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秦剑百的十万年魂环
    “唔…”

    哪怕这幻境世界是自己构筑,出现在这里的也只是彼此的精神体,但如此多次的撕裂,还是让他痛苦万分。

    不过他只是汗如雨下,捂着心口深深喘息,随后又抬起头来,对胡列娜微微一笑:“够了吗?”

    “不够!永远都不会够!”

    嘶吼声里,胡列娜仿佛疯子一般对着秦剑的四肢连续挥剑,令他全身皮开肉绽,看去分外凄惨。

    “找到了!”

    娜儿忽然惊喜道:“秦剑,我找到了,她的精神体内有一处神力结晶,就是那东西一直在影响她!”

    “神力结晶?现在的她整个就是精神体,那神力结晶在哪里?”秦剑迫不及待的问道。

    娜儿道:“幸好是幻境世界,幸好她是精神体,否则即便是我也没法这么快定位…那神力结晶在精神体的咽喉处。”

    “咽喉?”

    秦剑神色一动:“正好我需要在幻境世界杀她一次…”

    “用灵魂力量攻击方才有效,你注意一下。”娜儿提醒道。

    秦剑轻轻的点了点头。

    “够了吗?”

    尽管浑身血流如注,但他依然含血微笑的模样,狠狠的触动了胡列娜的心。

    “为什么啊!你为什么就是不生我的气!”

    血泪遍布脸颊,她就像一只绝望的小兽,痛恨自己,又痛恨这个世界。

    “很辛苦吧…娜娜…”

    秦剑伸出血红的手,放在她的脸庞上:“这个世界对你我都太残忍,你也很辛苦吧…”

    “真的…好辛苦…”

    胡列娜双腿一软,坐倒于地。

    秦剑随着她坐了下去,依然与她视线平齐。

    “秦剑,我们一起死吧,好不好?”

    胡列娜看着他满身的鲜血,无法接受自己伤他至此的事实,竟想到了彼此毁灭的结局。

    “爱你…真的…真的好辛苦…好辛苦…”

    她血泪满面。

    在怎样万念俱灰的时候,她才会不想活…

    与其说是因为秦剑的花心,还不如说是因为她难以接受自己如此伤害秦剑的事实,所以,逃避。

    “好。”

    秦剑几乎没有给她犹豫的时间,左手抓紧她握剑的手,右手凝聚灵魂匕首。

    “不要!”

    在胡列娜惊呼声中,秦剑让她左手的短剑刺入自己胸膛,同时右手灵魂匕首瞬间穿透了她的咽喉。

    “嗡!——”

    所谓神力结晶在秦剑眼里看去却像是魔核一般邪恶,而灵魂匕首很轻易的就将它击碎。

    虽然可以影响到胡列娜,但它本身并不具备强大的力量,只是一种施加于灵魂的潜移默化,所以触碰到秦剑的灵魂攻击就会消散。

    “嗤嗤…”

    情雾幻境就像被剥开的蛋壳一般,渐渐消退,显露出领域中央两道半跪着的身影。

    “呼…呼…”

    两人急促喘息。

    “嗡!”

    便在此时,一道漆黑的魂环从胡列娜身上升起,骤然膨胀,声势惊人。

    但下一刻就再度消失,因为更加狂暴的波动从前方传来。

    “嗡…轰!”

    猩红的光芒震慑住了所有人,随后,一道庞大的红色魂环从秦剑身上扩散。

    当它出现的时候,整个天空都仿佛变得昏暗下去,若有若无的闪电从云层中闪过,照亮了所有人的眼睛。

    “十万年魂环!”

    月关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震惊,还有羡慕。

    “他的存在完全打破了常规,哪有人第七魂环就能承受十万年魂环的。”鬼魅叹气道。

    “你忘了,娜娜之前不是打算吸收十万年魂环吗?”月关道。

    鬼魅摇了摇头:“不知道,总觉得他们都奇奇怪怪的,就像娜娜现在身上的魂环一样,完全不知道哪里来的。”

    “可能和教后有关吧,毕竟他是我们都无法看透的存在,也许可以给娜娜造就魂环?”月关道。

    鬼魅不由得奇怪道:“之前两个人不是已经决裂了吗?怎么会帮忙?”

    “我担心教皇冕下的算计落空了,你看他们…”

    鬼魅顺着月关纤细的手指看过去,就见秦剑给自己止住胸前伤口的流血,神色间没有任何的愤怒,反而充满了柔和之意。

    “到底…发生了…什么…”

    胡列娜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还活着?”

    秦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轻柔道:“没事了娜娜,都结束了。”

    “结束了?”

    胡列娜怔怔道:“结束了是什么意思?”

    “结束了的意思就是…”

    秦剑忽然把她轻轻的抱进怀里:“那些事都过去了,不要再放在心上。”

    “秦剑,我暂时没法继续帮你屏蔽规则了,我也需要恢复一下…”

    “噗…”

    娜儿话音未落,一口血忽然从秦剑嘴里喷了出来,他慌忙后退,与胡列娜分开。

    “倒是忘了这一茬…”

    他无奈的挫去嘴角血迹,道:“娜娜,从现在开始我们也许不能再想以前那么亲近,但其他的可以不变。”

    “其他的不变?什么意思?”

    胡列娜现在是满脑子的浆糊。

    “意思就是我们虽然不是情侣的关系,但我们的心依然在一起。”秦剑轻声道。

    “你…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

    胡列娜的脸上带着彷徨之色:“我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你还愿意?”

    秦剑忽然灵光一闪,在心底对娜儿道:“我现在可以和她说一些关于神道事吗?会不会被监视?”

    “放心,神也没法一直关注着,那样消耗太大了,她背后的神大概率是偶尔施加一下影响。”

    娜儿道:“更何况现在是在这里,属于我本体能影响的范围之内,完全可以保证没有神能探听。”

    秦剑点点头,放下心来。

    他想了想,对胡列娜道:“娜娜,以后考核的时候,记得不要再让神力结晶入体了。”

    “神力结晶?”

    胡列娜微微一怔。

    “对,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最近性情大变吗?其实是受到了影响。”秦剑道。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背后暗算我?”

    胡列娜的目光变得寒气十足:“原来这个神考居然还能影响我的心性,那我还不如不要!”

    “别…”

    秦剑忽然道:“你无需排斥,因为没了这个,你的实力没法增长得那么快,而且…我需要你保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