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少帝成长计划 > 第00770章 风雨欲来
    一轮皓月挂在了夜空,照亮了略显昏暗的章台街。

    章台街尽头,安门附近的高庙内,刘弘正靠坐于祠堂外,满目憔悴的仰头,观望着夜空。

    不过数日,本就瘦弱的刘弘,已经近乎皮包骨头了。

    脸颊深深凹陷,颧骨亦隐隐凸显,就连本就不浅的眼眶,看上去也更深了些。

    这些时日,周勃倒也没断高庙的粮、水,一日两餐依旧按时送到高庙外;甚至有几天,周勃还亲自前来送饭。

    但刘弘是真不敢吃啊···

    嗯,他怕这具身体自来水过敏,或者粟米中毒!

    出于这个担心,刘弘连摆在庙内,用于祭祀刘邦的三牲都没敢吃!

    在过去这几天里,刘弘基本都是自高处取雪,化成水喝下去,以此保证生存的——如果不算前天,从庙后枯枝上掏的那几颗鸟蛋的话。

    饿到现在,刘弘已经有些精神恍惚,就连有人敲响了大门,也是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有气无力的让来人进来,刘弘费力的坐正了些。

    此时,刘弘在高庙内,胆敢请来的,必然是奉常、宗正的官吏。

    果不其然,庙门缓缓打开,刘弘就看见老奉常刘不疑一步一履,面容恭敬的来到祠堂前,大礼一拜,旋即侧过身,对一旁的刘弘参拜道:“奉常领宗正事臣不疑,谨拜陛下。”

    吃力地撑着地,刘弘虚喘着气,深深凝望着刘不疑苍老的面容。

    “奉常此至,可是转呈丞相之奏?”

    没错,在过去六天内,除了周勃前来‘送饭’之外,无论是虫达还是刘不疑,都没有来过高庙!

    虫达无法前来,刘弘还能理解,毕竟虫达现在就是个名誉卫尉,在刘弘自己都身陷高庙的情况下,虫达被限制行动也正常。

    但身为负责高庙日常维护,以及祭祀事务的奉常,刘不疑却也一次都没来过,这就让刘弘很不爽了。

    ——刘弘直愣愣等了六天,可就等刘不疑前来,送碗不会让人过敏而死的饭菜呢!

    刘不疑闻言,面色顿时一苦,赶忙跪倒在地:“禀陛下,高庙之事,自少府售粮之日起,便以非奉常所属···”

    闻言,刘弘脸色才回暖了些,不冷不热道:“那今日奉常前来,所为何事?”

    只见刘不疑鬼鬼祟祟的左右环顾一圈,才稍稍上前,低声道:“今日夕时,内史传出消息:城外匪盗丛生,内史尊陛下诏谕,遣备盗贼都尉大索关中···”

    说到这里,刘不疑的声音低至微不可微:“卫尉虫公言:此或乃城外有变···”

    刘弘猛然一机灵,险些从地上站起!

    那支军队,居然真的来了!

    在写下那封血诏时,刘弘心里根本就没谱:谁知道那支军队,此时是否存在呢?

    但今天,那支军队来了!

    那支军队不止存在,并且接受了刘弘地召唤,在不过十数日内跋涉将近两千里,出现在了长安城外!

    刘弘激动之余,就差没有热泪盈眶了···

    见刘弘原本昏沉的目光陡然一亮,刘不疑面上也是带上了一丝喜悦,继而道:“卫尉言:今夜或有变,陛下当有防身之物,卫尉随后便至。”

    说着,刘不疑就在刘弘惊骇的目光注视下,像变戏法般,从衣袖中取出一柄短剑!

    紧接着,又在刘弘更加骇然的目光下,从怀里取出来一只···

    雏鸡!

    然后将短剑和雏鸡拿在手上,捧到了瞠目结舌的刘弘面前!

    废了好大劲儿,刘弘才将几乎塌陷的表情收拾回来,略有些迟疑的看向那柄短剑:“奉常当知,高庙不可现兵刃?”

    刘不疑却是面色如常,脸不红心不跳道:“此礼器也,未开刃。”

    然后,刘不疑蹲坐下来,用那把‘未开刃’的短剑,轻轻将雏鸡脖颈划开,雪白的地上顿时出现一滩血红。

    待等鸡血流干,刘不疑略显粗糙的将鸡毛连皮一同扒下,然后面色淡然的将血淋淋的‘鸡尸’双手奉到刘弘面前。

    反应过来刘不疑是在解决自己的食物问题后,刘弘心中不由一乐,微眯着眼,意味深长道:“奉常亦当知,祖宗祠堂不得见血污···”

    刘不疑依旧是那副义正言辞的模样:“此祭祖也。”

    ※※※※※※※※※※

    天黑之前,陈平、周勃、灌婴三人便已聚首于武库西侧的大将军幕府,边等候消息,边猜测着那支神秘的边军究竟是何来路。

    至于为什么选择大将军府,则是因为:大将军幕府坐落于毗邻武库,几乎位于长安城的正中央。

    这样一来,无论是长安那个方向传来异动的消息,三人都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赶到事发地点,或出现在应该出现的位置。

    “丞相何忧于此?”

    相较于陈平的担忧,周勃无疑轻松得多:管他是谁,什么来路,只要来了,就脱不掉一个‘无诏擅动’的罪名!

    灌婴则相对淡定一些,理性的分析着:“且不论小儿究竟如何送信至彼,单论秦侍郎出长安之时日,于今亦不过十数日而已。”

    “便以日行军百里计,此部叛军,亦当距长安不逾千里。”

    闻言,陈平莫名的焦躁起来:“话虽如此,然千里以内,唯陇西、北地二军可为小儿所用,叛军又未过箫关···”

    看着陈平疑神疑鬼的样子,灌婴也不由止住话头,委婉劝道:“丞相,绛侯之言未必无理,今汉天下,可有无诏调兵而勿罪之军?”

    闻言,陈平饶是心有不安,也是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略带愁苦的跪坐下来,陷入沉思之中。

    周勃则是和灌婴对视一眼,便来到一旁的武器架,打量起灌婴摆放在议事堂的戟、戈;不时抽出某一柄,拿在手上掂量着。

    灌婴面上则满是淡然,见二人没有交谈的意思,便从怀中取出一卷《道德经》,津津有味的研读起来。

    静默许久,堂外方穿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周勃罔若未闻,依旧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长枪短棒;灌婴缓缓放下手中竹简,将目光投向堂门。

    陈平则是略有些不安的站起身,走向堂门处,不顾此举是否合乎礼节,做出要直言询问的架势。

    陈平刚走没两步,就见一士卒快步跑进来,略扫一眼堂内三人,便慌乱向灌婴禀告道:“将军,南营失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