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时代幻灭之时 > 3第36章夜袭
    竖起来的木筏成了遮挡视线和保护的围墙,把木筏当墙壁用对孤儿们来说也是脑洞大开的想法。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检测木筏的坚固程度。

    如果被东西撑着的时候过一晚都会散架,那么这样的木筏是不可以下水的。当然陈诺他们不会傻到认为有围墙就不需要人守夜,相反守夜的人数比之前营地中还要多。五十号人连同麻六他们都需要守夜,分成三班人马。

    麻六他们这几个民夫看守篝火与火把,而其他人则是巡视值班,无论是林地还是河岸都需要看着。

    陈诺抱着熊皮靠在木头上,头顶上的天空月明星稀,可以说是视线非常好的夜晚。可是因为是在河岸边,阴冷的水汽不断的朝着他们身上吹袭着。

    这样的情况逼得陈诺他们把白天脱下来衣服裹上还嫌不足,只有把篝火生起来靠着火堆才勉强可以驱散周围的寒气。

    “陈哥!你觉得河流下游是什么情况!”李胖子瑟缩在陈诺边上小声的问着。

    “不知道!但总不会比这里糟糕!”陈诺这话绝对是安慰李胖子的,其实他也清楚有时候到人类聚集的地方不见得会比野外好多少。

    “毕竟我们后面可跟着一个哥布林大部族!”沈荣幽幽的说着,如果不是被一个哥布林大部族盯上,陈诺他们怎么可能会那么快的离开营地。

    “对了!这一路过来的地图画下来了吧?”陈诺问着边上的沈荣。

    “画下来了!路上的情况也留下了不少标记。”毕竟他们是从营地那里进入这个地方,万一以后要出去也得从那边走势必要依靠地图才能找到,所以记录地图对陈诺他们来说很重要。

    “明天走的时候记得把地图用防水的东西装起来,路上大家都把河流途经的重要位置给记下来。”陈诺搓了一下手,然后用树枝把篝火拨了一下。

    树枝燃烧产生的烟气朝着天空中蔓延出去,而火光则是照亮了周围所有人的脸庞。当然如果这些脸庞下面的嘴巴不流着口水盯着架在篝火上的豹子那就更好了,这头豹子原本是想着偷袭来着,结果直接被实力更高的陈诺他们一刀捅死扒皮破肚端上了烤架。

    可惜就这么一只豹子,压根不够陈诺他们吃的,每人大概也就只能分点肉尝尝味道。同时陈诺他们把豹子的内脏丢到了水里,看着那飞溅的水花所有人都明白河流里面可能有食人鱼,因此对木筏的加固更加上心了。

    毕竟没人愿意掉进水里被食人鱼咬死,之前不知道还可以无视,现在知道了自然要重视。同时也亏得木筏是用榫卯结构加上绳索加固的,哪怕被食人鱼咬断绳索也不至于马上被水流冲散足够他们进行一些反应了。

    在陈诺他们静静的休息时,他们曾经的营地此刻已经彻底被哥布林攻破了。这些来袭的哥布林调集部队的速度比陈诺预想中稍微快了那么一点,但也花了一个白天和半个晚上。这还要算上行军的时间,所以说并不能算多慢。

    只不过这些哥布林蜂蛹而来,也许是没怎么打过仗,结果在外围的陷阱中就折了十几个。等到密布的陷阱好不容易被拆除破坏,哥布林们才扛着木头开始撞门。

    它们哪里知道陈诺他们压根没给营地设计大门,上下完全靠绳索,哪怕是猎物也是通过滑轮吊进去的。因此看起来是大门的地方,其实同样布置了陷阱。

    结果一群哥布林扛着木头撞门的瞬间,木质大门直接滑开,那二十多个扛着冲木的哥布林瞬间冲到了大门下的陷阱中。除了后面那几个挂在木头上侥幸活了下来之外,其他的全部被穿在了尖锐的木刺上。

