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女婿 > 第669章 如而约而至
    一直以来,都是路平作为中间人帮助自己和周韵联系,这一次周韵主动直接打给自己,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有事吗?”杜一鸣语气平淡的问道。

    “苏洁死了!”

    对于这个消息,杜一鸣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自己作为现场当事人,是第一时间知道的这个消息。

    “恩!我听说了!”

    听到杜一鸣这么说,周韵顿了一下,因为这个消息也是路平直接告诉她的,她不知道杜一鸣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接到天姆的电话,后天中午天家会在云水给她举办葬礼!”

    听到这个消息,杜一鸣有些无语,自己不是天家的新任董事长吗?为什么举办葬礼这种事情,自己才知道?难道这个董事长只不过是空摆设?

    不过虽然这么想,但杜一鸣也不打算追究,毕竟对于天家,他从始至终就不想掺和进去,莫名其妙的当上了天家的董事长,也都是为了帮助周韵。

    “哦!”

    他轻轻的答了一声,表现出与我无关的样子。

    “你是新任的天家董事长,按理说还是要来一下!虽然我和苏洁斗了一辈子,但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可怜的人!你爸不在了,你是天家的当家人,我希望你来一下!”

    当家人?

    听到这几个字,杜一鸣十分的无奈,自己从来没有行驶过当家人的权利,又怎么称得上是真正的当家呢?

    更何况,天成他什么时候不在了,明明前天晚上还出现在了自己的家里。

    不过,这些情况,杜一鸣在未了解清楚之前,还不打算告诉周韵。

    “好!我会去的!”

    挂掉电话,周韵朝着路平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的满意。

    而与此同时,杜一鸣接到了路小婉发来的明天中午吃饭的地址。

    对于这场午饭,杜一鸣心里充满了极度的厌烦,要不是担心路小婉乱来,他绝对不会搭理。

    记住地址,他连忙删掉了短信,便匆匆的回到了病房里面。

    另一边,正在意大利度假的金觉罗接到苏春打来报丧的电话,吓得直接从女人身上摔到了地上。

    “什么?小宁被杀了?”金觉罗震惊道。

    “是的,就在昨天晚上,现在尸体就在殡仪馆躺着!”苏春的语气有些强硬。

    金觉罗感到了一丝的不悦,毕竟苏春的这通电话搅了他的雅兴,让他一蹶不振,“那你赶紧去处理啊,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听到金觉罗这么说,苏春也顾不上对方是华夏炙手可热的巨头了,直接怒怼道,“我儿子死了,你女儿去哪了,难道她不应该守着嘛?她人呢?”

    听到苏春说出这番话,金觉罗也很是意外,按照正常的四维来说,金雨薇既然嫁给了苏小宁,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呆在云水,毕竟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要不是金雨薇主动提出这桩婚事,金觉罗想顺着女儿的意思,否则他也不会轻易的答应金雨薇下嫁给苏小宁这样的不靠谱的人。

    在金觉罗看来,即使金雨薇和苏小宁过不下去离婚了,在华夏也有一大把比苏小宁更加优秀的男人排着队等着娶金雨薇。

    听到苏春质问自己女儿的下落,金觉罗顿时不爽,“苏春,你个老东西,你再说一遍!”

    “我问你,你女儿去哪了!她人呢!”

    这一句话,金觉罗听的是一清二楚。

    他直接气得开骂道,“我女儿嫁到你们家,你竟然还敢问我她去哪了?我告诉你,苏春!如果我女儿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要让你们苏家陪葬!”

    金觉罗的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拉风,他完全有实力做到。

    他就金雨薇这一个女儿,甚至为了她,自己的性命都可以搭上,更不用说区区的云水苏家了。

    对于苏小宁的意外死亡,他根本不在乎,他只在乎金雨薇去哪了。

    听到金觉罗放出这句狠话,苏春也害怕了,本来强硬的语气,顿时怂了不少,“你别生气,亲家,我刚刚也是着急了不是,雨薇我会尽快找到的!”

    虽然苏春在赔不是,可是金觉罗却没有那么好的脾气,根本不买账,“苏春,你个老东西,记住我说的话!”

    说完,金觉罗便气愤的挂掉了电话。

    “混蛋!有什么好嚣张的,你金家早晚会被我苏家踩在脚下!”

    在医院又度过了一晚上,虽然杜一鸣想让赵梓菲回去休息,但是赵梓菲还是坚持要陪杜一鸣和婆婆李玲。

    杜一鸣也就没有推辞什么。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为了取赴路小婉的约,杜一鸣只得编了一个理由,说去办事,才终于从医院里离开。

    来到车子里,杜一鸣拿着路小婉送的礼盒,十分不情愿的打开。

    按照路小婉的说法,要是自己不穿上这件衣服赴约,就会把照片给放出来。

    为了大局着想,杜一鸣只好妥协,换上了路小婉送的这一身西装,来到了约定的餐厅。

    当他来到餐厅门口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人的手伸向自己的后腰,他反应很快,一把抓了过去。

    直到听到一句嚎叫,才意识到,竟然是路小婉。

    只见路小婉今天穿的很淑女,一身粉色的旗袍,陪以粉色的高跟鞋,在肉色**的衬托下,腿部的皮肤是那么的光滑透亮白皙,只是高开叉的侧面,露出了太多不该露出来的地方。

    “你都把人家弄疼了!”路小婉一边揉着自己刚刚被杜一鸣抓住的手腕,一边嗔怪道。

    “我今天漂亮吗?”

    路小婉主动在杜一鸣面前转了一圈,飘逸的头发再一次撩到了杜一鸣的脸上。

    这个暖昧的动作让他十分的无语。

    杜一鸣神情严肃并没有回应,看到杜一鸣一脸的不情愿,路小婉连忙把手再一次主动伸向杜一鸣的腰间。

    “你要干什么!”

    “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拒绝我的话,那些照片可就……”

    照片!照片!还是照片!

    若不是那些照片,杜一鸣怎么可能被路小婉牵着鼻子走。

    但是他并不会迎合路小婉的动作,而是双手插在了裤子口袋里。这是他能够接受的最大接触尺度。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