夜幕彻底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