    最后当带队的哥布林督军让手下攀爬墙壁进入营地时,却发现营地里面连个屁都没有。不过哥布林们也没有直接一把火烧了这个营地,相反那个哥布林督军直接占了营地当做自己的房子。

    毕竟对于哥布林来说简易的帐篷它们会搭建,可这种防御完备还有陷阱的营地却搭建不起来。所以这个督军干脆就占了这个房子,把陈诺他们的营地变成自己的地盘。

    当然如同陈诺所预料的那样,在确定他们逃跑以后,哥布林督军并没有停止追击,而是派出了一队土狼骑兵带着上百个哥布林在森林中进行追击。只不过哥布林督军觉得陈诺他们也就跑了一点点时间而已,压根没想到他们早就跑了一天。

    只是后面因为搜索水源然后在河岸边停留了下来,所以实际上逃跑的时间并不算长。这也是为什么陈诺要把木筏升起来当防御墙的原因,毕竟完全没有遮蔽的情况下,他们手中的步枪优势没有办法发挥出来。

    在森林中追踪一群跑了一天的人有多困难,换成陈诺估计没那个本事。但是对于哥布林们来说,尤其是能驱使土狼的哥布林们来说却很容易。只是这些哥布林也没想到陈诺他们这么能跑,尤其是好几次绕来绕去气味分散差点把哥布林们给绕晕了。

    只不过陈诺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们都是人是活的,会散发汗液,会尿尿,最重要是不是所有人都能保证不遗落什么东西。对于土狼来说只要能闻着味道,它们就可以慢慢的搜索。

    因此当凌晨的薄雾出现在陈诺他们周围的时候,陈诺并不知道追击了一晚上的哥布林们距离他们只有不到一里的路途。在土狼暴躁的叫唤中,追击的哥布林们确定了陈诺他们就在附近。

    追了一晚上的哥布林骑兵此刻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而后面跟着跑的那些哥布林步兵更是累的和狗一样。如果换成人类统帅,这个时候应该是让所有人休息一下,但是哥布林们不一样。

    它们直接选择了进攻,至于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这些哥布林觉得既然它们追了一晚上,搞不好陈诺他们也逃了一晚上。最重要是哥布林那简单的大脑觉得凌晨时间发动袭击成功率最高,因为这个时间所有动物都是最为困倦的时刻。

    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没错,可问题是陈诺他们是战场上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的老兵了,怎么可能这点道理都不懂。

    所以当哥布林们发起冲锋的时候,已经在土狼嚎叫中瞬间惊醒的陈诺直接拿出了枪趴在了木筏后面。

    “什么情况?”陈诺看着迷雾中的森林,问着趴在边上的罗冲。

    “不知道!但是肯定是哥布林土狼骑兵!现在雾太大,只能等它们冲出来!额!来了…”罗冲话刚落下,一个哥布林土狼骑兵就瞬间冲出了树林,然后土狼的四脚直接踏在了陷阱上,瞬间刷拉一下从陈诺他们视线中消失了。

    “额…这货运气真好!唯一挖的深坑都踩中了!”李胖子听着陷阱中的惨叫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别给我废话,举枪!瞄准了再打!”沈荣端着枪说着。

    “知道了!不过远程武器貌似无法吸收到活性暗能量,要不上刀子?”李胖子舔了一下嘴唇说着。

    “想死吗?这情况上刀子?等着!”陈诺没有说话,他在计算冲出森林的哥布林的数量和实力。

    “二十个土狼骑兵,一百多哥布林步兵?也许不能算是精锐,只是强壮级别的!”程凯这个时候已经把手指扣在了扳机上。

    感谢之前那些已经死去的倒霉蛋,他们把河滩边上的营地周围的树丛都砍伐了,露出了至少五十米的视界范围。只不过现在河岸上的雾气比较大,所以陈诺他们还不清楚树林中究竟有没有藏着更多的哥布林。

    “小心标枪!石头!!”陈诺低着头直接扣动了扳机,“一发弹!对准威胁最大的!”

