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我先第帮你
    吐槽了一整晚的男人终于感到口渴,一口气将整杯茶水喝完,然后才收起了自己的所有表情,恢复严肃。

    “梓玥,首先我们家的事情,现在比较复杂。我这个失踪二十多年的哥哥突然出现,现在还拿着dna鉴定,再加上和我还有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就算是不能光明正大的将iom公司抢走,也会利用其它的办法继承。”

    话音落下,他缓缓抬起沉重的头颅,脸色阴沉的看向对面的女人,没有继续说下去。

    从他那凝重的气息中,白梓玥心口咯噔一下,隐约间,已经猜出了他后面的话。

    两个人是双胞胎,样貌自然是一模一样,除非是十分了解的密友亲人,不然光是从外表,很难可以分辨出两人的身份。

    想到这里,她不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阴沉:“你是说,他很有可能会有替代你的身份?”

    贺威廉冷笑一声,眼底满是落寞忧愁,无奈道:“其实在这段时间,我已经经历了大大小小,不下几十次的刺杀。若不是秦寒枭未卜先知,一早就安排人在暗中保护我,我可能早就已经变成了一把黄土,不知道埋在什么地方。”

    “而我的名字,却还会继续在这个世界上,在另一个人身上延续。这也是为什么从宴会之后,我就一直没有和你联系了,因为我根本没有时间,都在躲避各种追杀,和查出身边的内奸。”

    白梓玥扁了扁嘴,心中也是骇然。

    没想到这段时间,接受考验的不仅仅是自己,同样还有他。

    不过最让人意外的便是秦寒枭竟然一早就有所察觉,已经安排好了人在暗中保护贺威廉。

    其实,就算自己这边的危机,也是他一早部署好,才让她安然无恙。

    她不知道应该说是自己的老公足智多谋,还是应该说背后的人实在是太过于阴险狡诈。

    “那你没事吧?那个内奸找到了吗?”

    “哎,说到底,秦寒枭还真的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安排的保镖,在暗中已经保护我多次,就连一直掩藏在我身边好几年的内奸,也是他的人找出来的。不过,也是经过这些事,我才发现自己多么的幼稚,和那个家伙相比,也许我真的就像是一个幼稚的小学生,有些懦弱了。”

    “贺威廉,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认识的贺威廉,可是一个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拍着胸.口说自己是天下最厉害的人。而不是现在这个没了精神头,只会说自己太弱的男人。”

    贺威廉扬起嘴角,满眼笑意的看着白梓玥,“是啊,在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你最懂我,就连我爸妈有的时候,都不能像你一样了解我。在他们的眼中,我做错了一件事,就是这辈子的污点,永远也无法抹灭。”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贺家不仅仅是因为你突然多出来的这个哥哥,还发生了其它的事情吗?”

    白梓玥疑惑的看向对面越发阴沉的男人,第一次看到总是喜欢仰着高傲透露的太子爷竟然将头垂下,无力的将肩膀搭下去,瞬间没了精神头。

    一时间,房间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宁静。

    虽然心中也是十分焦急,想要知道贺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一个朝气蓬勃的男人变得如此颓废萎靡。

    可作为同样经历过挫折,和原生态家庭的伤害,白梓玥选择等待。

    等他自己先消化掉那化不开的哀伤。

    过了许久,一声轻叹,才终于将房间中那凝重的气息驱散。

    “哎,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在我当代理总裁那会儿,做了一个议案。在所有人都反对的情况下,我还是坚持执行,然后让家族亏损了几十亿。所以我爸妈觉得我不是经商的材料,在看到二十多年未见的大儿子后,心里愧疚,又觉得我不适合管理生意,所以,想要将所有的一切都给我哥哥而已。”

    贺威廉缓缓抬起头,扯动了一下嘴角,却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

    那苦涩的味道,让看到的人,心口不由一痛,不知该如何安慰。

    白梓玥张了张干涩的嘴巴,最终还是选择沉默。

    这种家庭的伤害和抛弃,她比任何人都明白。那种锥心的疼痛,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驱散的。

    “梓玥,说实在的,我现在之所以可以顺利继承iom公司,全都是秦寒枭的部署。我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知道的消息,一早就知道我还有个哥哥存在,也预测到,我的父母可能会因为内疚选择将我当成弃子。所以他在很久之前,就将手伸到了iom公司里。”

    “呵呵,说实在的,秦寒枭这个老狐狸,算下来,可是我们公司仅次于我的大股东。在当时的股东会议上,也因为他的一票,我才顺利上任。后来我和那个男人婆结婚,也是他从中牵线搭桥,让我们两人暂时和解,在领完结婚证后,就安排了盈利项目,堵住了公司那些老人的嘴巴。”

    贺威廉苦涩的说道:“其实我现在有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好像真的不是一个做生意的材料,相反,现在我的地位都是秦寒枭精心部署之下得来的,让我有种自己是傀儡的错觉。”

    这是他第一次说出埋藏在自己心中多时的秘密。

    这句话,他不敢对任何人吐露,可在面对自己这个深爱且唯一信任的女人时,哪怕对方和秦寒枭是夫妻,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说完后,压在心口的巨石也终于散去,让他有了喘息的机会。

    “呼,梓玥,我只是随口一说,你不要放在心上。其实像我这种没有经商天赋的人,自己家族的生意都要靠别人帮忙指点,才能站稳脚跟,又有什么资格吐槽自己是傀儡呢?”

    白梓玥眉头紧锁的看着面前又开始颓废自哀的男人,眼眸一紧,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两步走到贺威廉的前。

    猝不及防间,抬手,便对着他的脸一巴掌拍了下去。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在房间中响起,打破了之前所有的和谐。

    “贺威廉,这一巴掌,我是要打醒你的!你可以怀疑任何人,但绝不能怀疑自己的能力。我认识的贺威廉不是这样,若你再用这种丧气的脸和我说话,就当我们从不认识!”

    冰冷的声音落下,男人捂着自己滚烫的脸颊,惊讶的愣在原地,恍若是在做梦一般,呆望着面前横眉冷对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