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纳米崛起 > 第一百工九十八章 竣工与空地
    无限时空。

    新人类文明的时间线管理局。

    重新调制了一条条时间线。

    ……

    米国。

    马萨诸塞州(麻省)的波士顿都市区剑桥市。

    这里坐落着著名的常春藤联盟成员——哈佛大学。

    凛冽西风在窗外呼啸,宿舍外的老橡树已蜕去了绿叶,宿舍门口的草坪上,耐阴耐寒的草地早熟禾、高羊茅,被裹上一层惨白色薄雪。

    傍晚的斜阳落日,从窗户玻璃渗入一丝丝温度,然而这仅有的温度,并不能给屋内带来温暖。

    四人宿舍里面,只剩下一个略显杂乱的呼吸声,小隔间内的床铺,厚厚的棉被下,蜷缩着微微颤抖的躯体。

    那人的面孔有些扭曲,似乎呼吸也有些困难,冷汗更是直冒。

    突然他感到一阵强烈恶心,艰难地支起沉重的身躯,跌跌撞撞地来到宿舍的卫生间。

    “唔……呃呃……”

    一阵呕吐声后,便是冲水声音,以及粗重又杂乱的呼吸声。

    呕吐之后,用冰冷刺骨的自来水洗了一把脸,他才清醒了一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微微冒出的胡渣,眼白布满血丝,毫无血色的脸庞,显得弱不禁风。

    他拿起一旁的杯子,放了一杯自来水,连续漱口了好几次,又在洗手盆上冲洗两遍手,缓解一下那轻微的洁癖。

    似乎呕吐过后,他的脸色虽然没有一点血色,呼吸却顺畅了不少,回到被窝里,他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大脑中似乎被塞入了一颗超新星,一颗正在爆发的超新星。

    床头柜的台灯,明黄色的光线,从灯泡的钨丝中散发出来。

    在灯光下,一杯水,一瓶塑料包装的药品,瓶子标签上印刷着“oxycontin(奥斯康定)”的英文药品名称,瓶子下还垫着一张处方笺。

    还有斜立灯光下的小相框,里面镶着一张老照片,是一家三口的合影,其中的小孩,眉目之间和蜷缩被窝的年轻人,似一个模子出来。

    被药物和病痛,折磨得精疲力尽,他陷入了沉沉的昏睡,只是从时不时抽搐的剑眉上,可以看出痛苦,并没有离开他的身体。

    窗外夕阳余晖没入地平线,五大湖刮来的寒风,夹杂着水汽,不知是夜幕降临,还是乌云盖顶,总之天空一片墨色。

    校园显得空荡荡,只剩下一些圣诞狂欢后的彩带、纸屑,等待新学年到来。

    在这上世纪的红砖建筑内,那些没有返回家乡的留学生们,反而成为校园的绝对大多数。

    夜深人静的凌晨一点多。

    安静又冷清的宿舍内,那蜷缩的身躯,脸色更加苍白,他似乎在忍受着强烈的不适。

    此时他的脑海中,杂乱无章的记忆疯狂涌动。

    我是谁?

    我在哪里?

    在床铺上辗转反侧了大半夜,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状态,想清醒过来,却在那杂乱无章的记忆中迷失,他如同那溺水的人,拼命地挣扎着。

    直到凌晨六点钟左右,被虚汗沾湿的棉被里,他一个仰卧起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黄修远……我叫黄修远。”口中喃喃自语,目光却显得空洞,大脑中的记忆,让产生了一种似梦似幻的错觉。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对于这里的陈设,黄修远非常熟悉,可以说是历历在目。

    那稍显空洞的目光,停留在斜立的小相框上,突然他发疯了一般,颤抖着双手,拉开床头柜的最上层抽屉里面。

    抽屉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台黑色手机,小小的屏幕和老掉牙的按键,这是一台诺基亚n73。

    急忙打开手机,小屏幕透出草绿色的光亮,上面赫然显示着:

    日期2008/01/20

    黄修远的眼神中,既激动又害怕,那颤抖地双手,捏着手机的指关节,明显发白。

    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他那手如得了帕金森一般,似乎在恐惧着什么,又在渴望着什么。

    手指按在手机按键上,01186—18371……888,然后按下拨号键,手机传来一阵铃音。

    “嘟嘟……喂,小远?”

    对面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中年男人声音,这声音是多么熟悉,又多么陌生。

    “喂?可以听到吗?这个垃圾信号……”

    忘乎所以的黄修远,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回道:“老爸,听到了。”

    “你小子怎么气喘吁吁的?”

    “昨天感冒了。”

    “严不严重?钱够不够用?”

    促动内心深处的柔软,让他的眼泪差一点夺眶而出,急忙平复一下心情,接着说道:

    “爸,小感冒而已,过几天就好了,说说家里面的事情。”

    “家里面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安心读书。”

    “对了,老妈半个多月前,说要回茂县,去了没有?”黄修远突然问道。

    “前天刚去,你外婆病了,你妈不放心。”

    “什么?外婆病了?是什么病?”

    “……”老爸沉默了片刻,才说出具体情况:“脑梗塞昏迷,正在icu观察,我过几天也要过去一趟。”

    果然如此,黄修远眼神闪烁不定,他大脑急转起来,不一会就想到了一个办法:“老爸,茂县的小医院医疗水平一般般,如果外婆病情稳定下来,我建议去蓉城的华西医院。”

    “我过几天到那边,再看情况吧!”老爸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无奈。

    “爸,小舅那边别管他,他肯定不会同意去蓉城的,大不了钱我们家出了,反正我快毕业了,家里面还周转得过去。”黄修远坚决地说道。

    “那好吧!这样给你创业的钱,可能要少一些了。”

    “钱财身外物,没有了可以再赚,爸,你就放心去蜀省吧!”

    挂了电话,黄修远捏紧拳头,如果记忆中的情况没有错,那他一定要阻止父母停留在茂县。

    在没有改变的未来,他母亲会因为要照顾外婆,将长期停留在茂县,直到5月12日那一天。

    而刚好父亲也在那一天,也在医院看望外婆。

    等他从米国急匆匆回国,一切都太迟了,这件事成为黄修远一辈子的遗憾。

    现在距离512那一天,还有将近四个月时间,他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

    记忆中的一幕幕,如同幻灯片一般,在他脑海中闪过。

    这些庞大的记忆,让黄修远陷入了极度的精神不稳定,超忆症带来的副作用,加上这些庞大记忆,引起了注意力不集中、精神焦虑和轻微的抑郁症。

    超忆症带来的效果,可不仅仅是过目不忘的好处,还有难以抑制的精神问题。

    因为超忆症患者的一生,全部的记忆都不会被遗忘,这些记忆非常杂乱,难以分门别类,会严重影响思考能力。

    而且这些精神问题,还会随着他记忆量的提升,而日益严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