    “砰!!”“砰!”“砰!”……连续不断的枪声响起的那一刻,陈诺他们的库存子弹瞬间少了三十多发,而结果就是威胁最大的哥布林土狼骑兵几乎在瞬间被全部点杀,同时也有好些强壮的哥布林也被点杀。

    “拔刀!!上!小心那些土狼!”陈诺没有犹豫,几乎在子弹发射出去以后就冲了出去。

    在靠近一个被子弹贯穿脑袋的哥布林土狼骑兵时,手中的长刀瞬间出鞘。黑色的刀锋划过了张开嘴巴撕咬过来的土狼,同时也把后面举起生锈短斧攻击陈诺的哥布林士兵给切开了。

    下一刻被击杀的哥布林士兵身上飘散出一个光点融入陈诺的身体,如同他们所预料的那样这队哥布林追兵中也有很多活性暗能量蕴含生物。骤然融入的活性暗能量让陈诺的波纹气功爆发出更加强大的运转速度,大量的能量迅速被吸收融入躯体,而这个过程中的痛苦则是逼得陈诺以更快的速度挥刀。

    “杀啊!!给老子留一个!!”这幅画面是非常魔幻的,至少在麻六看来就是那样。明明应该逃命才对,但是这帮孤儿营的疯子却反而挥着刀冲了上去,那架势和表情太恐怖了。

    恐怖的表情,对近身厮杀不但不恐惧,反而生怕晚了一步一样。只是在看到那些哥布林死亡后的状态时,麻六瞬间明白了原因。

    “竟然是活性暗能量蕴含的哥布林!这比例怎么这么高!两个里面就有一个!给我留一个,我要变强,我要成为超凡强者!”麻六挥舞着小刀冲了上去,哪怕是周处他们那些民夫也是一样。

    只不过本来麻六他们反应过来就很慢,再加上陈诺他们比之前更强了一些,所以即便是哥布林士兵也没能逃过一行人的扑杀。对于掌握波纹气功的众人来说,哪怕实力最弱的都达到了国术的皮肉境。

    一个跨步两三米几乎是基本操作,而掌握发力技巧以后力量更是爆发出上百公斤,天赋好的甚至能到达两百多乃至三百公斤。实力高一点则是步入筋骨境,那起步就是三百公斤的力量,哪怕不用刀一拳下去也足以把哥布林的脑袋打爆。

    陈诺丹心境的力量爆发之下甚至可以达到吨级,不过那毕竟是爆发力量不可能长久。普通情况下陈诺的力量也就三四百公斤,可这种力量加持到锋利的长刀上那就已经很可怕了。

    除了力量上没陈诺他们强以外,步枪的出现让一群没有见过的哥布林士兵瞬间陷入了茫然。带队的哥布林土狼骑兵在短时间内纷纷被爆头,让它们失去了指挥系统同时也陷入了恐惧,如同恶鬼一样冲过来的陈诺他们更是让哥布林吓得差点连武器都掉了。

    在短时间内上百个哥布林士兵就被砍杀了一半,等到它们回过神来的时候转身逃命已经来不及了。

    “检查一下!收集所有能用的!”陈诺缓缓的喘着气,他不是累的,而是活性能量不断在身体中流动撕裂着他的肌肉强化着他的躯体让他不由自主的喘息。

    陈诺已经逐渐发现在动用波纹气功时使用铁块可以加快活性暗能量的吸收,只是这种强化效果并不好受,甚至可以说非常痛苦。沈荣试过虽然效果很强,可那十几秒的时间就让他直接跪了甚至忍不住发出惨叫。

    但陈诺愣是一声不吭的扛了下来,可以说他的意志在这种非人的锻炼下逐步被加强了。