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九物十八章 物部传承
    物部。

    白司吏正在清点账目。

    废丹劣肉多发少发无所谓,每个人的俸禄必须算清。

    监考有功,调任吏部的王侍郎,前些日子上了奏折,要彻查大乾官吏俸禄体系。

    甭管王侍郎在民间有多少带味道的风闻,那也是当今的红人,必须予以重视。

    白司吏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来人,顿时脸上笑开了花。

    “呦,这不是周先生?有些日子不见了。”

    “出了趟远门,想起今儿发俸,这不就来看看。”

    周易在家休息了几日,发现门外女子又有增多的趋势,连忙来物部点卯当值。

    大狱的妖魔,能增长道行,比起女子有趣多了。

    现在有神牛看家,周易忽然希冀有个大贼去偷东西,然后看看倒霉蛋什么面相。

    “这可太正好了,我这刚刚将您的俸禄清点出来。”

    白司吏取出精致的盒子,说道:“两个月,钱两贯,废丹四颗,劣肉二十斤。”

    熬了数年,周易的基本工资一文钱没涨,福利翻了一倍。

    丹药是几百年不变的精气丸,黑不溜秋,直接扔进嘴里。

    吧唧吧唧。

    “味道比以前差了点。”

    周易觉得这句话耳熟,蓦然间明白,老张才是真的神仙中人。

    一路上遇到熟人都打招呼,大家都知道周易脾气好,不会轻易让人挂账,愿意与之结交。

    此时已经是午后。

    老张躺在椅子上,双腿搭着桌子,吱扭吱扭的晃动声很有韵律。

    墙上挂着三幅画,左面是燕赤霄,右面是秦琼,正中最帅的骑牛道人。

    陈英扎着马步,手中毛笔在宣纸上勾勒,已经画出了三分韵味。

    周易见到这一幕,莫名的和谐。

    “如果能延绵几百年,那就就太好了。”

    陈英抬头见到周易,面色一喜,小心翼翼将毛笔放在一旁,轻声道:“周哥,你可算回来了,张哥每日念叨你。”

    “念叨我什么?”

    周易注意到张诚耳朵动了动,断定这厮在偷听。

    陈英笑道:“还能有什么,没了您,春风楼的头牌都不理会张哥了。”

    周易凝聚阴神之后,神魂滋补肉身。

    原本沧桑帅大叔,变成了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又稍稍有些憔悴,兼具故事和气质。

    之前与张诚去春风楼,周易只需眼神注视就能酒水打折,让姑娘们心口发热,晕生双颊。

    “咳咳咳!”

    张诚忍不住咳嗽出声,警告陈英不要乱说,哼哼道:“你小子运气真不错,出个京闹好大的动静。”

    “京城都传遍了?”

    周易笑道:“回来这几天,发现牛肉价格涨了几倍。”

    陈英一脸八卦的凑过来,挤眉弄眼的说:“亲眼见到没,那位……”

    指了指正中墙上,挂着的骑牛道人。

    周易得意道:“当然见到了,我还上前搭话了。”

    张诚这下忍不住了,连忙追问:“真的?你小子还能入了那位的眼?说了什么话?”

    “当时我正追杀妖魔,仙人从身边飞过,便躬身施礼说了句:前辈万福。”

    “切!马屁精!”

    张诚脸上掩饰不住的羡慕,说道:“幸好你没给斩妖司丢人,楚王爷亲口嘉奖,奖励了一万功勋。”

    周易在金光寺封闭山门期间,不惧妖仙危险斩杀妖魔,拯救百姓,成了斩妖司内部宣传对象。

    至于外部?什么外部?

    天下太平,宣传什么宣传?

    “张哥,昨天你还说呢。”

    陈英学着张诚的语气:“老周这人,不懂得拍马屁,要是我遇上了那位,至少能混个牵牛使。”

    张诚翻了翻白眼,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老张我说的都是至理名言,你小子能学十分之一,炼神有望!”

    “哈哈哈,张哥说的不错,你可学着点。”

    周易笑着回到自己座位,一个半月不在,也打理的干干净净。

    办公司扫地擦桌子的活,周易成功传承给了陈英,自己成了令人厌憎羡慕的老油条。

    “有些日子没抄经了,不可懈怠。”

    周易研磨铺纸,第一句话写到:欲得长生延年,须修此术,能祛罪业,能消灾厄……

    这篇经文名为《龟鹤万寿经注疏》,秦琼从燕王那里寻得,内附一篇龟眠法和一篇鹤立法。

    龟眠养气,鹤立蕴形,属于难得的延寿法门。

    陈英伸着脖子看过来,脸上带着谄媚笑意。

    周易头也不抬的说道:“什么事?说。”

    “周哥,您这经文看的有趣,借来抄抄呗?”

    “看得懂?”

    “能明白十之一二。”

    “你小子有意思,这卷送你了。”

    周易随后又叮嘱:“自己留着看,不要外传。”

    燕王只读其意,不理其神,随意丢弃在角落,却不妨碍经中延寿妙法玄奇珍贵。

    陈英欢喜道:“周哥放心,晚上春风楼走起?”

    旁边迷迷糊糊打盹的张诚,忽然就不困了。

    “算我一个!”

    ……

    万寿宫。

    燕王李乐求见陛下。

    景泰帝允许后,有内侍带他进去。

    李乐三叩九拜,呈上奏折。

    “父皇,菩提郡事务已经处理好,查抄无主、非法田亩七百五十万亩。”

    李乐说道:“儿臣将田地合并,建立皇庄,按照低于僧田的价格,租给百姓种植。”

    “其他房屋店铺等资产,大体依此处理。”

    景泰帝扫了一眼奏折,微微点头。

    “做的不错,大伴带乐儿去府库挑选几样宝物……”

    李乐闻言面色惊喜,还未来得及拜谢,下一句话将他打落深渊。

    “乐儿在京中也不少日子了,顺州政务繁忙,明日启程回封地去吧。”

    “……儿臣遵命!”

    李乐面色苍白的离开宫殿,几个日夜熬处理菩提郡事务,心思全白费了。

    殿中。

    景泰帝又拿起奏折,在其中两句上画了个圈。

    ——参军李洵身先士卒,料敌先机,果断兵围金光寺,彻底覆灭白莲叛军。

    ——参军李洵走访农户,仿照僧田,提出租种皇田之法。

    燕王奏折泱泱万字,功勋超过李洵的数十人,景泰帝视而不见。

    “大伴,这个李洵,朕似乎有些印象……”

    楚大伴说道:“这位是中山王后人,在陛下寿宴上拜过的。”

    内侍司有监察道、佛的职责,菩提郡发生天大的事,早已将前因后果调查清楚,比燕王奏折还要早几日报入宫中。

    尤其是金光山附近,翻地三尺将蛇仙自爆肉身后的残渣血迹,全部搜集干净,请炼丹大师熬炼血脉精华。

    楚大伴将菩提郡涉及的每一个人,背景身世都牢牢记住,随时等待景泰帝问询。

    “是他啊,朕记起来了,那枚灵戒让朕把玩了数日。”

    景泰帝将奏折合上,沉思片刻说道。

    “这小子不错,跟着老四胡闹可惜了。调去北疆公孙将军账下,还是参军一职吧!”

    楚大伴躬身领命,大乾能入了陛下眼的,全都飞黄腾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