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万仙阵 > 第四十四章 一战四潼关
    说时迟,那时快。

    陈桐手中一道烟生,那柄火龙标眨眼便至,在空中飞得极快,乍出之间,本来让人很难提神抵挡。

    然而李元一口大火喷出,正烧在那火龙标上,却顿时阻住那道飞标之势头。

    真火卷在半空,焚烧无止,猛烈绽开,像是一条火河一样流淌在面前,连空气都隐隐开始扭曲!

    李元竟然是光仗着口中一气真火,硬生生地阻拦住了火龙标!

    火龙标在火焰之中沐浴,一根标头居然隐隐显现出了一个红色的龙头形状,猛烈地冲撞着,似是将法器之威力发挥到了极致。

    哧!

    李元聚了一口真力,张口吐焰,火焰变得更加凶猛!

    空中的真火与火龙标僵持不下,谁也没有让步半分。

    “这.......”

    见到此景,不只是晁田晁雷呆住无言,连火龙标的主人陈桐也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这支火龙标乃是他在南方游历之时,遇见异人秘授,出手烟生,制敌无差,也成了他在战场上百战百胜的独门兵器!

    这还是他第一次失手,更是他第一次看见火龙标被人挡在半空之中。

    “你这是什么妖法?!”

    “没关系,他口中的妖火总有耗尽之时!”

    晁田晁雷二人互相鼓励,各自安慰。

    而李元大火吐出,不断烧磨着火龙标,过了半晌,火光消失,但火龙标居然灵光收敛,掉了下去,正巧落入李元的手中。

    “此标倒也是件不错的法器,在你手上有些可惜了。”

    李元观赏了一阵火龙标,随即将它夹在胁下。

    陈桐见此大怒,呼道:“还我兵器来!”

    他持着画戟,驱马向前,刚刚赶到李元面前,还未出戟,却遇上夔牛一声大吼!

    嗡!

    陈桐顿时头晕目眩,跌下马来,他胯下的战马更是口吐白沫,翻倒在地上。

    一人一马,都未幸免,全部迷迷糊糊地躺下。

    “还要再战么?”

    李元望着正打算逃之夭夭的晁田晁雷,又下了夔牛,拦在了他二人的面前。

    “战,战,战......战个痛快!”

    晁田晁雷二人吓得不敢说话,而昏倒躺在地上的陈桐却念念有词,不停迷迷糊糊地说着。

    李元微笑着道:“我知道这想必是你二人挑拨起来的事情,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都使出来!”

    晁田立马摇头道:“没有,没有,这可不是我兄弟二人的缘故啊!李将军,不不,李总兵,您一定要明鉴!”

    晁雷也接着说道:“不错不错,我二人也是随大流,胡乱一说而已,真正反对您的另有其人,跟我们是毫无关系的啊!”

    李元没有再对陈桐下杀手,而是牵过夔牛,认真地询问晁田晁雷二人,道:“你们且说说看,五关之中,还有哪些人反对我的?”

    晁田眼珠一转,说道:“五关之内我倒不晓......但我知道有一人,仗着自己有些道术,功绩很高,便根本不将李总兵您放在眼里啊!”

    “谁?!”

    晁雷心领神会,看了晁田一眼,抢着说道:“是张桂芳,青龙关的主将张桂芳!”

    李元若有所思道:“青龙关么......”

    晁田趁热打铁,急忙道:“就是青龙关,那张桂芳颇有些道法,李总兵你还是莫要去惹他的好。”

    晁雷也道:“是啊是啊,李总兵你去了,恐怕很难有什么善果应下的,到时候一不小心出了差错.......”

    “出了差错,我二人可担待不起.........”

    这[笔趣阁 www.biqugetv.co]二人一唱一和,倒像是演起了一堂戏。

    李元上了夔牛,大声笑道:“你们也不必用那激将之法,你激我我也要去,不激我,我也是要去走一趟的!”

    他说罢,骑着夔牛便远去无踪,只留下一句话:“记得将潼关的虎符送到朝歌。”

    晁田沉默了许久,问道:“你说张桂芳能够打败他吗?”

    晁雷纠结好一阵,才说道:“应该能吧。我记得张桂芳好像有一道呼人姓名,便落人下马的奇术,这李元既然是有名有姓之人,便一定能教他栽个跟头!”

    “嗯嗯,你说的有道理!”

    “好,那陈桐将军怎么办?”

    “我们把他抬回去吧,就说他喝醉了。”

    “这匹马呢?”

    “我抬人,你抬马,就说马陪着人一起喝酒,也喝醉了........”

    ······

    青龙关。

    李元刚到,通报一声,便被迎接进了青龙关中。

    青龙关的总兵张桂芳对李元倒是相当客气,设下宴席,好生款待,还令副将风林陪宴。

    张桂芳虽是武将,却仍有文人风范,举杯敬道:“李总兵远道而来,不知有何要事相询?我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元摆了摆手,只道:“我还是只有先前一事,便是请张总兵将青龙关的虎符借我一用,我用罢便还。”

    张桂芳面露为难之色道:“此事恐怕很难,一关虎符往往不可轻易离关,李总兵想必不会不知。”

    李元笑道:“我自然知道。不过那是以前的事,如今自然不同了。”

    张桂芳道:“如今为何不同?”

    李元道:“我作了大商总兵,自然便要重新立下规矩,便是不同。”

    张桂芳未曾说话,而是给一旁的副将风林使了个眼色。

    风林立即站起,粗声道:“岂有此理?!李总兵不过是新官上任,怎的便不将我们天下武将放在眼里了么?”

    这风林生得面如蓝靛,发似朱砂,獠牙上下差互,不似常人,倒似魔鬼一般。

    他这声音一出,换作常人,吓也被吓倒一半;然而李元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仍然端着杯子,说道:“风林将军,不必动怒。你长得如此难看,自然是在我眼里的。”

    “哼!”

    风林怒喝一声,非常恼羞,走到营门边上,抬起一根巨大的狼牙棒,带动风声,猛地往李元的头上劈来!

    李元手中动得飞快,将杯中之酒一齐倾出,全泼在风林的脸上。

    原本只是区区一杯酒水,可却像是拥有了无比大的力量一般,打在风林面上,竟使得他倒退数步,差点没站稳而摔倒。

    李元缓缓道:“我观风林将军相貌奇异,想必不是寻常人族吧?”

    风林用大手在脸上抹了一把,道:“我乃是昔年大巫风伯之后,又干你何事?!”

    他忽地从口中拿出一颗红珠,不知是何材质而作,似很沉重一样,盖头便向着李元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